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唯識與中觀(十一)

[日期:2016-05-27] 來源:  作者:南懷瑾先生講述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原文:有義欲界先修習已。後生色界能引現前。除無想天至究竟故。此由厭想欣彼果入故唯有漏。非聖所 起。滅盡定者。謂有無學。或有學聖。已伏或離無所有貪上貪不定。由止息想作意為先。令不恆行恆行染污心心所滅立滅盡名。令身安和故亦名定。由偏厭受想亦名 滅彼定。修習此定品別有三。下品修者現法必退。不能速疾還引現前。中品修者現不必退。設退速疾還引現前。上品修者畢竟不退。此定初修必依有頂遊觀無漏為加 行入。次第定中最居後故。雖屬有頂而無漏攝。若修此定已得自在。餘地心後亦得現前。雖屬道諦而是非學非無學攝。似涅槃故。此定初起唯在人中。佛及弟子說力 起故。人中慧解極猛利故。後上二界亦得現前。鄔陀夷經是此誠證。無色亦名意成天故。於藏識教未信受者。若生無色不起此定。恐無色心成斷滅故。已信生彼亦得 現前。知有藏識不斷滅故。要斷三界見所斷惑方起此定。異生不能伏滅有頂心心所故。此定微妙要證二空。隨應後得所引發故。有義下八地修所斷惑中。要全斷欲余 伏或斷。然後方能初起此定。欲界惑種二性繁雜障定強故。

……都要起恭敬心,對一切眾生都要起恭敬心。你不要看不起,也很難。

有義」,另外有一派說法,有一個師父說法:「欲界先修習已,後生色界,能引現前。除無想天,至究竟故。」 另外有一個師父的說法。無想定啊,我們現在活著在欲界裡頭,已經因為自己修持這個功夫、做這個功夫、做這個定境練習得已經到家了。當然我這個到家隨便講 的,不曉得到上品、中品、下品,還有三等呢!就是說在欲界中已經修到了,等到這個肉體一壞,一靈不昧,往生色界。一生了色界——色界的投生不像人世間,色 界的男女的化生從男性頂上一下就出來,不要懷孕很久的。由男人頂上生的,花一樣就開了,就出來了。那麼說欲界是精交媾,笑視交抱觸,搞肉體縱慾,肉體的 欲;色界是氣交了,氣味相感,等於說電感一感,已經是達到了欲界的所謂男女媾精的這個境界。再高一點是神交了,沒有像欲界那麼粗了。欲界是很低的,很低級 的。

所以呀,生到色界以後,這個果報,色界裡一出生,得到色界天這個身體以後,「能引現前」,天才,色界天的天才兒童,自然自己就在無想定 中;就是引發在欲界這一生修的種子啊,就在那裡爆發,隨時都在無想定中。但是他的果報,除了在無想天以內,沒有辦法到色界天的最高層——色究竟天。色究竟 天那高了,那已經超過無想定的境界了,更高一層了,接近到四空天了。

所以說修這個定的功夫,「此由厭想,欣彼果入,故唯有漏,非聖所起。」 無想定這個定的境界修持的方法,是由於我們、人們或者一切眾生;只講人太狹隘了,不一定,你不要看到畜生道中,有些聰明猛利的也會修道。剛才有位道友來 問,真的畜生道會做到嗎?「哎呀!」我說,「人就是畜生嘛!你不要把畜生……」真的呀!所以人家說看密宗的佛像怎麼樣塑的?哎喲,又是牛頭,又是馬面,又 是鬼一樣的。我說這很清楚,人性裡頭就有獸性,獸性裡頭也有人性,你不要搞錯了!自己做了人忘記了,以為人高明得很,人有時候不及禽獸哇!所以我們那位道 友蔡先生我常常講,我說有個地方叫你去辦個事。他說老師呀,你又叫我衣冠禽獸一番了!因為他要穿上西裝打上領帶,好好的,他覺得很拘束(一笑)。他就說個 笑話,這個出去要衣冠禽獸一番了,那就是穿得整齊。笑話歸笑話,你想想看,我們人性裡頭就有獸性,獸性裡頭也有人性,密宗裡頭佛像告訴你清清楚楚。但是你 看每個密宗的佛菩薩手裡拿著什麼?——骷髏杖。都要以白骨觀為基礎,腳底下大大的骷髏,手裡拿的骷髏、天靈蓋。處處告訴你:欲去不掉,不談這個東西。大家 不會嘛,不懂密宗,看佛像,喔呦!妖魔鬼怪,修功夫我要修到那個樣子,我寧肯不修了,還是我覺得現在還比那個樣子好一點。對不對?但是那個是表法,人性裡 頭就有獸性。至於我們覺得這樣很好看;老虎、豹子、狗看我們這個面孔,不漂亮,它還願意找那個狗、找它同類才覺得漂亮。這個東西呀,懂了唯識一切唯心造, 沒有什麼,人也一樣。你覺得他不漂亮,我還覺得他好得很呢!從智法師你看多莊嚴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哎,我跟他有緣嘛!這個沒得辦法,一切唯心造,要 懂這個道理。

所以無想定呢,是在欲界裡頭的人,厭煩自己的生死、想的痛苦,「欣彼果入」,希望自己做到。打起坐來,我們大家碰到打坐的人: 哎,你坐得怎麼樣?「哎呀,就是討厭啊,思想停不了。」你看這個見解觀念,不是想做到無想定去麼?對不對?就是這個觀念,就是想要做到(無想)。尤其看了 《六祖壇經》「無念為宗」,把無念解釋成無想,是非常錯誤的!不是禪哦!禪不是無想。所以無想定修到了的果報,到達無想天,「故唯有漏」,在佛法裡還是有 為法,是有漏之果,非無漏果,不是羅漢。大羅漢證得涅槃是無漏之果。

「非聖所起。」所以無想定還是凡夫境界,不算是得道的聖人,連羅漢、聲聞緣覺都夠不上,不要說菩薩;不是三賢,不是十地菩薩的境界,都還夠不上,「非聖所起」。無想定講完了,這一段裡頭以後還有。

滅盡定者」,進一步講聖人境界,修道的、學佛的,得四禪八定,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這是八定。過了八定,第九定——滅盡定。怎麼叫做滅盡定呢?所以大家尤其是出家同學們學佛的,特別要搞清楚,什麼叫做得滅盡定呢?

謂有無學,或有學聖,已伏或離,無所有貪,上貪不定。由止息想,作意為先,令不恆行。恆行染污心心所滅,立滅盡名。」 解釋了「滅盡」這個文字。那麼怎麼樣叫做滅盡定啊?學佛的人,佛經裡頭分兩種:有學位、無學位。譬如羅漢果位我們分四果:初禪,初果羅漢,初果叫什麼?你 們諸位報告看?(須陀洹)好。二果呢?(斯陀含)啊。三果阿那含,四果是阿羅漢,這四果。初禪可以得初果。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等等這些果位、得羅漢果位,都 還屬於有學位、有學的地位,就是說還要用功,有些道理都還不懂,所以叫聲聞眾。怎麼叫做聲聞眾啊?就是說必須要跟著佛、跟著諸佛菩薩隨時要聽課,隨時什麼 課都要聽,不聽呀慢慢就退步了,就忘記了。所以要聽聽啊又進步一點——聲聞眾。像這都屬於佛的聲聞眾,常隨眾。聲聞眾等等還是有學位。到達緣覺、獨覺、辟 支佛到阿羅漢境界是無學位,不需要再學了。所以有學、無學,這兩種。

但是有學位已經證到了初禪,當然沒有到無想定境界,只要心一境性、定生 喜樂,這個果報已經是天人果報了,很了不起。但是你要得定,注意哦,我們修持得到初禪,打坐坐得好才定,定中以後得到初禪,你們修道也好學佛也好,覺得身 體很舒服,氣脈通了,很安樂,身體很清淨。(那麼)這個色身完了,生欲界初天。欲界天還是六欲天哦!這一生非常持戒,又吃素又持戒,生到六欲天,五百個太 太,不得了了。三百個天人、天女,或者什麼。這一生的修持戒律清淨都沒有了,所以注意呦!所以守戒修道的人,你說位置修得再高,生到……沒有到色界,不到 究竟,統統往生在欲界了。欲界也是天人境界哦!啊,天人境界,你說這個果報,福報享完了,下去更厲害。所以我們尤其學佛出家,這些道理要研究清楚哦。戒律 守得很好很好,你持到了初禪境界,總是給你戒律清淨吧,定生喜樂呀。就是這一喜樂境界,正是六欲天中,六欲天中的天人。你翻開經典看看六欲天中的天人,變 男天人、女天人,飲食男女親愛沒有脫離,而福報更大;福報越大,飲食男女的這個越大,光環越大。你看中國的當帝王也是 三十六宮、七十二院,也不過一百多宮女。雖然多到幾百人,有些皇帝還把她送出去出家了,覺得太不應該了。到天人境界普普通通都五六百人,不得了啊!你說這 個福報完了以後,你的果報如何?所以修行啊,你不要看到這些都是最初的佛學,我們大家中國的學佛的人,最初的佛學統統不研究,一來就《金剛經》大乘;大乘 啊,你的肉重一點了「大秤」,還是值錢一點;小秤!——不行的啊!要把佛學基礎搞好啊!

所以,「有學無學,已伏,」已經完全降伏下去,或者 沒有降伏,「或離」,比較脫離一點,無所有的貪。什麼叫「無所有貪」呢?與生命俱來的貪慾、貪念,貪慾之念都不動了,貪嗔癡都沒有了。「已伏或離」,解脫 了,無所有貪。但是有一點,「無所有貪」到達了什麼呢?四禪天,有天人表注意啊,因為我想大家不熟,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無色界差不多到了頂。 但是上面還有個頂高的——非想非非想處,這個境界,這大家不能想像了,這個定是什麼定?「非想」,照文字解釋「不是想」;「非非想」不能說沒有想。那是什 麼東西呀?嘿,那叫做「一靈不昧」,四個字,「一靈不昧」。還有一點,非想非非想。

所以「上貪不定」,到達這個無所有處定了,我執沒有了;不但無身見,連「我」都丟開了。你要曉得,身見……[錄音中斷]

所以,到滅盡定的境界,「無所有貪」。不過有一點,「上貪」。非想非非想處定,三界天最高處的這一個,想進步的這個貪啊,還不一定,有時候有、有時候又沒有。但是現在沒有了,「由止息想,作意為先」,因為他已經停止了一切,自然休息了,無妄想了。注意,將來有 分別哦!你說那同無想有什麼不同呢?不同!他自然休息了。無想定是我們有意修到把他做到了無想;這是自然休息無想。(無想定)還是起意,要做到自然使他思 想停了。止息,換句話說,也帶著呼吸也停止了。假使現生修到滅盡定的人,我們現在肉身修到滅盡定,呼吸一定停止了。停止怎麼測驗呢?那你拿雞毛、燈草放在 鼻子上,動都不動的,不會有呼吸往來。毛孔的輕微呼吸還有,不過呢很少很少,很微弱很微弱。所以你講科學的研究這就很難講了,他的氧氣是自己在體內內在發 生氧氣在體內,還是這個氧氣怎麼樣保留的?所以現在在美國的太空人,都在拚命研究這個打坐、研究瑜珈術。因為到太空去,萬一氧氣沒有了,能夠一定,可以保 留這個氧氣的辦法。所以現在有許多東西不是現在科學所能瞭解的,特別注意啊。

「由止息想,作意為先,令不恆行。」在平常心理行為不常常起動的,以及恆行的、染污的、常常起動的這些心念,「心心所滅」,這個心理行為、心態都沒有了,自然滅掉了,所以叫做滅盡定。那叫做無心了,真得到無心了,滅盡定。

那麼得到了無心定呢,你要曉得,有沒有離開七識八識啊?七爺八爺還沒有離開呢,呵!七識、八識還在。所以在這個定中,你要曉得,呼吸是沒有,身體還暖和的呦!不但暖和,連骨節都軟了,這個人骨節軟了,就像做包子的麵團那個樣子,可以那麼軟的。「令身安和,故亦名定。」所以叫得滅盡定。

由偏厭受想,亦名滅彼定。」 由於為什麼呢?滅盡定同無想定,無想只得意識上的無想;滅盡定呢?厭惡了感覺,受、感受,身體什麼感覺呀,定中舒服不舒服啊,氣脈通不通啊,這時感覺境界 都討厭了,都不要了。我們這個意識思想滅了,感覺也滅了。「由偏厭(討厭)受、(就是感覺)想」,所以叫做滅盡這些,得這個定境。那麼,「修習此定」也有三等三樣,「品別有三」。

下品修者,現法必退,不能速疾,還引現前。」這個不要解釋了,同那個無想定一樣。「中品修者,現(現在)不必(不會)退(退步)」。「設退速疾,還引現前。」就是偶然退掉這個定境,退步了;但是一用心一修,就馬上回來,已經到了中品。

上品修者,畢竟不退。」都在滅盡定中。

此定初修,必依有頂,遊觀無漏,為加行入。」 他說,要想修到滅盡定,老實講四禪八定的功夫已經到了,到了色界的境界,色界剛才講到無想定,你們看天人表,色界的有頂天就是色究竟天,色究竟天也就是有 頂天。你們查一查佛經,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上講過,有頂天上丟一顆石頭,要經過多少百萬億年才到達這個地球,距離有那麼遠。不過現在如果用太空倉 啊,不曉得要多少年才到達有頂天,應該在銀河系統的、或者過兩三個銀河系統的那一面了,有頂天。你要看三界天人表。現在的新的太空科學,把釋迦牟尼佛的三 界天人表是越來越接近了,越證明對了。這個所以佛了不起就在這裡,許多東西,現在科學的發展反是證明他的對了。

你們要注意,現在我這一張表,為了大家製造的方便,所以朱博士再把它修整一下這樣。另外有一個圖表畫得很大,我們自己構想的,沒有辦法印,那是圓的。那麼它究竟在哪一方、哪一方,你不要光是向上面想,做立體的想,做立體想也可以。

所 以啊,到達色究竟天是有頂天,必須要四禪八定,到色究竟天。這個有頂呢,老實講同身體功夫有關的哦。所以研究唯識你又要研究一個東西了!我們經典上經常講 到,普通講教理的不那麼講了,講唯識也那麼講,我們學佛道有個四加行,必須要注意:暖、頂、忍、世第一法,這四種加行。所以彌勒菩薩說的《現觀莊嚴論》, 非常注重這四加行。這四種修行,不管大乘小乘,不管哪一種定、哪一個境界,都離不開四加行。要得「暖」。所以,有時候你們打坐起來,覺得,哎喲,流汗!熱 得不得了!那是太初步啊,那沒有得「暖」。由這個慢慢慢慢正式歸一了,歸一了以後定了以後,光是暖了,那是得暖。所以 三昧真火是定在安和的狀態。暖、壽、識連在一起的。有暖,所以氣脈,一般人都講氣脈,氣脈沒有什麼了不起哦;就是奇經八脈、三脈四輪打開了,不過到了有頂 境界,暖、頂。「頂」,也可以講,到這個時候,頂輪的脈一定開了的,人的頂輪脈一定打開了。那就是這個肉體同天人境界合一了,頂輪脈打開了。

這 個「頂」也可以做有相的方面扯在一起跟你們解釋。搞清楚這是功夫的境界。也可以講(是)理上的境界。到了色界天,因為頂脈開了,你自己現生這個人肉體坐在 這裡入定,如果到達加行「頂」的境界,那麼你坐在這裡已經沒有身體的感覺,只有一片光了,都在光明中,就是已經現生到了色界的境界。但是你們有時候打起坐 來,偶然看到紅光、綠光、黑光、白光,那個不算的哦!那個是身體內部的氣機的變化摩擦發電來的,那個不是的。你要執著那個光,都會神經了,都會著魔了的。 道理是什麼?那一些你偶然坐坐有時候發光,眼睛也看到亮,是你眼神經有病、不好,或者裡面身體在變化。身體內部不是「行」嗎?在動嗎?它自己摩擦也發光。 所以你的意識寧靜修進來偶然看到,那個不是色界的光明定,這個裡頭差別很微細的。隨便認為「哎喲,這個光已經得定了, 啊,不得了了!」——入魔境。高一點,入到欲界天的定,欲界天還是魔境呀。嚴格地講,沒有跳出三界都還是魔境、外道境界。所以這些順便給你們提到,在平常 也許我想不起來就懶得講了。平常你問我我也懶得講,沒有時間講。現在你聽到就要注意一下啊。

「此定初修,必依有頂,遊觀無漏。」到了有頂天,再觀察一切無漏法。什麼叫無漏?起心貪嗔癡慢疑,乃至邪見、身見、邊見……五十幾種心所。任何根本煩惱,大煩惱、小煩惱,寂然不動,此身無滲漏,一點滲漏都沒有,等於完畢了,心境光明清淨圓滿了。圓滿所以叫做無漏。有一點不圓滿、有瑕疵,就是有漏。就是心、心**到了無漏。

「為加行入」,由到了色界天的定,「善於遊觀」,觀察自己心理狀況,一點起心動念處,是止於至善的,沒有一點不對的。那麼這個作加行,才能證入了滅盡定。

我們再念一道,「此定初修,必依有頂,遊觀無漏,為加行入。」

次第定中,最居後故。雖屬有頂,而無漏攝」。所以在九次第做功夫的定裡頭,它這個屬於九次第定最後一定——滅盡定。雖然屬於色界天有頂天的範圍,「而無漏攝」,到達滅盡定已經屬於跳出三界的邊緣了,在無漏果的範圍。

若修此定,已得自在,餘地心後,亦得現前。雖屬道諦,而是非學,非無學攝,似涅槃故。」注意,得到滅盡定還不算得涅槃哦。所以修這個定,得到了滅盡定的人,已經可以得到心已自在了,這才叫做自在,不被煩惱所束縛了。沒得煩惱束縛,此心自在了,意識不行了,煩惱意識這個都不相應了,這樣叫做自在。拿現在講這才叫做真自由,真自主了,自由自在了。

「余 地心後」,什麼叫餘地呢?聲聞緣覺這兩種小乘的人、修小乘的人,乃至初禪、二禪、三禪、四禪這些地位的人,乃至大乘道的菩薩第七地、第八地以前,「余」, 這個餘地。「餘地心」,二乘聖人修到聲聞緣覺的果位,乃至菩薩道大乘道修到初地歡喜地、二地離垢地、三地發光地、四地焰慧地……一地一地算下去,到七地是 遠行地,第八地才是不動地、第九地善慧地、第十地是法雲地,菩薩十地,都要背來哦!尤其在這個學院的同學,這些背不來你就「糟」字下面加個「糕」了!我想 都會背來的。所以到「餘地心後」,到七地菩薩這個境界;修小乘道的到聲聞、緣覺道,修到這個心地法門修到這個樣子,還沒有辦法得到滅盡定哦。菩薩道修到七 地境界,小乘道修到聲聞緣覺的果位,「餘地心」,到這個(程度);「後」,再得後得智,叫做後得智(智慧)。根本智得到,得後得智發起,才能夠修到滅盡 定。所以「餘地心後」,是後得智。

這些八地菩薩當然得到了,達到這個程度了,修到這個程度。七地菩薩八地以前,乃至聲聞緣覺這些羅漢果位這 個人,得到這個心地法門了,然後由後得智修到了一個程度。所以禪宗開悟,初悟等於根本智,再進一步所謂破重關、破末後牢關,那是後得智啊!到「末後牢關」 一切種智統統現前,那很厲害了!不是說「雲在青天水在瓶」;哎喲!「一輪明月在窗前。」「哦,我悟了!」你真誤了,耽誤了!不是的,都是要真實功夫。

所 以,滅盡定「雖屬道諦」,四諦法門苦、集、滅、道。雖然算是得道,而並不屬於「非學」,「非無學(所)攝」,不是一般有學位的羅漢、學人或者是已經得到無 學位的所攝,已經超過了這個境界。因為滅盡定相近於涅槃境界,可見涅槃這個境界之難。不要把滅盡定當成已經涅槃,「似涅槃」。

此定初起,唯在人中,佛及弟子,說力起故。人中慧解,極猛利故。後上二界,亦得現前。

他 說滅盡定的境界,不一定,我們人類裡頭很容易到達,尤其學佛的人,佛在世的更容易。佛雖然過世了,經典、像法還在,並不困難,只要把理明瞭,好好修,並不 困難。所以佛以及佛的弟子們,「說力起故」,把佛所說的教理透達了,所以我經常說,佛法是個科學,你理明瞭,依著理來實驗,不然你去盲修瞎練搞不好的。佛 及佛的弟子們,「說力起故」,由於這個理論、道理懂了,這個力量、心力引起,在人中智慧、慧解極為猛利,那麼,容易修到滅盡定。「後上二界,亦得現前。」 如果有後得智成就,雖然生在色界、無色界,也可以修到這個滅盡定。

鄔陀夷經,是此誠證。」《鄔陀夷經》這本經典,一般研究好像中國沒有翻譯,有!實際上在《四阿含經》裡頭,一節而已,他說這本經典這個道理佛說得很明白。

無色亦名意成天故。於藏識教,未信受者。

那 麼,滅盡定的人呢,得到滅盡定,快要跳出三界哦,沒有跳出三界;快要跳出三界的,還在邊緣上轉的。在無色界中,所以無色界天,剛才我們講色界天,我們欲界 天就曉得同我們一樣有肉體,或者肉體比我們不同一點,健康得多。有些欲界天的天人也有肉體,但是,也可以放光。假使你們有緣碰到這樣的天人也沒有什麼稀 奇,一看就知道。佛學瞭解了,好,你是欲界天的天人,不要嚇我了。下來有時候神色很難看,但是他身體肉體有光,欲界天的天人。所以同阿修羅有相似之處,沒 有什麼稀奇的。有時候你定中,你人中得定了,他在你前面晃兩下,逗你玩玩也有;你當成天母,你完了;當成天人崇拜,也完了;反正是相應不理。至於無色界的 下來的天人那很少到這裡,大概現在在研究哇,飛碟、飛碟光有一點相像,呵!這為色界的。無色界的沒得形像了。所以無色界天也名「意成天」,意所成,所以 「成心滅色」。但是他們雖然得到滅盡定,生在色界、無色界,對於第八阿賴耶識——藏識,根本還不知道,第八阿賴耶識他不信的,所以佛的小乘弟子們還不相信 第八阿賴耶識有這個東西呢,「於藏識教,未信受者」。

所以呀,「若生無色,不起此定,恐無色心,成斷滅故。

所 以呀,得到這種定的人,生到無色界的時候,很難出這個定。他把這個定境界執著得牢牢的,他不敢動。一動了以後,哎喲!這個滅盡定再一動我要到哪裡去啊?跳 出三界外沒有第四界,我跳到哪裡去呀?到哪裡去?這是個問題。所以他牢牢地守住這個清淨境界,動都不敢動,起心動念怕得很,他不敢起心動念了。認為怕這個 一動念了,這個境界一破掉,滅盡這個境界一破了,又起心動念,我又要變凡夫又墮落了。他對於阿賴耶識的道理根本搞不清楚,所以,都還屬於第六識的境界。那 麼第七識不談了,因為第七識「我」已經入到滅盡定去了嘛。這個還是第六識境界。

還沒有講完,滅盡定、第六意識的境界還沒有說完的。

 

這很難辦了,很耽誤時間了。本來我們同學們有一個提議,說我的課太多了,尤其是唯識課一個禮拜兩次,他們大家覺得是有消化不良之感。想做筆記、想習修都很困難,因此要求變成一次。我想已經講了兩次,等這個月到底了再講。我總覺得時間來不及,要大家瞭解多一點。

現在有幾個問題,第一點,為什麼《成唯識論》不從頭開講?這個是小問題,沒有什麼問題,從頭開講你就聽不進去了。尤其配合我們用功夫的,現在求修證的人,所以從這裡開講,慢慢倒轉來,才容易瞭解。

第 二個問題,這些巫師招魂,還都真能夠靈魂來嗎?還是它道的分神而來?人同畜生也能分神?這個問題在唯識的道理、佛法的道理,這個……招自己的魂,都是自己 的魂起了作用。換句話說是「識變」,自己的心識識變。除非這個巫師或者這個法師,這個作法的人自己定力很高,那可以分神。這個唯識道理正要講到了,識位是 可以分的,換句話一心可以多用。不過假定一個人投到它道,譬如已經變人了,再招魂的話,這個人當時有昏迷之感,那麼就有分神的作用;可是現生這個人自己還 不知道,或者是夢境一樣的、迷迷糊糊的。

第三個問題,死的時候身體還沒有冷卻,那把眼角膜拿來移植了,這個眼識還存在,此時是否八識未死? 八識本來都在的,八識分段生死本來都在的。一切器官、眼睛移植到這個人,八識如何分法?八識沒有多大的分位,只要他自己一接上新的眼識,八識是一體的,可 以起作用。蚯蚓砍斷,各段皆動,這個已經講過的,蚯蚓砍斷了,八識都在動,餘力未斷,那是余業未斷。至於八識普遍地存在,無所不在。

第四,色界天是氣交還是什麼?也是三元和合而生。如果人死後生在色界天,是直接生。借緣生,也是借緣生的。沒有緣不得生,也要借緣生。那麼,也是需要三元和合。現在我們講色界天是氣交,是方便的說法。高一層的色界是神交,神就可以交了。

現 在,我們講到無想定同滅盡定,講完了。修滅盡定所到達色界天境界,那麼,在無色界天的天人,無時而不起此定。不起此定不是說出定,生不起進入滅盡定的功 用。道理在哪裡?因為生在無色定的高位的人,就怕自己無色心、無色境界的斷滅,就是上次講到這裡,對不對?對吧?道理等一下再說明。

已信生彼,亦得現前。」假定有人見地更高,曉得生在無色界天這個境界,但是他也曉得可以進修滅盡定的人,那麼這個滅盡定的定境也可以現前。

知有藏識,不斷滅故。」理由呢,就是曉得一切阿賴耶識無處不在、無時可以斷滅的。阿賴耶識生命的根根還在,所以下面就轉了。

要斷三界見所斷惑,方起此定。」 但是生在無色界這個境界的人,知道了阿賴耶識不斷。比方我們現在當然三界裡頭是最低界,三界有九地、九層樓,比方;我們是最低一層叫「五趣雜居地」,就是 人、阿修羅、……[錄音中斷]欲界裡頭五趣雜居地。這個趣也就是趨向。假定就是我們這些人,如果瞭解了阿賴耶識不斷,是不是我們現生可以證得滅盡定呢?當 然可以,學佛的人一定可以,不是說我已經信佛了、吃素了、皈依佛了不可以。要斷三界的見所斷惑,方起此定。

我們現在很重要的幾次給大家講過,希望沒有表的人趕快來拿,或者你們派出代表來拿。再不要丟了這些表了,每一次講課都要帶來。尤其講功夫的,修定的功夫,就是八十八結使表。在老 師這邊。你們哪位起來幫忙一下?有了的最好不拿,免得不夠。尤其本院的同學應該不要拿了,應該有。本院的同學還看到就拿一張、看到就拿一張,就第一個犯了 「貪」。你不要看到是小事哦!我等一下正講到這裡。而且拿了以後不肯帶,犯了失念。都在犯。沒有的應該拿。學佛啊,這些基本的不是為了名詞佛學啊,自己用 功夫,必須要知道的。

見思惑最難斷了,我們大家為什麼不能得定?就是這個道理。道理你們大家聽經啊、研究佛學、聽了又聽的,剛才跟一位道友倆講一下,好像聽得樣樣都懂,自己都對、證到了空了,結果嘛什麼都沒有用,什麼都抵不住事的,那是非常糟糕!就是不用腦筋,不用心思。修是思惟修哦!

我 們第一個特別提出來再講一道,大家千萬記住啊!我們根本的煩惱:貪、嗔、癡、慢、疑這五種。貪,並不是一定說貪吃、貪財、貪名叫做貪,什麼都是貪吶!譬如 我們打坐得定的人,在定中很舒服不肯起定——貪!這就是貪。在菩薩道是犯的更嚴重,你不要認為我只修道,愛清淨也是貪。愛清淨、愛孤獨,沒有哪樣不是貪, 所以心理檢查要搞清楚。你說一個人愛清淨,在定中有沒有瞋心呢?瞋心更重。你看在定中,在初禪欲界的定中,誰要擾亂了你的定,非常煩惱,這是瞋心,這是欲 界的。癡,明明知道自己本來是佛,心就是佛,見不到心;習氣斷不了,明知道而斷不了,是大癡!慢,當然很慢,尤其修道人我慢更大:我是修道人,外道沒得修 持!看人家都看不起。不得了的哦!這些結使沒有斷,你說你能夠證果?有啊,五十塊錢買一個蘋果很容易,那就證果了——那不可能的,初禪的果都證不到的。 慢,人人都有我慢。所以第七識的我慢,四惑當中叫做思惑,四惑就是四煩惱。這個表上都有,你們去找。就是思惑,有一欄很小的,思惑:我貪、我瞋、我癡、我 慢,第七、第八阿賴耶識的根本,欲界中間統統俱全。

你看下去,到色界,上升到了色界,到了三禪定,同無色界四禪定以上的人,那麼瞋念是沒有 了。不是斷了根哦,也沒有轉化,(是)伏下去、壓下去,給定力壓下去在那裡,不會起瞋念。但是我貪,貪戀這個定的境界,不肯出定。貪戀這個定的境界,自己 貪戀果位,我慢就存在,不能更上進,不能回心轉大,所以我癡,就是無明,統統存在。

所以要知道,見思惑九十八個結使,這個打的結、我們心理 上業識上的結扣,是不得解脫的,得解脫才是道。不要認為打坐就是道。打坐是修定,自心證入解脫的一個練習的初步的功夫。千萬注意,不要認為念了個咒子念個 佛就行了,那差遠了。你如果一聲佛號,把貪、嗔、癡、慢、疑統統把它滾完,做麵粉一樣,一點一點渣子都把它滾來了,一點麵粉都不留了,然後把它連滾籠一拖 就把它丟掉,那差不多了。

所以啊,四惑處處存在,越是修道的人,越是貪嗔癡慢疑越大。所以你看,你們記住了吧?玄奘法師在《八識規矩頌》第 七識的偈頌第一首下面兩句怎麼樣講?「四惑八大相應起,六轉呼為染淨依。」如果第六意識中間貪、嗔、癡、慢、疑這些轉不了,不是淨土境界、不是心淨土境 界,都不是的。

這是五個,貪嗔癡慢疑在三界中間,即使到了三界的天人,沒有成就、沒有真解脫。到了阿羅漢也沒有解脫,就是降伏下去,斷伏而 已。除了八地以上的大菩薩,慢慢才能解脫。所以它解脫很不容易。為什麼我那麼多年來拚命給你們講這些,不大肯講大乘的?你們聽了《金剛經》、大乘,一聽理 都懂了,好像個個都通了佛——統統在造業!很嚴重!尤其什麼顯教啊、密宗啊、什麼宗啊,把自己都宗到地獄裡頭去了,千萬要注意!

這是三界這五惑很嚴重哦。再加上我們檢查自己,五見的錯誤、思想的錯誤,「邪見」、「身見」,身見你看誰免得了?邪見,你理解的錯誤都是邪見。身見,誰能夠免得了身見,覺得這個不是我?真證到不是我;不是發瘋的不是我。

「邊 見」,你任何打坐功夫再好都有個邊吶。覺得「哎喲,放光了、空了!」空得有邊,你那個光大概只有這樣大!哈,那個還不是光啊,不是的,那是色身來的。什麼 正定中有光了——那是色身轉化來的,同道業不相干;有關聯,並不相干,與定力的功夫有關聯,不是道的境界,不管你哪一種光。無色界就沒有光了嘛,對不對? 你要把道理想通哦,研究通哦。你還都是邊見。

「見取見」更嚴重了,自己有一點理解到,認為我這個就對,這個理才是對——見取見。我所見到的、所理解的抓得很緊。這個觀念去不掉,不能成道。拿現在哲學來講就是主觀成見,沒有客觀的存在了。所謂「我客觀」也是主觀了。

「戒 禁取見」更麻煩了!你看多少人犯了戒禁取見。他因師傳的錯誤、自己沒有智慧、見解錯誤,哎呀覺得這個戒要這個樣子才是,乃至有人上香,右手、左手爭了半 天:不是這個,你沒有道了。這都是屬於戒禁取見。一切宗教都有戒條、都有規矩,把那個規矩死死抓住當成道。真得道、到空的境界沒有這一套了。而戒禁取見是 最後最難解脫的,這都是沒有辦法的。

所以這些,欲界裡頭四諦苦集滅道中間,你們看表,所構成苦諦這十個:身見、邊見、邪見、戒禁取見、見取 見、貪、嗔、癡、慢、疑,都有。欲界裡頭能夠瞭解一點,苦諦下面集諦能夠瞭解一點,邪見、見取見、貪、嗔、癡、慢、疑去了幾個了,你查查看。何以去掉,怎 麼樣去掉的?欲界中間,怎麼到了集諦裡頭少了三個?什麼道理?只有七個。怎麼樣叫滅諦裡頭(這種心理都是歸納的心理狀況)只剩了七個?道諦下面怎麼樣又有 八個?這是什麼理由?不要光看表哦,一般看了,哦這是佛學。所以三界天人(表)這些東西是最根本的,尤其是作功夫、進修佛法,必須要下進功夫把這個道理參 透,你才一步一步用功起來,上證果之路非常快,非常快的。

現在,我們再給你找一個資料,現在《成唯識論》我們還只講到在這裡。

「要 斷三界見所斷惑,方起此定。」見所斷,修到了貪嗔癡慢疑降伏了。有些境界,你譬如像五見這些錯誤的觀念,要自己的知見到了、慧發了,才能夠斷除無始以來這 種偏見的習氣。非常難!所以主要告訴你,因為在這裡大家學學打坐了,剛剛以為打坐坐得好、以為是道,都狂了;不是狂啊,狂是客氣話,就進入邪見魔道去了。 差一點都不行啊!所以呀,你看禪宗永嘉禪師《證道歌》告訴你:「差之毫釐失千里。」什麼叫差之毫釐失千里?譬如我坐在這裡,這個指頭這樣,在這裡只偏一點 點,這一條線你拉開到那一邊,越拉得遠,偏的方向越大。所以見地只差了一點點,加上時間加上修持的成果,你就走入邪道魔道裡頭去了,自己不知道,有如此的 嚴重!所以現在,我們還是像法的時代,佛的經像(還在),還沒有真到末法,末法更苦啊!苦得很!真到末法苦得很啊!那麼,經教教理還在,好好努力。

比 方,我現在給你們找一個文學的證據,當然很難懂,文學差一點就懂不進去了。怎麼樣叫要斷三界見所斷惑?貪嗔癡慢疑有這樣難斷。現在有個文學的東西發給你。 本來大家中國文學程度好一點的,我們講的人就減少了時間。講不要緊的我把時間拖久了,要緊的沒有講,很可惜。萬一不夠哇,我們自己同學們兩三個人一張,先 讓給外面的居士們。

譬如,有一位女的,文學很高,明朝的事。明朝有位大禪師叫泐庵師,泐庵禪師,朱元璋以來他是不得了的哦,最大的外交官。 這個在明朝歷史上,正史上不大記載他的。這位和尚道行又高,為朱元璋、為明朝國家做了很大的事,非常有名,學問好。這個文章,吳江,就是江蘇人,這位女的 小姐叫做葉瓊章,她人長得很漂亮、年輕,詩很好。古代的小姐,要曉得明朝小姐們不出閨房哦,長大了房門都不出來,都是自己在後院。那麼,「從泐師授記」, 跟著泐禪師要皈依。泐庵師學問也很好的。師云:「既願皈依,必須受戒。凡受戒者,必先審戒。」你千金小姐要皈依我,好!我要給你授戒,我要問問你犯過戒沒 有。「我當一一審汝」,他說我要問問你,你要講坦白哦,正式授戒,你要把心裡頭犯過的罪都要講出來。

身三惡業:殺盜淫,身上發的行為,他說你犯過殺戒嗎?你要曉得古代千金小姐不下廚房,豬啊雞呀魚呀從來不要自己殺的。他問她有犯過殺戒嗎?這位小姐想了一下,她說我犯了,怎麼個犯殺戒呢?「曾呼小玉除花虱,也遣輕紈壞蝶衣。」 文學境界之高!隨口就答出來。小玉是丫頭的名字,唐代的故事。輕紈就是我們用的現在有賣的,女的扇子,圓圓的,用紅稠子蒙起來。她說我也犯過殺戒,怎麼犯 殺戒?閒來無事叫丫頭把花上的小蟲拿刷子給它刷了;看到花園蝴蝶在飛,讓丫頭去拿扇子把蝴蝶打下來。蝴蝶花粉一打掉,蝴蝶就死亡嘛,活不了多久了。說我犯 過啊!

你看到是文學——你看她才是真修的,心理的這一件小事情檢查出來,這等於是色界天、欲界以上的色界初級天人都會犯這種事。你不殺,談何容易呀?「曾呼小玉除花虱,也遣輕紈壞蝶衣。」

他問你犯過盜戒沒有?她說犯過了:「不知新綠誰家樹,怪底清聲何處簫。」走過路上,看到這個樹啊花很好,偶然叫丫頭去摘一朵;隔壁人家吹蕭,我聽的這個聲音好極了,起來偷偷在聽——盜戒。所以,司馬相如、卓文君彈琴一曲,貪嗔癡慢疑都犯了。喏,檢查心理要這個樣子啊!

他問,那麼你犯過淫戒沒有?小姐嘛,她還沒有結婚。她說有啊!「晚鏡偷窺眉曲曲,春裙親繡鳥雙雙。」 有犯意就是犯了,大乘菩薩道就犯了淫戒。所以永明壽禪師說,什麼叫犯淫戒?隔牆,隔一個牆,聽釵釧聲,聽到,「哎呀,這是女的來了。」他說有這個分別心, 菩薩道就犯了淫戒。這個女的也講了:「晚鏡偷窺眉曲曲」,到晚上化妝,鏡子裡看來看去,自己畫得漂亮,口紅打得對沒有——這有犯意嘛,有淫念的犯意,她說 我犯了。這個春裙,衣服上繡的鳥雙雙、繡鴛鴦,有這個企圖哇,她說我犯了。

那麼這位師父就問她,你口裡頭這四種惡業(嘴巴的業最重的啊,你要曉得。三業中嘴巴業最重的呀!四種惡業。)他說你打過妄語,說過謊話沒有?她說犯了:「自謂前生歡喜地,詭雲今坐辯才天。」文學家、學問好的、學佛的人,最容易犯這個戒。自己都認為:哼,我同維摩居士一樣辯才無礙!「詭雲今坐辯才天。」自己前生是歡喜地中來的,初地歡喜地菩薩轉生,所以文學那麼好。她說自己犯了。寫文章[錄音中斷]

……話,都是綺語戒,她說有犯。「團香制就夫人字,鏤雪裝成幼婦詞。」作詩作文章,經常容易犯綺語戒,文字越寫得美的越犯。而且文學啊,不犯綺語戒寫不好文學。她說這些東西我都犯過。幼婦詞,「黃娟幼婦」這是三國時候楊修講的,「絕妙好詞」。這每一句都有典故,我懶得說了,你們好好去研究,不要認為大致懂了就行,每一句話都有典故在裡頭。

他問你有沒有犯過挑撥離間的兩舌戒呢?她說有啊:「對月意添愁喜句,拈花評出短長謠。」 她說有哇,對文學上的批評就是挑撥離間嘛。譬如我們常常講,有個人說自己是詩人,講自己呀,像我們連我來講佛法的時候,有時候經常都帶出綺語來,這是文學 習氣啊。現在帶一個給你聽。有人說,這個人詩作得很好,很傲慢,就是我慢,他看不起白詩人,所以就掛了個招牌——詩醫,同他們這幾位醫生一樣,他們醫人家 病;他是專門醫人家的詩病。你們詩作不好都拿來我給你醫。你看這個牛吹得很大!這個犯綺語戒、妄語戒都來了。

但是他真有一套,他把古人的詩 都醫了。譬如古人詩:「清明時節雨紛紛」,這一首詩太肥了!要給它吃減肥的藥。「時節雨紛紛」嘛,何必一定清明呢!「路上行人欲斷魂」,太肥了,走路的 人,「行人欲斷魂」,走路的人當然在路上,「路上」兩個字多餘,所以肥了,要減瘦。「借問酒家何處有」,哎又肥了嘛!「酒家何處有」這一句話當然在借問, 所以這兩個字是多的。「牧童遙指杏花村。」又多餘了!「遙指杏花村」,管他牧童也好,老頭子也好,指一下就對了。所以這個詩太肥了,所以要把它減了、把它 醫一下。像文學上這些故事很多。

在佛法裡頭我們心裡要檢查,所以一個文人學佛有時候文字都不敢亂寫了,自知犯了兩舌戒。他這裡頭講,他說你有惡口吧?譬如說國罵三字經啊,女性罵人:「你要死啊,你短命啊」這些話。她說有哇:「生怕簾開譏燕子,為憐花謝罵東風。」她說我罵了,犯了惡口戒。怕花落了,怨天怨地,就是犯了口過。

好了,這位師父又問:意根裡頭、思想裡頭三種業你犯過沒有?犯有貪念嗎?她說我犯了:「經營湘帙成千軸,」同我一樣喜歡看書、買書,書買了一千部了,還不夠,看到新書就要買,就是貪嘛!「辛苦鶯花滿一庭。」又喜歡想種花,種了這一株了,看到別人那裡聽說有好花,又去弄來,就是貪嘛。她說我犯了。

他問你犯了瞋念嗎?她說犯了:「怪他道韞敲枯硯,薄彼崔徽撲玉釵。」這是唐代一個女詩人崔徽,把頭上玉釵金釵拿來,卜卦作了一首詞,有名的情詩。她說當時啊,謝道韞,南北朝的謝道韞、女才子,都是文學很高的。崔不是才子,她是另外一個身份,但是這首詞都流傳得很廣,她說我看到都不高興,認為呀女性沒有品德,所以發了脾氣,也罵過。

他問你有沒有犯過癡戒呢?她說有犯:「勉棄珠環收漢玉,」鈔票不夠,把那金戒子啊、耳環賣掉,要想買一塊玉來帶帶,她說這就是癡。把這個首飾賣了,買那個更好的戴上;金剛鑽一克拉不夠,要買個三克拉,就是犯「癡」。她說「戲捐粉盒葬花魂。」落花落下來,把這個像林黛玉葬花一樣,那麼沒有錢買鋤頭啊,也把這個口紅去賣了,買些什麼東西來……這都是貪嗔癡,都有的。

這個師父一聽,好!你都承認了,從此不要犯!給她授戒了。

我為什麼找這個?好細呀,文學又高。你看心理檢查自己好細呀!這個人是再來人哦,這一種叫做再來人,所謂幾果羅漢再生人間的就是這一類,這個女的,你看她下文。

結果家裡給她許配了,許給哪一個呢?也是江蘇人,昆山縣的,姓張的丈夫。快要出嫁的那一天,嘿!對不起!走了,死了。——再來人。

所 以拿初果羅漢七返人間、二果羅漢三返人間、三果羅漢一返人間、四果羅漢不來了,屬於三返七返的這一類人,所以她慧力之高,檢查自己心理之強——再來人。等 到出嫁的以前,當然她是不會去結婚了,可是生在這個人家,吃了人家十幾年的飯,長大了,父母要給她作主,古代沒有辦法,可是她走了,回去了。放到棺材裡的 時候整個身體軟的,沒有僵硬,可見是再來人,定力功夫到了。所以呀,一般人就認為是神仙、女仙再來。有詩集留下,叫《返生香》。

像這一段, 那下面你們自己去看,不相干了;也有相干了,自己去研究。所以我常說,要研究佛法,要把各方面東西弄清楚一點,像這些句子內在,每一句要講起來,好了,都 去了一個鐘頭了。每一句裡頭要倒轉來講,什麼叫「道韞」、什麼叫「崔徽」,崔徽要引了半天的東西給人家,所以現在講課好痛苦!在我們古代一提這些都曉得 了,「道韞」者謝道韞,崔徽是唐代女詩人,作了些什麼句子;什麼叫做「辯才天」,都曉得了,都很清楚。所以過去在大學裡上課,只要帶粉筆就夠了,好辦,因 為大家這些都很熟嘛。現在不同了。

這一段我們引用,你看,這還不是三界的天人啊;普通人,但是再來人。所以在自己心理上斷三界見所斷的惑, 那麼立刻可以進入了滅盡定,立刻可以進,現生我們也可以。那麼大家用功修持,自己覺得那麼用心。有些人打坐一坐坐了五六個鐘頭也可以坐下去,那是坐腿,那 沒有入定。定者,這些結使、心理作用一個都沒有去掉,不行,不能得定,永遠不能得定,只能說你是在靜坐。

靜坐境界多是在色陰、受陰這兩個境 界裡轉,在生理內部在轉。尤其,你看大家你們學佛,尤其念佛的,就是這一句佛號以外,你念十聲佛號裡頭,自己檢查一下,起多少貪嗔癡慢疑的雜念?如果拿十 念、念十聲佛號中間裡頭,都沒有任何一個雜念過來,差不多可以談心境的修定了。乃至最後這個佛號也不起了,「阿彌陀佛」這四個字不出來了,就是佛號的那一 念的境界淨念相繼,永遠就是這一念,不管生理的變化——這個叫念住,可以達到初禪,才有點相像了,千萬注意噢!所以大家坐在那裡,一天到黑,有些人尤其是 我們這裡我們同學們,就是在那裡干靠啊,那裡熬腿啊,真干靠啊!在那熬腿、硬熬,心理上沒有注意,那就不可以。

當然我們這裡修持的同學們, 在心理上多用一分功,你的色陰、生理馬上就變化、就轉。因為色陰這個身體呀,我們這個身體是心識的「相分」,是它的相分。所以你心理的見解轉了,見分一轉 呢,相分跟著就轉,你用不著修氣脈。見分轉呢,相分當然轉。所以常常同學們問氣脈、問功夫,經常問。這個等到我有空一點嘛,就跟你們談談;沒有空的時候經 常幾句話,好像說罵你們、呵斥你們——不是呵斥你們,不要在那裡轉。你不懂,受了呵斥在那裡也不懂:多在心地法門下功夫。我們千萬注意噢!每一堂上課,三 界天人表同這個(九十八結使表)都要帶的。

現在我們還是講滅盡定的道理。「異生不能伏滅有頂心心所故。」 他說其他的普通一般的異生,其他的外道或者其他的人,不是正修禪定人,他不能夠把有頂心的,有頂心是什麼呢?就是暖、頂、忍,到了色界天的有頂天。換句 話,有頂心在四禪八定裡頭是什麼定呢?非想非非想處定;沒有超越這個境界。如果沒有超越這個境界呢,他的心、整個的心王及心所(心理所起思想這些狀態)停 止不了,所以沒有辦法入到滅盡定。必須要伏滅,到了非想非非想處定,四禪八定修到最高的有頂,有頂到了頂巔就是非想非非想處定;在這個非想非非想處定修到 了這個,還要丟掉,才能證入滅盡定。他說其他的異生、下界的眾生修的,他不能夠做到這樣。

再說,滅盡定,「此定微妙,要證二空,隨應後得,所引發故。」 他說這個定、滅盡定是羅漢果了,非常微妙。要證到「我空、法空」,大乘菩薩們。你要曉得大乘小乘用功禪定的路線離不開四禪八定,是一樣哦。大乘小乘是用心 不同、發心不同;功夫四禪八定是呆板的,這是共法哦。四禪八定都得不到,連兩個腿都降服不住,坐都坐不下來,然後思想心裡那麼亂,說自己懂了佛法,不犯妄 語戒呀?這個妄語戒犯得更厲害哦!你以為自己沒有說過謊話,以為如此認為我在修行——心理上在犯妄語戒,很嚴重哦!

所以他說大乘菩薩要證到「二空」,二空以後,後得智、「應後得」心所引發,才能夠進入滅盡定——修大乘菩薩道。要七地菩薩以上才能得滅盡定果,要注意。[此時引磬響]那麼快啊?真的啊?好像一下就到了有頂天。(一笑)

 

……「有義下八地修所斷惑中,要全斷欲余伏或斷,然後方能初起此定。」 下八地不是菩薩八地,也通菩薩八地。就是說,非想非非想處定是最高的定了,無色界到了頂點了。跟著下面四禪八定,這個八定。那麼,要把……定境界不算究竟 啊,修定是修因哦,你們打坐修定,那是指因,不是果位哦,得定也不算果位哦!果位是看你心理行為這個貪嗔癡慢疑見思惑等等斷除了多少,那叫果位,千萬注 意。不要以為打坐坐得好,有人做到半空中可以坐著了,人可以腿盤起空中坐著,這算得道得果位嗎?沒有。沒有得道。道在心中,在你這個見思惑、思想雜念、這 個貪嗔癡慢疑習氣的轉變。所以我告訴你,善惡是非太分,還是欲界天的天人境界哦,還是瞋念沒有斷;到色界無色界以上,這個才滅除了,只能說滅除了善惡是非 之念而已。你以為什麼是瞋心啊?這個都是瞋心,我看得慣、看不慣都是瞋念。這個我看不慣;這個壞人我不要看、不理他——瞋念,這是天人的瞋念,欲界天天人 的瞋念。色界、無色界都沒有瞋了。

所以呀,「下八地修所斷惑」,這個貪嗔癡慢疑要怎麼樣轉變呢?不是你打坐就斷得了的,要修,要在行為上修哦。不在行為上修,斷不了的。修行,修正你心理的行為呀。要「修所斷惑」。

「(其) 中要全斷欲余伏或斷」,這個三界九地還剩餘下來有一點力量,或者斷了;然後才能夠開始進入滅盡定的境界。就是說從非想非非想以下這些人,要怎麼樣可以進入 滅盡定呢?完全斷除了欲界的「余伏」,欲界的等等的剩餘的習氣——貪嗔癡慢疑,身見、邊見、邪見等等伏下去,或者完全斷了,才能夠證入滅盡定的境界。

他說:「欲界惑種,二性繁雜,障定強故。」欲界裡頭見思惑的種性,尤其是兩種(二性),有兩個心理的種性,我們任何人有的,最繁複、最複雜,自己檢查不出來的。哪兩種啊?不善性及有覆性。

「不善」,為什麼不直接講成「惡」呢?比惡又不同一點,惡性有時候自己心裡起個惡念,惡念還容易檢查到;好像並不是惡念,是「不善」,並不是善念。

「有覆」,有蓋覆的心理。譬如昏沉了、散亂了、愛睡覺了,這都屬於蓋覆,蓋覆的心理。

「不 善及有覆二性」,蓋覆就是無明,把你遮住的。譬如我們還不講別的蓋覆,一般人學打坐,一坐起來就是睡眠、昏沉把你蓋覆住,初步的定都做不到,它把你遮住 了。就是色身的業力,或者是有風了、或者有病了,體能不夠健康;或者坐得好好的,慾念發動了、各種動了,都給你蓋住了。

「不善、有覆(的)二性」,這兩種種性——阿賴耶識種子的爆發「繁雜」,障礙了你的滅盡定。

所 以在欲界中的見思惑、無明不斷,說自己能夠已經得了羅漢果。我也常常聽人家講;我碰到一個人,他說自己得了羅漢了。我說我沒有看見,我只菜市場看見蘿蔔, 沒有看見羅漢。——那麼容易呀!羅漢!要注意哦,不要狂妄啊。修行要老老實實。總而言之給大家講,記住:規規矩矩做人,老老實實修行!不要狂妄。即使得了 聖位的人……

(第11集終,妙音緣聽錄,玉樹臨風2011-05-08三校完)

【書籍目錄】
第1頁:唯識與中觀(一) 第2頁:唯識與中觀(二)
第3頁:唯識與中觀(三) 第4頁:唯識與中觀(四)
第5頁:唯識與中觀(五) 第6頁:唯識與中觀(六)
第7頁:唯識與中觀(七) 第8頁:唯識與中觀(八)
第9頁:唯識與中觀(九) 第10頁:唯識與中觀(十)
第11頁:唯識與中觀(十一) 第12頁:唯識與中觀(十二)
第13頁:唯識與中觀(十三) 第14頁:唯識與中觀(十四)
第15頁:唯識與中觀(十五) 第16頁:唯識與中觀(十六)
第17頁:唯識與中觀(十七) 第18頁:唯識與中觀(十八)
第19頁:唯識與中觀(十九) 第20頁:唯識與中觀(二十)
第21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一) 第22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二)
第23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三) 第24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四)
第25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五) 第26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六)
第27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七) 第28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八)
第29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九) 第30頁:唯識與中觀(三十)
第31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一) 第32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二)
第33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三) 第34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四)
第35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五) 第36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六)
第37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七) 第38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八)
第39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九) 第40頁:唯識與中觀(四十)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2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5-7 9:04:03
這本書(或者說這堂課)好像沒有正式出書,網上流傳的好像是善知識抄錄音整理的。
第 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6-5-28 23:05:25
請問您有關:南師這上丶下冊的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書在那裡可買到,我很喜歡想閲讀,可否請您告知,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