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釋迦牟尼佛傳 星雲大師著

釋迦牟尼佛傳 星雲大師著

第廿四章 三迦葉棄邪歸正

[日期:2010-07-31] 來源:網友上傳  作者:星雲法師著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佛陀現在是獨自一人,踏著莊嚴而穩重的步伐,漸漸的走上勝利的大道。
  
  佛陀走往伽耶山的途中,路過一座苦行林,他在樹下靜坐了一會,像等待著甚麼似的。那時有一個拿了很大包裹的女人,從佛陀的前面過去,佛陀並沒有注意分別。後來稍停不久,見到很多高大的漢子走來,他們見到佛陀,都異口同聲的問道:
  
  『剛才您有見到一個拿著東西的女人從此經過嗎?』
  
  『我沒有注意,你們找她做甚麼?』佛陀反問他們。
  
  『我們這一行共三十人,同住在離這裏不遠的森林之中,我們二十九人都有妻子,只有一個人至今還是孤獨的沒有娶親。我們非常同情,因此昨天就為他尋來一個女人,那知道不是普通的女人,說來真不怕人見笑,原來她是一個賣婬的妓女。她在一夜之中,講些無恥的話,把我們三十個人都誘惑了。今天起來,看到我們的東西都給她拐逃,因此這時要追趕她,要把她找回來,您究竟有沒有見到她呢?
  
  佛陀默默的,靜靜的看著他們,然後說道:
  
  『是這樣一回事嗎?我來問你們,你們自己的身體要緊呢?還是女人和東西要緊呢?』
  
  這幾個人給佛陀這麼簡單的一問,放逸慣了的身心像返本歸源一樣,都被這一問而深切的感動,佛陀像是不可思議的權威,像是精神界的君王,每一個小的動作,每一句語言,都能深刻的印入人們的心版之上。
  
  『自己的身體比甚麼都要緊。』這一群男人回答,像都清醒過來。
  
  『那你們不要再去追趕女人,你們來找自己的心才是要緊的大事。』
  
  『有甚麼辦法找心呢?』
  
  佛陀又為他們說四聖諦的苦集滅道,他們都皈依佛陀作弟子。
  
  佛陀和他們分別以後,有一天,又到了他曾經修道過的伽耶山尼連禪河邊的時候,已經是日落黃昏了。
  
  佛陀過去在這裏默默的隱居著修行,他知道這裏的環境,當他到達時就去往訪住在這兒的一位拜火教的首領優樓頻羅迦葉,他有弟子五百人,國王大臣對他都很尊敬。他聽到佛陀光臨,就很客氣的出迎,佛陀也向他合掌招呼。佛陀說道:
  
  『我是從波羅奈國而來,現在我想到摩竭陀國去,今天晚了,我想在你這裏借住一宿!』
  
  優樓頻羅迦葉回答佛陀道:
  
  『我看您的樣子,也像是一位不平凡的修道者,你要在敝地借住一宿,這本沒有甚麼關係。不過,我這裏住的地方,有是有的,但因那間房子中既放著我很多拜火的道具,而且又有一條很大的毒龍。住進那間房子,簡直就是和生命開玩笑。在我是沒有甚麼關係,為了您的安全,我得老實的回絕您好。』
  
  佛陀聽後,微笑著說道:
  
  『有毒龍嗎?那也沒有什麼關係,請你無論如何借我住一宿,天黑了,實在沒有地方可去!』
  
  優樓頻羅迦葉指著一個洞窟似的石室,佛陀就安然的進去,優樓頻羅迦葉和他很多的弟子都以為佛陀自尋死路,真是一個傻瓜,更有些弟子說這是應該的,大家都預料佛陀馬上就會逃出來。
  
  佛陀是人間的覺者,他的一切並不願神奇怪異的與世間不同,他只是泰然的安坐在石室之中。因佛陀是解脫的超人,他知道毒龍對他不會有害意,後來,毒龍果真昂頭吐舌,捲曲來回的游著,但對寂然不動的佛陀,絲毫沒有惡意。
  
  第二天,佛陀很平常的從石室中安然出來,口裏還說著:『心若清淨的話,一定不為別人所害。』聽到此話的人,還見到佛陀的後面放光。
  
  優樓頻羅迦葉心中思惟著:「這絕不是一位普通的人,他一定是一位超凡的聖者,難道他是為了征服我而來的嗎?」他心下這麼一想,不覺就慌亂起來。
  
  佛陀又很有禮貌的問優樓頻羅迦葉道:『可以暫時讓我在這裏修行嗎?』優樓頻羅迦葉聽了並未深疑,他此刻又以為佛陀很尊敬他。
  
  佛陀住下來以後,適巧當時有一個地方舉行很盛大的祭典,聚集成千成萬的人,被請為主祭的優樓頻羅迦葉,心中很怕人們見佛陀,因為他知道佛陀是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能攝服別人。佛陀早就知道他的心,所以到這一天,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沒有人見到佛陀,後來惹起優樓頻羅迦葉的懷疑,他就問佛陀昨天是到甚麼地方去的?佛陀和顏悅色的看看他說道:
  
  『我知道你的心中希望我不要給人看到,所以我也就不給別人見到我。我老實對你講,你還沒有覺悟到人生的真諦,你還充滿嫉妒的心。以你這麼一位有人格的人還存有嫉妒的私念,從你修行的方法看來,這本不足為怪。你在拜火以前,如果不斷這個念頭,你永遠不能證得涅槃!』
  
  佛陀這麼一說,優樓頻羅迦葉起初聽時大吃一驚,他想反問佛陀為什麼這樣說,但他知道這樣問他反而顯得無智,他只得坦白承認的說道:
  
  『對啦!我很慚愧,你說得一點不錯。我知道你已經是成就佛陀大行的聖人,我聽說您過去在這不遠的地方修行,可惜我沒有見過您。您比我還年輕,但您的智慧、道德都比我佔優勢,但是,我又不願意承認。現在我對真理變成一個不忠實的人,我現在唯有誠懇的拜在您的座下,希望您收我做您的弟子,洗去我心裏的塵垢!』
  
  佛陀點頭稱讚道:
  
  『好!優樓頻羅迦葉!我知道唯有像你這樣的人,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信仰你的弟子很多,你還是和你的弟子們商量商量以後再說罷!』
  
  優樓頻羅迦葉聽了佛陀的吩咐,當時就集合他的五百弟子,堅決的向他們說道:
  
  『我到現在才明白我的往日全非,我現在已經逢到宇宙之光的佛陀,我已經是佛陀的弟子。我希望在佛陀的座下洗去我心上的塵垢,使我能趨證到涅槃。佛陀說,心不清淨,是不能滅除一切苦惱,我們祭火而心中仍然充滿垢穢,這樣的修行,又有什麼意義呢?當佛陀初來的時侯,我就覺得他不平凡,超過我多多,可是,愚癡矇覆我的心,我還不肯在真理之前屈服。現在,我仔細的思惟再三,希望你們也能一起和我皈依佛陀做弟子吧!』
  
  這五百名修道者──優樓頻羅迦葉的弟子,聽老師這麼一說,給佛陀的威德都深深的感動,都發誓願意跟隨老師,永遠作佛陀的弟子。
  
  優樓頻羅迦葉非常歡喜,從此和弟子們,投身於佛法的懷抱中,做了佛陀的常隨眾弟子。他把事火的道具,全部拋入尼連禪河中。
  
  道具隨著流水往下流去,一直流到優樓頻羅迦葉的兩位弟弟的地方來。
  
  優樓頻羅迦葉的兩位弟弟,一名那迦葉,一名伽耶迦葉,他兩個人,也是事火教的教徒,各有弟子二百五十人,這一天見到長兄的事火所用的道具,從尼連禪河的上游流來,以為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不覺茫然傷感的流下淚來。
  他倆猜想長兄一定發生甚麼不尋常的事,難道給國王驅逐了嗎?國王那裏敢對神聖的仙人這麼無理呢?那麼給山賊殺害了嗎?山賊有這麼大膽麼?他倆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一個原因出來。
  
  他們帶著驚怖的心情,星夜趕到長兄的住所來。走進長兄的苦行林,就見到一向被自己尊敬仰慕著的長兄,以及長兄的五百弟子都改作沙門,頭上剃光鬚髮,身上穿著黃色袈裟,他們二人見到以後,竟閉著眼連連搖頭,不忍再看。
  
  他們二人,在轉念之間,又情不自禁的氣憤起來,向優樓頻羅迦葉說道:
  
  『大哥!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呢?你是聽到甚麼人的話而墮落到如此?你所悟的智慧,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和你相比,天下的尊敬都集中在你一身,你為甚麼要聽信他人的教,這麼輕易的改變你的信仰?過去我們有你這麼一位長兄,覺得無上的榮耀;現在我們真感到做你的弟弟非常的可恥!』
  
  優樓頻羅迦葉聽到兩位弟弟的責難,他毫無氣惱,更心平氣和的說道:
  
  『弟弟!你們來了,好得很!我正預備要去訪問你們。不錯,正如你們所知道的,我現在已經改宗信仰佛陀了。我以前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變成這樣,所以你們想到不可思議,這是不怪你們。是的,我聽到佛陀的一席話,我就從迷途上走向正道來,我到今天才像從黑暗中見到光明。我很歡喜我活到現在,我在今生能夠皈依佛陀,這是多麼難遇的因緣!在過去,我還沒有逢到佛陀的時候,和你們的想法一樣,以為自己的修行,已獲得正覺,可是逢到佛陀以後,才知道自己的內心仍然充滿著塵垢,你們要知道,內心不淨,怎麼能解脫生死呢?我活到這麼大的年紀,從來不曾有過像皈依佛陀以後這麼安靜。
  
  『你們不必有高而且深的我慢,佛陀有大的神通,大的智慧,絕對不是我們所能及得上的。我現在受著國王的崇敬,全國人民的供養,其實我還沒有斷除根本的生死,這有什麼可值得榮耀高貴呢?我感到榮幸的是現在逢到大聖者的佛陀,在他的教導之下,我相信一定能達到我們修行者日夜所祈求的目的。
  
  『弟弟!我執不要這麼深厚,你們也知道我的智慧,我尚且知道改邪歸正,你們憑什麼還要執迷不悟?難道願意永久陷在塵垢之內、生死淵中?』
  
  優樓頻羅迦葉的這一席坦白誠懇的話,說得兩位弟弟啞口無言。他知道弟弟是相信自己的,因此就把他們帶去求見佛陀。當他們見到佛陀的時候,佛陀那無限深廣的威嚴和慈悲,他們一見之後,心中不覺也生起崇敬來,他們此刻才真的知道長兄的改宗並不是沒有理由。
  
  他們聆聽佛陀的法語以後,更加佩服,所以就很歡喜的要求佛陀憐憫他們,讓他們帶著弟子一起改宗歸投在佛陀的座下。
  
  佛陀集合迦葉三兄弟並弟子一千人,就以火譬喻說教道:
  
  『弟子們!種種的妄想,就像一塊打火石,會引起種種愚癡的黑煙,熾烈的燃燒起貪慾與瞋恚的猛火,使一切眾生受害受苦。
  
  『這愚癡、貪欲、瞋恚,就是三毒的煩惱之火,眾生因為燒起這三毒之火,所以就輪迴在老病死的苦惱之內,在生生死死的世界中從此就不能解脫出來。
  
  『諸比丘弟子!這三毒猛火是苦的根源,是以我為本。要想滅除這三毒的猛火,必須先要斷除以我為本的執著。這個根本的我執能夠斷除,三毒的火煙才會消滅,輪迴在三界之中的一切苦惱,也就自然而然的消除了。
  
  『諸比丘!厭棄生死的火宅,遠離三毒的猛火,進一步還要把內心中三毒的烈火完全息除,不要沉迷於生死煩惱的家中,這才是最要緊的大事!』
  
  這一千個弟子,聽佛陀的開示,歡喜讚嘆,息除一切煩惱之火,暢遊在解脫的境界之中。
  
  佛陀說法以後,就領著這一千名弟子,應摩竭陀國頻婆娑羅王昔日的邀約,向摩竭陀國的首都王舍城而來。
  
  佛陀帶領弟子走後,留下迦葉的這座苦行林,人去林空,寂寞蕭條,風兒吹動著樹梢,鳥兒也很少飛來啼叫,這座苦行林,從此失去了迷妄的榮耀!
【書籍目錄】
第1頁:十版緣起 第2頁:初版自序
第3頁:第一章 序說 第4頁:第二章 佛陀住世時的印度社會
第5頁:第三章 佛陀住世時的印度思想界 第6頁:第四章 佛陀的家譜
第7頁:第五章 淨飯大王與摩耶夫人 第8頁:第六章 藍毘尼園中太子降誕
第9頁:第七章 相者的預言 第10頁:第八章 太子少年時的教育
第11頁:第九章 美麗的耶輸陀羅妃 第12頁:第十章 太子出城去郊遊
第13頁:第十一章 最大的誘惑 第14頁:第十二章 太子立志去出家
第15頁:第十三章 車匿和犍陟 第16頁:第十四章 苦行林中勸諫仙人
第17頁:第十五章 都城中的悲哀 第18頁:第十六章 王師追至苦行林
第19頁:第十七章 頻婆娑羅王俗利勸誘 第20頁:第十八章 訪問阿羅藍仙人
第21頁:第十九章 伽耶山太子修行 第22頁:第二十章 降伏魔軍與魔女
第23頁:第廿一章 成就無上正覺的佛陀 第24頁:第廿二章 初轉法輪教團成立
第25頁:第廿三章 最初的居士和信女 第26頁:第廿四章 三迦葉棄邪歸正
第27頁:第廿五章 頻婆娑羅王的皈依 第28頁:第廿六章 在竹林精舍的教化
第29頁:第廿七章 祇園精舍的建立 第30頁:第廿八章 波斯匿王的皈依
第31頁:第廿九章 歸城施法語 第32頁:第三十章 諸王子出家得度
第33頁:第卅一章 淨飯大王的逝世 第34頁:第卅二章 最初的比丘尼
第35頁:第卅三章 制戒的因緣 第36頁:第卅四章 僧團中的爭執與安樂
第37頁:第卅五章 毘舍佉大心布施 第38頁:第卅六章 迦留陀夷其人其事
第39頁:第卅七章 玉耶女的悔改 第40頁:第卅八章 善生長者歸佛化
第41頁:第卅九章 摩登伽女出家證聖果 第42頁:第四十章 最初的迫害
第43頁:第四十一章 提婆達多叛逆遭報 第44頁:第四十二章 阿闍世王懺悔得救
第45頁:第四十三章 迦毘羅城的悲運 第46頁:第四十四章 特別的教化
第47頁:第四十五章 十大比丘弟子 第48頁:第四十六章 從越祇國到毘舍離國
第49頁:第四十七章 最後的弟子及遺教 第50頁:第四十八章 涅槃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7)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7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8-4 12:25:35
阿彌陀佛
第 6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5-27 15:24:11
弟子规劝归
第 5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2-18 11:05:53
感恩佛陀的一生的示现,感恩诸佛菩萨的示现说法,求佛陀法身加持!求诸佛菩萨加持!感恩星云大师,感恩众生!阿弥陀佛!
第 4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5-4-8 7:10:16
我只看了开头四小节,后面没有看,确实值得一读的好书,希望有更多的刚刚迈入佛门的人们来读这本书。星云大师确实是很了不起的。
第 3 楼
Tim 发表于 2014-10-2 13:09:46
好看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