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唯識與中觀(一)

[日期:2016-05-27] 來源:  作者:南懷瑾先生講述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日‧ 星期日 南懷瑾先生講解

    有兩個原因要講這個課程。第一個原因,就是今天我們整個的世界,科學的發達同神秘主義、神秘的思想幾乎已經到達了並駕齊驅了。不單只是我們這個地區——台灣,全世界各地的文化學術的沒落,人們的好奇心,想追 究物質世界之外的東西這個思想趨向,(也)越來越濃厚。因此各種宗教、各種修證的學識也越來越發達。比如像佛教來講,在世界上現在最流行的兩個宗派、兩個 方法:一個是禪、禪宗,一個是密宗,尤其是近幾年以來,在我們這裡還不覺得啊,我們這裡很亂的密宗不談;在國外,像美國、歐美,對於這個所謂密宗的研究、 愛好、趨向也越來越嚴重了。

    那麼,使人們對於真正求證佛法、佛法的正見——正知正見,以及一個人求生命超越、求生命自己怎麼樣能夠證得另一個超越這個物質思想世界的這個知見,也越來越分歧了。

    那 麼由於這個道理,我們看到佛法的正法實在是越來越衰落。如果說今天不是末法時代,那無法使我們覺得這一句話是正確的;換句話說,不正確的。怎麼樣說呢?實 在到了末法時代了,正知正見幾乎完全沒落了。因此,我們對於法相中觀學說的研究,不能夠不作一個重新的提倡、重新的整理。

    過去,有很多人注 重唯識法相這一門的學問。譬如在這個世紀中間,所謂從楊仁山居士以後,乃至於他的弟子歐陽竟無先生,乃至於說由歐陽竟無先生之下的,跟他老師兩個相反、反 對,後來變成冤家叛徒一樣的熊十力;再由熊十力先生之下,目前也許有人認為是熊十力先生的弟子,年紀都是相當大了,我們都不便說了。因為熊十力先生乃至於 他的老師歐陽先生,在我個人來講都是朋友輩、忘年之交,當然他年齡跟我們都差得很大。但是因為我對這個走的路多一點、機緣深一點,這些老前輩們我都很熟。 那麼由這一類的,這一列系的唯識、中觀的學問,在過去已經發現問題太多,到現在來更加是混亂了,更加錯誤了。因此,唯識、中觀正見,我們是不能夠不重新討 論。

    但是我們討論這個法相唯識、中觀正見這兩門的學問,請諸位在座的同學乃至諸位先生女士們特別注意,這是佛法裡頭的一個真智慧的法門,不 是只作普通的佛法或者三皈五戒吃素拜拜就能夠了事的。這不能夠只作信仰方面來聽。真正摸到佛法的中心,絕對是要學問的,要思想的、要智慧的。如果光作信 仰,光這樣聽,是沒有用的。希望大家特別注意,必須要特別地注意!

    所以大家只當成情緒化的信仰,好像聽經就有功德,這是我所反對的——聽經不一定有功德,也許你聽了迷信加重了。沒有正知正見,同時,等於不帶耳朵來聽,沒有用;帶了耳朵,沒有帶腦筋,沒有用;帶了後腦,沒有前腦,沒有用——後腦管記憶,前腦管思想。

    所以這個課程,在我個人今天為什麼要開這樣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課程?在我個人的觀念,的確是基於一種悲天憫人,覺得這個人類的思想太混亂了,尤其佛教的正法太凋零、太沒落了,因此,不得不講。

    實際上在我個人講這個課也很痛苦的,很吃力。比如像我現在晝夜給講課的時間差不多佔了大部分,一個禮拜都沒有時間了,加上許多事務性,也就是可以說沒有一點時間自己可以休息了。

    那麼尤其這個份量非常重的課,是希望大家聽了,以自己的修證,真能夠求證到一點成果的。如果作為普通學術的演講,我還不願意講。原因是什麼?那覺得是浪費。

    一個人講一門學問,對別人沒有利益的,對自己是光造成自己的講學上課的威望的,那是犯菩薩戒的,那是不該的。所以一種課程的說法講出來,是希望別人能夠得到利益的。因此我對這個課程看得非常嚴重!

    過去曾經為這個(目的)我們在這裡自己開過《瑜伽師地論》(的課)。當然,《瑜伽師地論》的課程,要把它一百卷全部仔細研究完,而同自己修行、證果、證得菩提有準確路線的,恐怕照我們的研究的方法那麼精細、那麼的周到,恐怕要十年以上的課才講得完。

    因 此,《瑜伽師地論》我們去年為一般同學們開(講)短短的一點,只提到小乘證果的主要的法門。但是我看同學們接受的程度、接受的能力非常差。在一個人等於說 拿出大量的黃金珠寶要佈施出來的時候,結果碰到一批鄉下老百姓,他黃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珠寶對他沒有用,這就喪失了那個價值,所以這個課程趕緊就又結束 了。

    這個講課在宗教的立場是「說法」,對象也很難——聽眾的對象很難,並不是講課很難。當然要好的聽眾對象,像我們過去的經驗也發現,真是實在很難。所以我們現在再來試驗,試講這個課,希望諸位自己不要浪費這個時間,希望我們這次研究不是白費的。這是第一點,為這個正知正見而說明這個原因。

    第 二點我講這個課的動機,為了今天全世界的人類,文化也是到了末劫了。今後的世界,物質文明的發展、科學的再進步,勢必比現在、比今天還要嚴重的,還要進 步,還要發展。因為物質文明的發達,科技的進步、工商的發展,文化、人類的精神文明一落千丈。不但我們國內如此,全世界都是如此。乃至說我下面年紀輕的一 代、學生輩,現在都當了國外的教授,他們已經感覺到一代不如一代。而發現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地區都是非常需要的。

    例如在國外的各國,我們很多 年輕的中國人,在那裡稍懂了一點打坐,稍懂一點太極拳,稍稍懂一點亂七八糟的陰陽八卦,在國外現在都是大師了。那麼他們也知道自己不足以真正領導人、真正 教化人,所以回到國內再向——我用商業的一個笑話(講)——我說回來進貨。這一類的情形越來越嚴重。

    這樣,有兩個看法:一個看法,我們知道 中國文化前途是看漲,但是中國文化的前途看漲——中國文化包含了三大系統的儒釋道——我們佛法的正法是不是在世界文化的前途裡頭看漲呢?這我可不敢說了! 問題不是佛法不好,佛法是絕對第一!只是我們研究佛法學佛法的人,不足以領導這個世界了。被世界所領導了,被社會所領導了。個個發願本欲度眾生,事實上變 成反被眾生度了。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因這兩個因素的刺激,我們可以看到全世界學術、人類文化的思潮。在未來,現在是二十世紀的最後了,1981年到1999是最後了,馬上二十一世紀開始哦!我們如何迎接這個新的世紀的思潮,使科學文明、科學的思想如何歸到哲學的路線?因為哲學是天然地給一切科學作結論。

    那麼,哲學的最後,必須要走入形而上學。形而上學的最高處,全世界學術文化,據我所知,除了正知正見的佛法以外,更無第二法門。也許我所知的不對,但是在我今天的立場,告訴諸位,據我所知是如此。

    可 是我們自己站在正統佛法的立場,把佛法真正的正知正見,如何弘揚到世界各民族的文化中心去,如何告訴世界人類的人們:人,活著,全體應該如何走我們人生平 安、安定、和諧的路線;死後或者是現生我們怎麼樣可以證到與天人合一,超越天人,證得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形而上道的菩提正品。因此向你們——諸位大學畢業,或者是研究所拿到碩士甚至拿到博士的——(介紹)這個路線,是為了使你們有非常遠大的前途。可是沒有這個本錢呢?一樣的沒有前途。

    今天的學位是專家的一個代號,不是一個通才、更不是一個通達學問的一個名稱。所以自己假使被目前教育制度的學位困住了,那是很可憐的一個愚癡人。那麼今天的學位對整個人類世界的學問來講,(只是)滄海之一粟、九牛之一毛的知識,不值一提。

    又如我們在座的同學,我們平常有接觸的,你們學各種的專長的,拿到學位也很多;為什麼我們一討論的時候,我一問到你哪一方面你就不知道了?其原因為什麼呢?因為你沒有根本智慧。

    所以佛法有個東西叫根本智,這就是「道」。得了根本智的人,無師而自通,而且一通而百通,這就是佛法的正知正見道。

    所以我們今天開始這個課程,為了大家配合現代的科學的思想,為了開創東方文化與西方文化的交流,乃至使東方文化的真正的精神要建立起來,弘揚出去,必須要大家瞭解這一面的學問,而且不容許一般隨便講唯識,自己沒有深入的、錯誤的觀念摻進來。

    這是兩個動機,所以要講這個法相唯識、中觀的道理。現在因為我有這兩個動機,所以開這樣嚴重的課。

    在我這幾天,跟在座的幾位同學、老同學談,我說一邊我想開這個課,一邊(覺得)很沒有意思!我說不知道大家聽受的能力,真的研究的能力到什麼程度是個問題。根據我個人的講課的經驗,也許我這個是偏見,我每次都覺得是白費的,所以自己對自己很難過。

    現 在我把這兩點的動機給大家講完了,我們現在回轉來,講佛法的修證(與)真正佛法的正法的衰落,為什麼今天我們不能不承認在開始到末法的時候?因為佛法的中 心、佛教的中心是修持、證果、證道,可是我們現在真正從事修持、從事證道的人多不多呢?不少!證得沒有?很少!為什麼?因為缺乏了正知正見。大部分所走的 是偏差的路線。所謂偏差的路線,(是)我們用現在的名詞;用古代來講這就是學的邪魔外道,佛法的正知正見沒有,所以證果的人自然就很少。那麼何以沒有(證 果、)證果的少呢?——理不通。

    尤其從現在開始,乃至說我們在現代的教育的普及之下,科學文明發展、思想傳播的快速,以及物質文明發達、科 技的進步幫助我們瞭解形而上道的許多的方便,應該求道證果比古人要快,不會是慢的。我們不要輕易看不起科學文明,科學文明發展的確幫助了修持上許多的方 便。可是因為今天世上的人沒有真正的修持的正知正見,盲目地輕視了科學,也不曉得如何利用(科學,不曉得)科學對修持有那麼大的幫助,就因為自己理不透、 知見不夠。

    現在我們轉來講到法相中觀對於佛法正法的發展,有個歷史需要知道。好像我看大家研究佛學的人,真正瞭解這一方面的,不太多。也有 許多佛學概論的著作,也有許多印度哲學的著作,但是畢竟的,外行的多,內行的少。所謂內行,學得(一點皮毛),寫佛學概論,寫印度思想史概論;(但由於) 自己沒有證果,沒有修證,碰到真正證的地方就不懂。

    我們曉得釋迦牟尼佛的一生,大家如果研究佛的傳記,我常常說一般人寫佛教史佛教概論都寫 些不相干的事——什麼釋迦牟尼佛十九歲了,今天出東門、明天出南門、後天出西門,出了四門看了人家死、看了人家生病他才感覺到:哎呀,生老病死苦!——這 個講得這個青年人好糊塗哦!十九歲了,生老病死隨便提一句都懂嘛!他還非要到外面看了,看了肚子脹了、生孩子了,才曉得是苦,有那麼笨嗎?把佛描寫得好 笨!

    是,你說古代經典上是那麼說。相距三百年(後),尤其在印度教育普及,那是說民間故事的時候說佛歷史是那麼說啊!

    你研究 佛的傳記,從他十六歲以前,一切世間的學問,文的武的都是啊,沒得老師、全國沒有一個老師可以教他了,他反是……[錄音中斷]大象可以甩到城外去,那個武 功練得多高啊!知識到了多高的程度——結果十九歲還不懂事,看到棺材:「這是幹什麼的?哦,這是抬死人。」還問人家,「人怎麼要死啊?」經人告訴說人生了 就會死,「哦,那真沒有意思。」——你說這個釋迦牟尼佛給他描寫得多笨!一般佛教史、佛學概論硬都是這樣呆板地(寫)。

    站在中國文化就是說,他的幼年少年時早就瞭解了,生老病死人生四大過程都有所考慮。(結果把)這些不相干的事拚命寫。

    相 干的,是因為他覺得即使到了當了帝王,使這個世界太平了;(但)根據歷史的經驗,一個太平的日子不會到三十年。你看人類的歷史,沒有說十幾年沒有戰爭的, 沒有說十幾年不出變亂的。雖然不出大的,小的(不斷),東處冒火、西處冒煙。所以他想,自己就是做一個統治世界的帝王,不足以為人類求得永遠的永恆的福 祉,不足以解決世界人類永恆、安樂、和祥,也更不足以解決人生生老病死的問題。因此,他走出世的路子,他追求這個。為了追求這個,釋迦牟尼佛從十九歲出 家,他遍學了印度所有的外道,都學完了,所以邪門左道他樣樣都學。

    我們要注意他,在家(的時候),他由幼年一直到少年,世間一切學問(都) 成就了,第一流的數學家教他數學的時候最後(都)答覆不出來他的問題。所有的學問都成就了。所謂婆羅門教的四典,婆羅門教的聖經哲學,他研究完了,各種各 樣的修持的方法;然後自己經過十二年苦修實證。學了各種外道以後,他並不是像我們大家哦,譬如傳記上說他學無想定三年,他修成了。無想定,坐在那裡打坐在 那裡什麼思想都沒有,腦筋停擺了——他修成功了,三年。

    無想定,你們注意啊,打坐修定,如果以為「什麼思想都沒有」就叫做定,是個大外道修 法——無想定。但是雖然是大外道的修法,我們試試看,做得到嗎?你坐在那裡把腦子完全停止了思想,做得到做不到?做不到。你沒有實驗過,而且你也做不到。 釋迦牟尼佛是做到了、修到了。所以經典下面四個字就是:「知非即捨」,他認為這個不是道,拋掉了。

    這是什麼道理呢?就是同我們現在講的課有關的——因為你做到無想,是意識的境界、唯心的力量。第六意識加強了控制自己的思想的力量,第六意識加強了把自己進入到無記的狀況。還是第六意識的境界。

    所以有許多人因此研究錯誤的禪宗思想——六祖所講的「不思善,不思惡,那(哪)個是明上座的本來面目?」一般人看《六祖壇經》看錯了,認為不思善不思惡就是禪——那是死人!那是屬於無記、無想。

    六 祖當時接引惠明不是這樣講的。你們翻開《六祖壇經》看,《六祖壇經》是當時白話的記錄,六祖教慧明:你現在起,不思善——不要想好的;不思惡——不要想壞 的。好事不想、壞事不想,你把腦子心裡掃蕩乾淨一點。掃蕩完了,好了,哪個是你的本來面目?「那(哪)個是明上座的本來面目?」這句話是問號。唐宋人說的 「那(哪)個」,就是說「你這樣,你的本來面目在(哪裡)?」應該拿閩南語講,我的閩南語不標準。「你(的本來面目)在哪裡?」——是問他的。可是後世人 看《六祖壇經》呢,說:「哎喲!不思善不思惡,六祖就說『那一個就是你的本來面目!』」——完了!統統錯了!這一錯啊,把外婆家裡都錯到底了,完全一路錯 下去,把開天闢地的老祖母那裡的本錢、那裡的思想根源統統搞錯了!

    所以,我們曉得無想定還是意識……,因此佛「知非即捨」,他實驗過了,把 它拋掉了。另外又去學——一切外道學完了他還學這些,做實驗,去學「非想非非想處定」。非想非非想定,你說這個是什麼想?非想,就不是思想;非非想,不是 (不)思想的那個想。你說這是什麼想?黃魚鯗、白魚鯗啊?這是什麼東西?非想、非非想,不是不在想;還在想不在想呢?你想想看!我們大家光是讀佛經看佛學 就看過去了。「非想非非想」,非想是個名詞,不是思想,中間這個「非」是動詞——不是;非想——不是不是思想。那麼換句話就是思想;可是又不是思想。這是 個什麼境界啊?你們去研究過沒有?

    這是一種功夫,一種定的境界,最高的目標達到這樣。到達了非想非非想定的境界,那已經到達了欲界天、色界 天以上的無色界天人的境界。拿現在的觀念說:不是物質的,不是生理的,也不是精神的。那麼現代人很會造些名詞——「超」,什麼超生理、超冥想、超直覺,反 正給它來個超字就是了。「超」字將來用得討厭用了,再來個「超超直覺」。

    這是個什麼東西?

    可是他也去學了三年。修到了,「知非即捨」,拋掉了。他知道這個是錯了,這不是道,因此走了。所以後來有雪山苦行六年。

    苦 行裡頭就很多了,凡是我們今天你認為不吃飯、餓飯、拜佛、夜裡不睡覺啊、不倒褡哪,這一切一切都在苦行以內,他都去實習了。最後六年下來、十二年,苦行非 道!走掉了。但是要加一句,苦行雖然非道,可是苦行是助道品。換句話說你證得菩提以後,不但苦行是助道品,無想定、非想非非想定都是助道品。沒有證得菩提 以前,你縱然學得大乘知見,還是外道思想,就有這樣嚴重!因此唯識中觀不能不瞭解。

    可是,釋迦牟尼佛過世以後,他的弟子們在(他過世後)三 五百年(內)出家弟子、在家的弟子證果的還有;四五百年以後就很難了。可是那個時候,我們曉得,唯識的道理,除了大乘經典一提。(但是)我們要想修持,尤 其你們諸位出家的同學,舍利子所著的、佛的大弟子舍利弗所著的《阿毗達摩論》不能不研究。要想修禪定證果,《阿毗達摩論》不能不研究。可是我講出這個經典 的名字,恐怕許多同學是聽成「阿鼻達摩」了——摸摸鼻子不知道,那真是阿鼻達摩了。那是舍利子著作的,舍利弗著作的聽佛所講的筆記,如何修持、如何解答。 另外譬如大目連尊者,有神通第一——《阿毗達摩蘊諸論》不能不看。《阿毗達摩蘊諸論》,目連尊者所著的,不能不看。所以你看我們佛教佛法(多少的寶藏)! 而這些經典,我們今天現代的青年僧,現在的法師僧、僧眾們幾個去摸啊?幾個去看呢?甚至我們提到這種經典的名字都是茫然的,尤其你們在座的高級班的同學更 要留意。

    那麼,講修行,唯識法相、中觀正見同這些所謂小乘證道、證果的經典有關聯沒有?絕對的關聯,基礎就在那些地方。

    講唯 識中觀,我們曉得小乘的經典(沒有提到這些),不是說舍利弗、目連尊者反對大乘,不要搞錯了。他們當時只講小乘修證、證果的重要,大乘的道理沒有加以新的 發揮。所以,他們的弟子們對於大乘的經典是否認的。所以講我們現在南傳佛教,緬甸、泰國、南洋的所謂巴利文系統的佛教,根本不承認大乘佛學的思想,絕對不 承認,認為是假的。那麼他們自己巴利文南傳佛教所保有的這些小乘經典,絕對靠得住嗎?又是大問題。

    所以,我們曉得佛法在修證,在佛過世以後 三四百年之間,除了禪宗單傳一脈——一代只傳一個人,正統只傳一個人,其他雖然說了證果了也不能傳正統的——單傳一脈維繫這個文化的命脈之外,就靠這些大 乘菩薩的修證,同時也是禪宗的祖師。所以五百年後馬鳴菩薩出來,著作了《大乘起信論》。所以《大乘起信論》是唯識宗五經十三論必定要研究的東西,也是淨土 宗三經五經一論的最重要的一論。那麼有馬鳴菩薩出來親證,大乘的思想(於是)興起。興起以後,所謂唯識中觀、真如自性、妄想真如這個道理建立。可是呢,這 個時候佛教佛法的修持,已經走入了另外一個方向了。印度固有文化的婆羅門教、瑜伽術等等,風起雲湧,使一般學佛的佛弟子尤其[似有斷錄]**他們,因此佛 法的威勢慢慢地受影響。

    所以,等馬鳴菩薩以後——馬鳴菩薩是禪宗第十一代祖師——跟著第十四代祖師龍樹菩薩出來,建立了密宗。密宗這個系統,就是容納了印度當時古今中外一切修持的方法,乃至包括正道邪道,都把它堆到一個爐子裡燉了一下。這是建成般若中觀的這個法門、方法,學理在這裡。所有的密宗經過龍樹菩薩的整理,那麼密宗變成正統的佛法,使佛教重新博大振興起來,而且擴大。

    不 過,龍樹菩薩以後不到兩三百年,大乘的佛法還是抗不住時代的趨勢。所以在修持的方法上,外道的修持方法超越了佛法正統的東西。所以我們要注意,大家上早晚 課的時候,「無量法門誓願學」,因為要負責挑起如來正法,而要弘揚如來正法的人,一切世間法的學問、一切魔道外道的三教九流不會,那你弘揚的方便就沒有。 我們看這些佛以及大菩薩、諸位祖師,他的確都通達。所以到了龍樹菩薩以後又衰落了。

    那麼,所謂彌勒菩薩的系統、法系,世親、無著菩薩出來整頓這個佛法,建立中觀、建立唯識的法門。所以無著菩薩經彌勒菩薩的教化,記錄下來,(成為)《瑜伽師地論》。可是這一門學問在印度當時弘開也很難,因為佛教漸漸在衰落。再過四五百年以後碰到我們自己中國一位青年法師——玄奘法師(唐三藏法師,唐玄奘)到印度留學。

    那 麼,彌勒菩薩唯識法相這個系統,到了一位學者居士——勝軍居士手裡,所以親傳《瑜伽師地論》傳給玄奘法師。那麼龍樹菩薩的中觀正見呢,由戒賢律師——一位 老和尚,活了一百二十歲,自己快要死了,夜裡夢到文殊菩薩托夢要他慢一點死,盡量拖拖。因為印度的法緣完了,他說正有震旦,就是China,東方中國有一 位傳佛的慧命的年輕和尚要來,你要把這個法門傳完了你才能夠死。他聽文殊菩薩的正告,所以一百二十多歲修定硬拖住,玄奘法師一到他高興得眼淚都掉下來,他 說我責任可以交出了。在這個時候,所以玄奘法師集中了這些回到中國。這已經距離釋迦牟尼佛一千四五百年的時代,但是在中國的佛教正是開花、鼎盛的時候,黃 金的時代,就是唐代的唐太宗這個時代。我們先休息一下,大家鬆鬆腿。


    現在我們關於這個課程的研究,再次採用固定的課本就是 《楞伽經》與《成唯識論》。為什麼這樣的用這兩本經典來研究呢?第一,也是針對現在世界各地所流行兩個東西——禪宗與密宗的道理來。現在很少有真密宗,很 少有真的密宗;假定有真的密宗,沒有不通唯識的教理的。你們大家充滿了神秘的思想,這也是密宗那也是密宗,現在密宗特別多。反正我不跟你講,我要騙你一下 我這個是密宗,嘿,就變成這樣了,笑話了。一個真正修密宗的人,沒有不通唯識教理的。就是說,《瑜伽師地論》一百卷如果沒有通,沒有辦法學密宗。《華嚴 經》一百卷,同法相中觀的理論、這個理論配合不起來,你沒有辦法學密宗,那換句話你學的就是外道。這我可以大膽地負責地說這個話。

    此外,如 果你說你是學禪、禪宗,(如果)唯識中觀《瑜伽師地論》一百卷沒有通,《楞伽》、《法華經》等等沒有通,你不要隨便談禪宗了。我們知道禪宗的初祖達摩祖師 到中國來傳禪宗的時候,他是以《楞伽經》印心啊!《楞伽經》就是唯識宗的五經中重點的經典,第一部經。所以研究法相唯識不能不通《楞伽經》,換句話研究密 宗不能不通《楞伽經》;那麼,研究唯識的人更不能不通《楞伽經》了。因為現在我們這裡有現成印的《楞伽經》,又加上我自己曾經簡單明瞭地用白話把它翻了一 下,前面又放上玄奘法師的《八識規矩頌》,也使你們看起來方便,研究起來方便。

    第二點,我們曉得《成唯識論》是玄奘法師綜合揉攏了——揉,所謂做湯圓,麵粉白糖這樣,桂花啦、什麼芝麻啦,和在一起那麼搓攏來一個東西——把世親菩薩以下,月稱、護法、印度的歷代的大師的唯識的疑問同它高深的思想,都把它糅合成為一起了,所以玄奘法師著了《成唯識論》。

    那 麼你這兩個瞭解了以後,你們以自修求證的人,應該對於修持之路認識得很清楚了。那麼你去學禪也好,修淨土念佛也好,或者學密也好,知見希望不會錯了。至少 這條路上在走,前面指示燈的亮燈方向是準確的。至於能不能走到那個目標目的地,那就看個人自己的努力;至少向目的地這條路上走,前面指示燈的亮燈不是暗 的,頭腦是清楚的。這樣縱然這樣這一生不證果,至少在佛法知見上種下很清楚的種子,他生來世再出世間作人,一聞正法,一聞千悟,不至於迷失了。

    因此,我對這一次的重新叫你們研究這個唯識法相中觀正見,是好多種非常沉重的心情加攏來,希望你們諸位在這一方面努力地用功,不要敷衍自己。你們覺得敷衍了師長,實際上是自欺的事,都敷衍了自己,欺騙了自己。

    那 麼上一次我提到過,假使講唯識中觀以前,我問你們諸位住過研究院的同學們有沒有上過《八識規矩頌》的課,你們有幾位勉強地舉手,好像上過了。我們這裡是研 究佛法,千萬要打破什麼面子啊、人情啊那個妄想,不要管。哪幾位是上次舉手的啊?好像現在都溜下十樓去聽擴音器了。哦,坐在那裡。(師問:)你還背得來 嗎,法承師?你們幾位?背得來是不是上來先講一下?你要曉得,你不要認為老師在整我,你錯了!就是要你在大眾前面——你講對了非常大的歡喜,講錯了是應該 ——因為你在當學生。如果我對了我還來做學生呀?這個是當然的,沒有關係。這是你最好的一個測驗自己的機會,看能記得到多少。甚至於你照這個本子來講,好 不好?我跟你商量,不是命令,好不好?試試看!你到這裡,我跟你倆分半座(眾笑),試試看!好不好?因為麥克風拿不過去嘛。有沒有拿得的?可以移動的?有 沒有?(下面有人答「沒有」)那你就來吧,來試試看!你(先)想啊!我們順便先提一下:

    五識同依淨色根,九緣八七好相鄰,

    合三離二觀塵世,愚者難分識與根。

    這個總很好講了,試試看。(這時南師又對下面的那位同學說:試試看,因為你……好不好?啊?你素來膽子大,來來來來!你素來很勇敢的,快來,來講講看!但是不勉強你啊。好不好來報告一下看?或者是別位同學?)

    這個道理啊,我是希望你們今天講學問,你把唯識的道理學會了,在家居士們乃至在座法師們,瞭解了現代的心理學、醫學的發展,你出去到世界上,決定保險你(成為)絕對吃香的一個大學者。現在國外非常需要,因為今天歐美各國覺得思想沒有人領導,痛苦在這裡。

    唯 心哲學的思想搞了幾千年,被馬克思的資本論、恩格斯馬克思唯物思想都沒有打垮,所以吃癟了。現在世界戰爭還是兩個東西——唯心與唯物,思想的戰爭。可是現 在唯物思想,因為歐美的經濟發展、工商業的發展,自然把唯物思想的看不起了;再加上科學發展下來,從愛因斯坦相對論以後一直到今天,唯物思想站不住了,沒 有基礎了。但是你唯心思想也拿不出證據來啊!所以今天心、物兩個思想不足以領導人類文化,一個新的哲學文明產生不了。你說:「我不是唯心,也不是唯物,我 是唯識。」好!我聽你的,你來講。非常需要!

    可是你看今天世界上的人,歐洲、美國有一個敢講不?站不出來啊!而人家非常需要。尤其在今天心理學的發展上極需要!

    今天心理學的進步,幾乎同原子能的發展同樣進步得快。你看現在心理學已經用到治病的方面去,已經用到政治方面的領導指揮,心理學用到這個範圍去了;已經領導了工商業,打入它的中心去了。

    但是心理學依我們看起來並不高明,不及唯識的周詳。可是你唯識學拿不出來,沒有人,站不出來,還在老套的那個外衣裡頭轉來轉去。它無比的財富、知識學問的財富,而埋藏在最古老的草堆裡頭。我們特別注意!

    所 以現在我要求大家的,你們認為最普通的做起,玄奘法師《八識規矩頌》一定要把它背來,就是希望你們背。《八識規矩頌》在我們的手邊拿的《楞伽大義今釋》這 本書「自敘」之後,在「自敘」之下有個單獨的一頁,這一頁《八識規矩頌》,這個整個的希望年輕同學要背。我們其他的居士們小姐,這些男居士女居士、善男子 善女人諸位不在乎,你們自己肯用功更好,我更所希望。

    在我們這裡,不管高年班的同學與碩研部的同學,千萬注意!不是為我讀書哦!

    我 們說要講八識,現在要解釋。奇怪啊,世界上有唯心、唯物的哲學,只有佛家來一個唯識;而且更奇怪,佛經上提出三個東西——(心、意、識。)你看禪宗祖師經 常講,學禪叫你參話頭:「離心、意、識,參!」這個要了命,對不對?你們雖然沒有住過禪堂,沒有聽過祖師們說法,常常老前輩說:「參話頭怎麼參?離心、 意、識,參!」

    這個不是活見鬼嗎?!而且我心意識離得開了,我還參個什麼呢?!那就不要參了撒!(註:四川口語)他還要你「參」。這個就是禪宗的教育法--離心、意、識,(參)!

    不 過你要注意啊,你們看禪宗的語錄把五個字連起來了,「離心意識參」,連起來變一句了。祖師們禪師們在禪堂裡說法,那個威風大得很,眼睛一瞪,比那個古代大 元帥大都督帶部下要出兵以前的訓話那個威風還要嚴,誰都不敢動一下,動一下就犯了軍法立刻就處死,那樣大的威風!他叫你們:「離心、意、識——」不說話 了,停留半天,然後來一句:「參!」走了。他自己下座走了。是這樣念的。

    所以語錄之難讀啊!那麼現在你拿禪宗的語錄,一來一研究,「離心意識參」,那等於念「南無阿彌陀」,這有什麼關係啊?!他是當時在那裡說法的時候:「你們不准妄想!離心、意、識!不准動!」然後來個「——參!」自己走了,你去參去。是這個東西。

    你 說有一個人,假使我們從前,很調皮,學禪,我說老師你千萬不要講這個話!你說離心意識參,我站起來就走!我離心意識了還需要參個什麼?叫做罷參了,我不要 參了!就是因為心意識離不開,所以受你的騙,只好在這裡參!我心意識都離開了以後,一切大解脫,我還在這裡參個什麼啊?叫做罷參,不參了。不參、罷參,不 是說不信佛法哦——大徹大悟了嘛!心意識都離開了,立地成佛,我還參?!參個什麼啊?你來攙我差不多,攙我慢慢走路了,我要做老太爺了,還是那個攙了!所 以啊,你注意,現在為什麼講這個事?

    好!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心、意、識,這三個部分怎麼樣講?

    現在我們曉得心,佛法講一切唯心,什麼是心?不是心臟,也不是腦神經,不是腦筋,更不是我們的思想。我們現在這個人,把他分開兩部分:一個知覺,一個感受。

    知 覺,譬如昨天一個朋友來講,講個現場的話,這次遠東航空公司失事。「唉!」他說他是站慘了!我說我也曉得你忙。一個朋友,他的最好的朋友,大概你們有許多 也認識他——曹開階,七十多歲了,海軍的老長官,港務局的局長也做過,死了。死了以後啊,他的大兒子才從美國回來;這個朋友也是他的把兄弟,也是老部下, 也是海軍老同事。幾十個人的屍體擺在那裡,他說老師啊,這一回我是三天吶,就在那裡頭轉啊轉,他說憋的不好(受),那個味道之難受!那個氣味,人燒焦了 的。他說,哎呀,老師啊!過去聽你講白骨觀沒有什麼印象,我現在才曉得佛呀真聰明,怎麼教人修白骨觀。向這個裡頭一看,不是白骨啊,那個人燒的那個味 道……唉!不能講!他說老師有個怪了,可是每個人都變成羅漢了!我說怎麼每個人都變成羅漢了?他說被燒的人每一個手都這樣(註:老師做個動作),像那個木 雕的木羅漢一樣。你說是什麼心理?你們學佛的(說說看),這是什麼道理?這一次一共燒了一百多具屍體都是這樣。他說那之難看!再說人那個肉啊,烤乾了;烤 了以後啊,他說你就看到纖維都穿了出來,人的肉一條一條像樹葉子幹了那個纖維,一片一片。啊,他說那個腸子,哎呀!黃的呀,五顏六色……唉,這就不能看 了!

    第一個問題,你看,學佛的人,你們講修道、學唯識,樣樣是問題,為什麼這個人燒了會這樣?你再到殯儀館去看燒,燒了一個人,好好躺在棺材裡,火一燒,燒了以後,坐起來了!大家講迷信——哦,他起來打坐了!(眾笑)

    什麼道理啊?你們諸位同學都是高階層的,你說是什麼道理?我這個話告訴你們,注意哦!將來的時代出去當老師當法師尤其講佛法,這種每一個問題你都要能夠答覆得了,不是亂答覆的。這裡是學識問題。這個學識怎麼來呢?就要你心通了。

    他為什麼是這樣道理?那麼殯儀館燒的時候,為什麼人又是坐起來而不是這樣(師做動作)?什麼道理呢?——心意識的關係。

    人在急難的時候,飛機向下掉下來,這裡爆炸了;一個人在急難的時候啊,都想跳出來向上抓,定位這個時候,剎那之間燒死了。對不對?人在急難的時候都想那麼抓起來,但是很快就死掉了,爆炸給火燒了,所以每個人變成羅漢,就這樣。——都想抓一個東西。那,幾秒鐘……

    後來,他說怪了,他說老師啊,這一回真服了氣了。他說他找了三天也找不出哪個屍體是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也分不開了。結果他說(後來)我們就叫:「哎!曹大哥啊,我們很辛苦啊!你兒子也回來了,你顯個靈啊!你趕快顯個靈啊!顯個靈使我們找到你的屍體啊!」

    他說講了以後——你想燒完了,人都烤焦了,那裡有血呢?而且過了三天了——嘿!結果他鼻子流血出來了。可是流了血還不算,這個鼻子流了一點血,這個血哪裡來的?都烤焦了嘛!而且他又過了三天。我們就禱告,他兒子也禱告:爸爸你要顯個靈給我啊!我們分不出來哪個是你啊!

    沒有辦法,每個都翻。那麼有人給他建議說:這個東西沒有辦法,誰都認不出;最好把嘴唇拉開看牙齒來認。我這個朋友講,他說我的天哪!我平生第一次……只好去掰這個牙齒去。他說也沒有辦法。最後他說他(曹)流血了。

    這 一流血旁邊還有人講個笑話,他說我們還沒注意呢,這一會兒看到了——哎?哎?這個流血了,怎會出一點血呢?奇怪啊!那麼旁邊有個人就講笑話、也是一起的 了:嘿!曹局長說我們笨死了,他已經顯靈給我們看了,是我們這些笨蛋都不認到。那麼旁邊人說:咦?那個流血的是不是啊?那麼他兒子又跟他禱告:爸爸你再顯 一點靈給我看是不是你?——哎,結果這個鼻血又出來了!這下斷定了,一定是!然後把衣服拉開看,噢,這個——因為有一點汗衫,這一件老汗衫,這個是!這個 是!把這個撕毀了,然後取出來還有一張名片燒焦了,還有點影像的。就找到了。

    他說那才怪呢!他說真有這個事啊!真有靈哎!跟我講了很多。

    現在我們講唯識,這個問題就來了。我現在問你,那個是唯識所變、是唯心所造、是唯物所生?提出一個問題——話頭。而且這個人在空中失事燒了、炸了,掉下來三天了。當然烤都烤乾了的,哪裡來一點血?結果還有血會擠出來。這些都是問題。

    這幾個人的頭腦都是不相信的,最後不相信只好求,很誠懇地求,求了以後有這樣的事!

    這 些問題在唯識學裡頭、在《瑜伽師地論》裡頭都很切實告訴你了。所以對生來死去、生命的來源、生死的關係都講得很清楚。所以我們提到(這個故事),你們諸位 想想看,這個作用是心意識哪一種關係?不是心臟的關係,已經燒掉了,死掉了;更不是腦神經的關係。那麼這個心就包括心物一元的,普通所謂講靈魂。

    好了,靈魂。靈魂是心意識中的心呢,還是意或者識呢?這是問題來了。

    那 麼講識,什麼是識呢?在古文裡邊註解,只有一句話:分別的是識——分別心,有思想;不分別的是智,智慧的智——般若。我們有妄想分別這個就是識,唯識的 識;不起分別妄想那個是智,就是般若、得道的智慧。但是這是明朝這位大師憨山大師講的話:「分別是識,不分別是智」。那麼憨山大師講這個話,(是)學理上 的;在唯識的範圍,你們注意啊,叫做什麼?他講的話叫「觀待道理」。(師指點板書:觀,觀想的觀。分別是識,不分別是智。待,對待的待。道理。)不是證成 道理。(師指點板書:證果的證,成功的成,證成道理。)唯識要注意哦!唯識有些學問啊,是理論上的、邏輯的、哲學的。換句話說,止觀、觀待,智慧上要看清 楚,分別得清楚的很,一點不能含糊的。有一點含糊,你所證果、證的道就不對。

    但是,有些人可以證果了。觀待道理不清楚呢?證的果位低,他不能證入大乘菩薩,證個小果位。他知其一不知其二,知其二不知其三。

    所以憨山大師講「分別是識,不分別是智」,我們可以說,這兩句話在唯識學家也常常引用,認為是了不起的名言。——不然!不一定是了不起的名言。這只能屬於觀待道理的說法。證成道理的說法,還並不太承認這兩句。

    好了,我們曉得《華嚴經》也經常提到心識的問題,譬如我們常常念的這四句話是《華嚴經》……[錄音中斷]

    如 果是現在人所瞭解的心理的心;我承認你們現在前面都沒有茶,你們現在眼睛閉起來打坐,心裡想一杯茶,泡得好好的放在前面,想想看,想得出來嗎?想不出來, 就不是一切唯心造。你造不出來嘛!你心想發財,偏偏蝕本;心想飛起來,偏偏爬不動;心想病好了,病偏偏加重;怎麼叫一切唯心造啊?那麼說佛法的哲學是騙人 的嘍?佛是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騙人的!那麼一切唯心造這個心是什麼心?這要搞清楚了,對不對?這個是實證問題啊!

    等於我當年年輕學佛,跟金陵大學一個心理系的系主任,叫倪清源, 老一輩子都知道。我們兩個談,那個時候他也研究。他就談——你說他反對佛學?不。他拚命在研究唯識,正在開始。後來他就(說),「證成道理」他說沒有辦法 求證啊!他說我們現在講——當然他是老牌的美國留學生了,他跟我們談話在金陵大學裡面,他就把桌子一邊講一邊他就這樣的,很實際,書啊什麼都拿開了,桌面 上光光的;他說:「哎,請你——你現在是學禪的,你給我坐在旁邊打坐,想一個金的雞,黃金的雞,這個雞的屁股啊生一個金蛋,一天給我生一個金蛋在這個桌子 上。現在我桌子上空的,你無中——真空——可以妙有,你給我一切唯心造,造一個出來!」

    大家都沒有法子!

    好嘛!科學就是這樣 求證啊!他說你一切唯心造,造出來嘛!你說哎呀我現在想一個事情,想想很傷心,所以我眼淚哭起來了,這也是一切唯心造——他說那是普通心理學作用啊,何必 要你這個佛法呢!你說我痛的時候念起阿彌陀佛,開刀的時候不痛了,念佛念得專心,忘記了——他說那是精神統一了,忘記了時間的感受,心理學很容易解答嘛! 他說何貴於你這個佛法呢?

    我們當年學佛法碰到這些都是打硬仗的呦!問題不是說「信就好」。

    是啊,我也要信哎!你信,你這個門 裡頭關的是什麼東西啊?你打開給我看看好不好?我不進去,你給我開一點門縫了,我知道有東西我就信啊!你不能亂講啊!佛法是講求證的呀!假使求證不到,那 同普通看武俠小說一樣:一道白光,呵,就飛到那個山頭去了,他的頭就掉下來。那我都會想,那有什麼用啊?!

    所以這個心是什麼心?

    剛 才也提了,這兩天這個朋友找這個屍體,也是心意識的大問題啊!那麼他有個問題你可以解答。他(曹先生)死了剛剛過三天,尤其是這個橫死的,他中陰身沒有離 開;所以中陰身就具備了五通,尤其加上他兒子、朋友在旁邊,借這個真誠的、借這個心物的力量,他就可以發揮作用。如果他平常修養高一點,豈止屍體上可以流 血,屍體上還可以起別的花樣。這是中陰的道理。

    那麼這個問題啊,將來唯識學裡頭都有的。現在我們又回轉來,這個心是個什麼心?意,我們曉 得,現在我們思想的,現在所講的心臟的、腦筋在想的、這個腦裡頭在想,知覺與感覺,這個統統是意識狀態;這不是心,這是意識作用,第六意識作用。乃至我們 身體內外,這個兩手一舉,身體,科學上曉得人體這個光圈,這個所達到電感光圈的範圍,包括腦子的思想、心理的感覺知覺,統統是意識的範圍,第六意識範圍。 所以現在心理學講的下意識,不是第八阿賴耶識,是第六意識。

    你們特別注意啊!不要把心理學現在講的下意識當成佛法的第八阿賴耶識,那你是錯到外婆家裡去了,大錯而特錯!我看有許多新的佛學文章就這麼寫法。那真是——哎呀,恐怕有三副牙齒都笑掉了!就完全不對了。這是意識範圍。

    所謂心的範圍呢?——第八阿賴耶識的範圍。這個範圍是包括三界宇宙、心物一元的,形而上一體。最難研究的就是第八阿賴耶識了。但是我們這一次研究,希望大家能夠好好地深入。尤其你們想打坐學佛做功夫的,你們想念佛往生淨土的,這個理透了以後,必定往生。

    這是心、意。

    識,是個什麼呢?沒有辦法比了,這個識。我們只能作一個什麼東西比呢?

    大 家都曉得大海,大海我們看到過沒有?明光法師你看過海沒有?沒有。我都沒有看過,你還看過?我年紀比你大。學唯識就在這裡,「因明」。我們是看到海面上這 個水。海是個什麼?是一個抽像的名詞,這許多鹹水累積起來這個東西叫做「海」,海是個名稱,這是個名;這個名代表這麼一個相、一個現象。實際上我們說船走 在上面,不過是在水的皮上走。叫它在海上走,在因明的觀念是錯了。在文學觀念是可以,對不對?你懂了吧?(師問下邊的同學:你們學科學的,應該懂了,對 吧?)所以你說真的以邏輯因明來講,你看過海沒有?誰都沒有看過海。看過有那麼大一個地方用水堆積起來,說,我們人為地假定它有一個名詞叫做海,是這麼一 個現象,這是個名相而已。

    對於海,好了,我們瞭解了這個名相。這個海,我們看到海上有浪,對不對?看到浪上面有浪花有水泡,對不對?這個都 有,啊。你看到海動過沒有?這話你不敢答了,我可以代表你答,因為你沒有研究過海洋學。海水深部根本沒有動,只是上面表層的波浪在動。海水深處也沒有漲 落。對不對?上面波浪在動。假使把這個波浪是當「意」,我們思想就是那個海水波浪的「意」。那麼海水上面的、波浪上面的小浪花那個東西就叫做「識」。這是 比方,這是因明裡頭是「宗因喻」這個「喻」的作用。我現在這個說法,學因明、學邏輯的就曉得這是個比喻,因為沒有辦法把這個話說明,只好拿比喻來說明這樣 叫做「識」,心意識(的識)。所以「唯心所造,唯識所生」啊!這個是識。

    但是,你說我們曉得,唯心可以造成這個物質境界,所以「境風吹識 浪」,怎麼會造成這個境界呢?(怎麼會)造成物質?我們今天科學對我們有很多幫忙。你看一個海水的浪花,天然構成的,有一種石頭,你們看到過沒有?海邊的 人都看到過。海水上面,海上是浪,第一重,這個我們比喻它是「意」;浪的上面有浪花,還有細的浪花,(這個比喻為「識」。)

    (第1集完。妙音緣、hzb錄入,玉樹臨風2011-04-28三校完。)

【書籍目錄】
第1頁:唯識與中觀(一) 第2頁:唯識與中觀(二)
第3頁:唯識與中觀(三) 第4頁:唯識與中觀(四)
第5頁:唯識與中觀(五) 第6頁:唯識與中觀(六)
第7頁:唯識與中觀(七) 第8頁:唯識與中觀(八)
第9頁:唯識與中觀(九) 第10頁:唯識與中觀(十)
第11頁:唯識與中觀(十一) 第12頁:唯識與中觀(十二)
第13頁:唯識與中觀(十三) 第14頁:唯識與中觀(十四)
第15頁:唯識與中觀(十五) 第16頁:唯識與中觀(十六)
第17頁:唯識與中觀(十七) 第18頁:唯識與中觀(十八)
第19頁:唯識與中觀(十九) 第20頁:唯識與中觀(二十)
第21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一) 第22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二)
第23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三) 第24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四)
第25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五) 第26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六)
第27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七) 第28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八)
第29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九) 第30頁:唯識與中觀(三十)
第31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一) 第32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二)
第33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三) 第34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四)
第35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五) 第36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六)
第37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七) 第38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八)
第39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九) 第40頁:唯識與中觀(四十)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2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5-7 9:04:03
這本書(或者說這堂課)好像沒有正式出書,網上流傳的好像是善知識抄錄音整理的。
第 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6-5-28 23:05:25
請問您有關:南師這上丶下冊的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書在那裡可買到,我很喜歡想閲讀,可否請您告知,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