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輪迴的故事

輪迴的故事

逝而復返 全家團聚

[日期:2012-12-29] 來源:網友上傳  作者:佚名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逝而復返 全家團聚

  二零零二年的夏天,聽說果洛班瑪縣多貢瑪寺有個小孩能夠很清晰地憶念前世,透過幾位朋友的介紹,我遂於七月十一日前往多貢瑪寺,開始了一系列的調查探訪工作。

  在正式報導前,請容我先簡略地敘述整個事件的始末:之前,多貢瑪寺有位僧人名叫圖旦洛沛,27歲時由於腦疾、頭痛而病逝,去世後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就轉世再來。

  一九八九年,一個名叫吉美圖旦的小男孩誕生在果洛甘德縣闊曲鄉的鳥果村,他身上先天就具有一些與眾不同的特徵——剛會說話時,即稱呼前世母親的 名字;經常提及前世的住處﹑親人和許多別的細節,諸如他曾說過:「我是班瑪縣多貢瑪寺人,母親叫作那沃……」等等。在和其他小孩玩耍時,他常常會拿起一塊 布把頭纏起來並說道:「我的頭有毛病。」當聽說其他人頭痛時,小吉美圖旦往往表現出非常關心的樣子。四歲時,家人帶他去金川縣朝拜著名的觀音像,回程經過 多貢瑪寺時,他嚷嚷說:「我媽媽和我的家就在這兒。」說著說著就鬧著要在那兒下車,還準備從車上跳下去,幸虧家人及時抓住了他的腰帶才避免了跳車事件的發 生。後來,在他五歲時,舅舅生病前往班瑪縣就醫,小男孩表示一定要隨其前往,家人不得已只好帶他同行。當時,在前往班瑪及回程的路上,他說出了前世的寺院 ﹑住家等許多情況,並在無人告知的情況下,清楚地辨認出很多前世交往過的親友。很多人因之而堅信他就是班瑪縣多貢瑪寺的圖旦洛沛之轉世,不久這個消息就傳 開了。

  多貢瑪寺在知道他就是本寺院的圖旦洛沛之轉世的消息後,廟裡的僧﹑俗二眾通過討論商量後決定派人前往甘德縣將他帶回寺院裡居住。他們一共派出了 十幾個人,其中包括寺院裡的活佛﹑堪布﹑管家以及他前世的父母。一行人來到甘德縣的隆嘉寺後發現,這一世的圖旦洛沛也是個小喇嘛。當時,小男孩在人群中很 快就認出了他前世所在寺院的堪布﹑管家,以及他前世的父親。之後,眾人便把小孩請到多貢瑪寺。回到寺院後,他又認出了前世的衣服﹑住所等遺物、遺址還有家 中的牛,並把除了家人以外其他人不知道的細節全都一一說了出來。另外,他對前世父母懷著與現世父母一樣的深厚感情,完全視如親生父母一般。這樣一來,當地 的僧俗二眾都堅信:吉美圖旦就是圖旦洛沛的轉世。

  那些曾親眼目睹過吉美圖旦指認房子﹑人物的當事者,如今分散在多貢瑪寺﹑果洛大武及班瑪縣的阿江村三個地方。這次查訪時,我分別前往這三地去採 訪當事人。多貢瑪寺距離阿江村四十多公里,從喇榮至大武有五百公里,來回一千多公里的路程,由於正在修路,極其顛簸難行,故一路行來倍感艱辛。尤其是在半 個月之前,為了調查類似的事件我本人已前往過大武一次,所以此次一想到還要在路上艱難行進內心就感覺苦不堪言。但為了求證此事,我仍然一如既往地再度前 往,因為一個理由、一種信念始終在支持著我——這些事實應能將生死輪迴的真相顯示在人們面前,而不經他人說明、只由事物自身現身說法的事例、論據才是最可 信的。

  以下即為採訪實錄:

  最早把這個消息帶到班瑪的人,是阿江寺的僧人扎西,因此他自然就成了我的第一個採訪對象。他對我說:「當時,我去參加隆嘉寺一位活佛的坐床法 會,其間我們住在一位朋友熟識的人家中。安頓好後,那戶人家知道我是班瑪人,小男孩的母親拉助就對我說:『我們家有個小孩,他經常說:「你不是我媽媽,我 媽媽在班瑪,叫那沃。」我為此而感到很困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於是她叫我去問問小男孩,看他是不是真的知道有關班瑪的事。當時那個小孩正在睡覺, 他母親把他叫醒並說道:『你不是經常說你是班瑪人嗎?現在,這兒有個班瑪人,你和他聊聊天吧!』我就問那個小男孩:『如果你是班瑪人的話,那麼請問你是班 瑪哪戶人家的孩子?』小孩聽後就回答說:『我是班瑪多貢瑪寺人,我的母親叫那沃,我家有很多山羊,我要回去幫媽媽放山羊。』聽到這些話時,我立刻想到這個 男孩很可能就是幾年前過世的圖旦洛沛的轉世。回來後,我馬上把這件事講給我寺院裡的幾位僧人聽,結果沒過多久這個消息就傳開了。後來,他的母親那沃還特意 跑來問我是否真有其事,為了避免引起那沃傷感,我就告訴她說:『確實有個小男孩,但具體情況他說的並不是很清楚。』」

  我的第二個採訪對象,是小男孩五歲時和舅舅坐車去班瑪、當時剛好開車載著他們的兩位司機——仁才和肯塔,他們一路上都聽到小男孩在不斷地提及前 世往事,出於好奇於是便問了他很多問題。我首先採訪了肯塔,他說:「我們從達日回班瑪時,車上載了幾個人,其中有個小孩,和他阿姨就坐在我們的駕駛室裡。 一路上,小男孩都在嘮叨說他前世是班瑪人,還講了很多有關班瑪的細節,而且講得都非常正確,所以我們就決定試試他。小孩有時在車裡睡著了,醒來時我們就告 訴他說已經到了多貢瑪寺,然後我們就在一旁悄悄觀察。只見他看一看周圍環境之後,馬上說道這不是多貢瑪寺。後來,在沒有到達多貢瑪寺前他又睡著了,等真的 到了多貢瑪寺時,他正好醒過來。我們就告訴他:『剛才你睡著時我們已經過了多貢瑪寺,現在是多下瑪寺。』誰知他看了看就說:『還沒過呢,這裡就是多貢瑪 寺。』接著他又說:『那邊高房子旁邊的小屋子就是我住的地方。』」

  後來經過查證,證實那房子的確就是圖旦洛沛的屋子,他準確認出了自己前世呆過的寺院和房子。接下來,仁才繼續把車開到班瑪,肯塔就在那裡下車, 並去圖旦洛沛的家告訴他父親說:「有個小男孩能認出你們家來,他一定是圖旦洛沛的轉世。」但他父親卻不以為然地回答說:「不會是我們家的孩子。」說罷也就 把此事棄置一旁。

  後來他又認出了他寺院裡的活佛。住在大武的奶奶對此解釋說:「在去班瑪的路上,我們看到有輛摩托車拋錨了,有個人正在修車,我們的司機就下去幫 忙。那個時候,小孩突然跑過來對我說:『這個人是拉保活佛,是上﹑下兩個寺院的住持。』到了班瑪後,我們住在一家旅館裡,當從窗戶看到那個人正走在街上 時,他就下樓跑到那個人跟前握住他的手說話。」

  對於這件事情,後來我也去問了拉保活佛,他回答說:「我正走在班瑪街上,忽然有個小孩跑過來握住我的手,還很高興地說:『活佛你好嗎?我和奶奶住在那家旅館的二樓,你也到那兒去,我們一起聊聊天吧!』當時,我以為他是我在班瑪的一位施主的孩子。」

  從班瑪返回時,一行人搭乘拉欽的車子,當時駕駛室裡有梅隆和嘎決。嘎決是在圖旦洛沛過世後才到他們鄉上的幹部,小孩就坐在梅隆的腿上,拉欽則是 圖旦洛沛的叔叔,梅隆也是他的親戚。這三個人聽說小孩可以記憶前世的事情,於是他們就開始盤問﹑觀察。這次採訪時,我先訪問了拉欽,他說:「我們聽說這個 小孩是圖旦洛沛的轉世,於是就想好好觀察﹑盤問他一番。我先問他:『你認不認識我?』小孩回答說:『我當然認得你,你是我叔叔。』我又指指梅隆問他: 『這個人你認識嗎?』他則回答說:『他也是我的親戚。』然後我又指著嘎決問他認不認識,他仔細看了看後說道:『這個人我不認識,他不是我的親戚。』」

  後來,我就這件事詢問他本人,孩子回復說:「當時,每當車子要經過懸崖﹑河邊時,那個嘎決就會說:『你好好回答他們的問題,要是不好好回答,我就把你扔出去。』我心裡自然很清楚他們二人是我的親人,而他肯定不是。」

  拉欽還說:「回程時在多貢瑪寺前要經過一個檢查站,那天,很多多貢瑪寺的人知道能記憶前世的孩子就坐在車上,於是很多人都跑去測試他。有一些女 人對他說:『我是你媽媽。』他則回應說:『這些人都不是我媽媽,我媽媽叫那沃。』有人問他:『你的房子在哪裡?』他回答說:『我的房子在那個大房子的上 面。』」

  梅隆則補充說明道:「我們經過寺旁公路時,發現寺院裡有一個九層高的佛殿,看到佛殿,小孩就說:『這個佛殿好高哦!』我就對他說:『你應該知道 這個佛殿才是,因為你在的時候它就有了。』小孩卻說:『我在的時候還沒有,那時剛剛開始蓋它。』當時我認為他答錯了,但後來經過討論之後證實,圖旦洛沛在 世時這座佛殿的確還沒有矗立起來,當時正準備開始建蓋。再往後,多貢瑪寺的僧人和寧達村的人準備前往甘德接回小孩,這些人中有:拉保活佛﹑圖旦江措堪布﹑ 策保管家﹑沃噴﹑小孩前世父母﹑拉欽和我共十五﹑六個人。我們到甘德隆嘉寺找到小孩時,拉保活佛為了觀察事情真偽,於是就指著圖旦江措堪布問他:『他是誰 ﹖』小孩仔細看了以後回答說:『是圖旦江措堪布吧?』剛好在那兒有好幾個男人,他們就逐一詢問是否是他的父親,他都搖搖頭。直到他前世父親由帳篷外進來 時,他才用手指指他,不過卻並未開口說話。」

  我又去問了圖旦江措堪布,他說:「那個小孩在這一世從未見過我,也沒有任何人向他介紹過我,在此之前,他絕不可能知道我是圖旦江措堪布,但在那一天,他一看到我就認出來了。」

  我又採訪了他前世的父親嘎欽,他說:「我的孩子圖旦洛沛轉世到甘德的消息是由阿江寺傳來的,小孩母親的親屬聽到風聲後就要求我去見見面。我回答 說:『小孩的話不可靠,應該不會是我們孩子的轉世。』當時我既不接受也不太在意這件事兒。但在那天見到小孩時,他的確認出了我,還用手指著我。認出我之 後,又反反覆覆地端詳我的臉,並且從他的眼神來看我就知道他已認出了我,他臉上還帶一點悲傷的樣子。從那以後,我開始堅信他就是我兒子的轉世。當天,他穿 的衣服非常破爛,身體﹑臉色都很差,一看到他時,我內心非常難過,因為以前曾有一些人告訴我他已去了淨土。我以為他在淨土,根本沒想到他又轉世成這樣的一 個小孩,所以我很傷心,不敢靠近他身邊。」

  嘎欽在敘述時,禁不住落下淚來。

  緊接著,小孩在第二天就堅持請前世父母到家裡吃飯。後來,他們就把吉美圖旦和奶奶﹑舅舅三個人請回寺院住。

  回來的第一天晚上是在寺院裡度過的。第二天一早,小孩就說一定要回父母家看看。他騎在一頭牛背上,他前世的妹妹牽著牛帶他回家。路上他對妹妹 說:「原來你很小,我很大;現在你很大,我很小,好奇怪喔!」回到家後,父親嘎欽﹑母親那沃﹑妹妹沃既和他,一家四口人又再度聚首。

  這一天,對嘎欽一家人而言,真是畢生難忘的一天!

  回來後,小孩在嘎欽家中又認出很多事物。為此,我親自求證於嘎欽。

  嘎欽回憶道:「在他回家的當晚,吃完晚飯準備就寢時,他對我說:『我的被子還有嗎?』那床被子的綠色被套,在他去世時因供養給阿雅喇嘛唸經已經 不在了,但我當時卻故意回答說:『有啊!』沃既把被子拿過來給他看,問他:『是這床嗎?』他仔細看了看,然後說:『這個被套不是。』我就問他:『你的被套 是紅色的﹑白色的﹑綠色的﹑黃色的?到底是什麼顏色的?』他回答:『是綠色的。』這時,他聽到外面有狗叫聲,就對我說:『爸爸,原來我們有一隻很好的狗, 有一次,跟你一起去放牛,結果在山上弄丟了,這隻狗找著了沒有?』這件事除了我們自家人外,沒有任何外人知道。我們又為他鋪了一塊藏毯,第二天起床時,他 翻開藏毯看了一下,發現有一段破了的地方,他前世時曾縫了一小節,其他部分則是我縫的。他看了看邊沿,看到他前世縫的幾針後就說:『這是我的藏毯,這一節 是我縫的。』我就問他:『除了這節以外,還有你縫的嗎?』他說:『只有這節是我縫的,其他是誰縫的,我不知道。』」嘎欽停了一下又接著說:「我從拉薩買回 過一對藏毯,其中一條供養給法王,另一條讓兒子帶到寺院去,這條藏毯的確是我兒子的,那一小節也的確是他縫的。那個時候,多貢瑪寺的烏金膠喇嘛也在場。」

  於是,我又去詢問烏金膠喇嘛是否去過嘎欽家,有沒有目睹小孩回憶前世的情景,他回答有,且敘述內容與嘎欽完全一致,毫釐不差。烏金膠喇嘛還說: 「那時,小孩對父親說:『有一天,我們家的一頭牛被狼殺了,』他指著前面的山上,又繼續說:『當時,我和你們一塊去剔肉﹑剝皮。』他還問他父親:『你記得 有這回事嗎?』嘎欽說:『我不記得了。』」

  關於這件事,我也去詢問了五十公里外的沃既。我問她小孩回家時她在不在,她回答在;又問她有沒有看到他回憶前世的事,她說有,而且所述與嘎欽一模一樣。

  我又向小孩本人求證,他現在住在距離班瑪三百多公里的大武。我問他回家後有沒有認出很多事物,他說有,並且一一道來,與嘎欽等所述一致。

  嘎欽又說:「小孩回來後認出了一頭犛牛,那頭牛是他幼年時和許多小孩經常騎的牛。他還說:『原來它的毛像我頭髮一樣黑,現在變黃了,不好看。』 又有一次,他對母親說:『我有一次在閉關時,鄰居房頂上爬上了一頭牛,你們叫我去趕下來,你現在還記得嗎﹖』他母親和鄰居都說確有其事。」

  嘎欽還告訴我,有一次,小孩和沃既去放牛,認出了前世的關房,「在他回來的第四﹑五天,沃既和他一起去放牛,他們去了他前世閉關的小屋,那時, 房子已沒有了,但是有一個小土堆,上面長滿了草。他就把腳踏上去,並說:『這兒是我的房子。』那時候,我們還沒有收養沃既,所以沃既回來就問我和他母親, 我們說:『他的關房原來的確是在那裡。』」

  於是在採訪沃既時,我也就此事向她詢問,她的說法一如嘎欽。後來,我也詢問了小孩,他的回答亦與嘎欽﹑沃既相同。

  嘎欽又回憶道:「有一次,我和阿江寺的彭措喇嘛及小孩一起去班瑪縣城,路上邊走邊聊。彭措喇嘛在他前世時曾來過我們家一次,在聊天時就隨口問起:『以前我來的時候,你們家在哪裡﹖』我還來不及答話,小孩脫口就說了地名,的確就在那裡。」

  自然,我又去阿江寺拜訪彭措喇嘛。在訪談中,我問他有沒有見過小孩﹖小孩有沒有提到前世的事﹖彭措喇嘛首先提到的就是這件事,而且說法和嘎欽完全一致。

  為了深入查訪,我又特別前往多貢瑪寺。寺裡的喇嘛嘉既說:「小孩到寺院幾天後,有天他奶奶和幾位喇嘛在一起。他一看到我就跑到奶奶耳朵邊上悄悄 說了幾句話,奶奶就和周圍的喇嘛說:『小孩說那個人他認識,他是嘉既。他是不是嘉既﹖』雖然小孩前一世和我很熟悉,但是這一世,我們卻是第一次見面。」

  朱地的弟弟說:「小孩到寺院的第三天,我們在河邊洗衣服時,小孩正好來玩,他就問我們:『現在咱們寺院還有沒有跳格薩爾王的戲﹖』我們就說: 『有哇!你知不知道是誰扮演格薩爾王?』小孩想了一會兒說:『我想起來了,是喇嘛雷竹。』我們又問:『喇嘛雷竹長得什麼樣?』他說:『個子高高,頭髮是白 色的。』他又說:『丹增達吉﹑雷竹和我同壇受比丘戒。』」

  阿旺說:「以前,我有一輛飛鴿牌自行車,圖旦洛沛用它來學車,後來把車子騎壞了。但是我並未說他什麼。後來,小孩回來時和我見面,他就說:『原來我把你的車子騎壞了,但你卻沒有責怪我。』」

  結束了在班瑪的查訪,我又前往大武,首先訪問了撫養他長大的奶奶。

  奶奶說:「小孩本來能夠記憶前六世,他說了很多紙幣流通之前的事情,但其中最清楚的就是前一世。還有一個叫秋陽的小孩,他說有一世他們是在一起 的,這些情形是他小時到隆嘉寺的藏劇團演戲時說的,藏劇團的喇嘛們比較清楚。他小時候剛剛會說幾句話時,就把所有的東西都叫成『那沃』,第一個『那』 字叫得很清楚,第二個字發音有點走音,叫成『嗡』。當時,我們以為是小孩的童語,但是後來當他較會說話後,他就說:『我的母親叫那沃。』我們這才知道,原 來他叫的是前世母親的名字。他很小的時候,經常揀很多石子玩。他常拿三個石子,上面再放一個石子當成灶,一些小石子當作碗,又拿一些土當茶放到碗裡,然後 說:這碗茶是那沃的,這碗是我的,那碗是……;又去揀很多石頭,然後說,這是那沃家的牛,那是那沃家的羊,就這樣玩。他剛會說話時,所說的話中還夾雜一些 班瑪當地的土話。」

  然後,我又去訪問他的母親拉助,她說:「小孩剛出生時,耳朵上就有一道裂痕,耳垂上有穿孔的痕跡。」

  對此,多貢瑪寺裡很多人都說:「圖旦洛沛耳朵上的確有裂口及孔。小時候,有個小女孩汪既扔石頭打到他的耳朵,傷口一直沒有癒合,故才有一道裂痕。」

  最後,我去採訪小孩本人,他現年十四歲,是個健康﹑聰穎又好學的小孩。他說長大以後,前世的記憶愈來愈模糊,現在關於前世的事都記不得了。但是,當年回班瑪回憶前世的那些事,現在他仍記得很清楚。

  他說:「那個時候,很多前世相識的人都來問我很多問題,我都一一回答,但回答的細節,我已不太記得了。我很小的時候就經常想去班瑪,會說話時就 喜歡班瑪話,然後學班瑪口音。我聽到班瑪的人來找我的消息時,我很高興,心想:這些人是來接我的。他們來的時候,我認出了三個人。當我見到那些人時,感覺 是很早以前就見過的人,但是記得不是非常清楚,有些模糊,看到以前用過的東西,感覺也是這樣。當我第一次看到寺院及家鄉的人時,內心激動不已,尤其看到母 親時,內心非常悲傷。有些我以前並不認得的人來騙我時,我還是知道的。在多貢瑪寺前面,有一個叫熱瑪的女人就曾過來對我說:『我是你媽媽。』我心裡清清楚 楚地知道她不是我的母親,記得當時我對她說:『你不是我媽媽,我媽媽是那沃。』小時候,對於現世的母親和前世的母親那沃,我比較愛那沃。長大之後,知道現 世母親才是真正的母親,漸漸平等地愛她們兩個。至於其他親屬,除了經常接觸的一些,對前世及現世的親屬,感情基本沒有兩樣。前世的父親與我相處的時間較 久,因此,即使現在我仍當他是父親,與現世的父親沒有什麼區別。」

  吉美圖旦能記憶前世之事件,發生至今已有很長一段時間,雖然未能趕在事件發生的當時進行採訪,但在很多關鍵問題上,當事人及目擊者的說法都完全一致。

  在與這些人交談時,我也再三仔細地觀察其中是否有欺騙性,並思考他們有沒有欺騙的必要,結果發現這兩者都沒有。

  這些說法並不是在我到達當地時才開始出現的,早在八﹑九年前當地的寺院及村中即已傳開了,這其中也沒有任何欺騙的可能與必要性,為什麼這麼說呢﹖

  第一,這兩家人以前根本就不相識,之間也沒有任何關聯。雖然有些上師曾私下告訴嘎欽,圖旦洛沛是一個轉世活佛,但在那時他也沒有什麼地位,並無任何特殊之處。至於現在,吉美圖旦的家庭也是極其普通的,所以兩家在此問題上不可能有其他的什麼目的。

  第二,在關鍵問題上,大家的說法都是一致的。尤其是圖旦洛沛的父親,有很長一段時間他一直拒絕承認吉美圖旦是他孩子的轉世,到後來基於種種理由,他才不得不承認並接受這一事實。

  第三,多貢瑪寺的其他僧眾及村中之人,他們在當時也曾再三觀察過事情的真偽,後來則全都堅信吉美圖旦確實是圖旦洛沛的轉世。很多人說:「吉美圖 旦並不是由哪一個上師﹑活佛認證他是圖旦洛沛的轉世,而是由他自己說出來的。之後,又經過寺院及村裡的人再三觀察而得以確定。若不是有很多可靠的理由,我 們根本沒有必要承認這個人就是圖旦洛沛的轉世。」他們所說的,我本人也覺得非常有道理。

  如是能記憶前世之人,他們的出生地不僅在西藏,世界各地都有這類人的存在;他們出生的時間也不僅限於現在,而是幾千年來一直綿延不絕,從未間斷 過;能記憶前世之人,也未必只能是上師﹑活佛之類,一般人中也屢見不鮮。所以說,這是人類生命輪迴中的一種普遍現象,絕非憑空杜撰的天方夜譚。

  整個西方世界對於心靈和生命輪迴的認知都極其膚淺,研究的深度也不夠,因此才產生了很多誤解。龍樹菩薩曾說過:「本性非造作,亦非依他物。」 (事物的本性非經造作,每一事物本身均有其獨特的本性,也不需依靠其他東西來造作。)誠如龍樹菩薩所言,以個人的觀點是無法改變物質本性的。「前世今生」 及「意識脫離肉體」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有很多案例可考。這些事實對於那些持守「意識是大腦活動之產物」等陳舊觀點的人而言,無疑是投下了一顆原子彈,動搖 了他們的基本觀點,使其再也無法立足。這完全是事物本身的能力所致,而非依權力大小及辯才的巧拙來安立。

  如是承認前後世及業因果的道理,這就叫作「世間正見」。若具有這種正見,則現世可促進社會發展﹑和平,後世可獲世出世間之功德,故此善說實乃無價寶般之觀點。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

  於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

【書籍目錄】
第1頁:《靈魂存續者:美軍飛行員轉世的故事》 第2頁:靠通靈人查到朋友和同事的前世今生照片
第3頁:第一個證明「靈魂」存在的實驗 第4頁:哈佛教授證實五維空間及靈魂存在
第5頁:前世催眠證實 第6頁:南懷瑾先生的一位朋友是歐陽修的轉世
第7頁:中國史書中的輪迴證據 第8頁:史料中的輪迴事件
第9頁:蘇東坡原來是僧人投胎轉世 第10頁:鍾茂森博士《因果輪迴的科學證明(第二集)》摘編
第11頁:女兒不幸遇難,佛力加持投胎轉世重做我的女兒 第12頁:一位自殺者轉世情況的三次確認
第13頁:同學去投胎,托夢來告別 第14頁:他蓋著生父的印簽轉世投胎
第15頁:二世奇人 第16頁:馮馮的珍異經驗(靈魂離體經驗三篇)
第17頁:我知道的故事 第18頁:前世穿僧衣 今生總經理
第19頁:超空和尚的輪迴故事 第20頁:曾國藩的師父做了曾國藩的兒子
第21頁:「武則天」轉世 第22頁:曾是岳飛帳下高將軍—武漢某大學生
第23頁:岳飛在鬼道 第24頁:一個真實的死人魂神附體活人的事件
第25頁:淨土資糧 第26頁:西繞唐科的前世今生
第27頁:靈魂何時投胎? 第28頁:第六章 演化、業與輪迴
第29頁:明儒王陽明 第30頁:三生石上舊精魂
第31頁:三車和尚 第32頁:安世高大師傳
第33頁:往來於生死之間 第34頁:一位中學教師的瀕死體驗
第35頁:死後再生 母子情深 第36頁:封面《輪迴圖》簡介
第37頁:逝而復返 全家團聚 第38頁:輪迴故事:討債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3)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13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8-4 0:26:04

賴hhney男人性福焦點~各行各業正妹看照約妹

賴hhney男人性福焦點~各行各業正妹看照約妹

賴hhney男人性福焦點~各行各業正妹看照約妹
第 12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4-4 0:49:52
台北捷運站約砲微信:twelve01-1台北車站叫茶.台北車站叫外約服務
台北捷運站約砲微信:twelve01-1台北車站叫茶.台北車站叫外約服務
第 1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4-3 23:51:35
台北捷運站約砲微信:twelve01-1台北車站叫茶.台北車站叫外約服務
台北捷運站約砲微信:twelve01-1台北車站叫茶.台北車站叫外約服務
台北捷運站約砲微信:twelve01-1台北車站叫茶.台北車站叫外約服務
台北捷運站約砲微信:twelve01-1台北車站叫茶.台北車站叫外約服務
第 10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1-23 23:07:51

喝茶娛樂網語心外送茶嘿咻館賴wanwan33069
喝茶娛樂網語心外送茶嘿咻館賴wanwan33069
喝茶娛樂網語心外送茶嘿咻館賴wanwan33069
第 9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6-5-10 21:29:34
那麼多的廣告, 真實的有多少? The superior quality serves
這裡有各類型優質兼 差美眉 學 生妹~什麼叫做青春無敵,活潑敢玩,這型的就對了
專櫃小姐-高雅的套裝下散發的迷人氣質,只給注重品味的特定人士~ 
拜金OL-上班的生活太單調,薪水趕不上刷卡的速度,等著大大們給予溫柔喔~ 
Model-別以為他們難以親近,鏡頭下的他們其實更渴望狠狠的被愛喔~
白衣護士.醫療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