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持名發願病消除菩薩顯瑞應

持名發願病消除菩薩顯瑞應

[日期:2012-05-26] 來源:  作者: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在一次為本書提供資料的約會,當筆者聽取完畢一份資料後,本應還有一位比丘尼人亦預備將她的一些感受及感應事蹟提供給筆者,唯是因上文聽取時間近兩個多小時,法師體恤筆者精神已倦,及亦因筆者須趕赴另一約會,故法師非常慈悲,自己親筆將她信佛的一些經歷、感受及感應事蹟寫了出來,提供本書所用。
  
  法師是千里下山而來,但到頭來還是要她自己執筆,甚覺過意不去。因法師未請准師,故不便公開其法名。現將法師親自執筆的全文茲錄如下。
  
  一九八七年、一九八八年,先祖母、先父、叔父接連往生,心裡無限悲慟,又連著工作上的壓力和情緒上的失調,一九八九年末開始覺得身體不舒服,由於工作較繁忙,未曾注意它,慢慢的下腹部一百很不舒服,健康狀態益愈不佳,做了幾次檢查卻沒什麼問題,但是心裡上總覺得有些怪,尤其下腹部有說不出的痛和不舒服,雖然做了婦科檢查也沒有問題。
  
  一九九○年因工作上的變動,過度勞累,身體果然支援不住連續感冒,無法調理,慢慢的後頸部常僵硬、後腦部常常痛、過了幾日肩膀以上開始僵硬、拉痛、常常在中午以後精神恍惚,到了半夜常發高燒,肩膀以上痛得更厲害,整個人似被制住一般,無法睡覺,一躺下來,氣上不來,心臟抽痛。雖然看醫生,卻沒有效果,情況愈來愈糟,每天晚上痛得無法睡覺,只能坐在床上,靠著捲棉被挨到天亮,但是天一亮,過了五點後卻漸漸的不痛了,白天又像是正常人一般,一點病痛都沒有,中午吃過飯,卻開始痛了起來,爾後,皮膚起了紅斑點,風一吹又癢又刺痛,慢慢的連成一片,腫了起來,醫生看不懂是什麼病,吃了藥也不見效,病情慢慢的嚴重起來,發作的時間提早,最後只好請假休養。
  
  幾位學佛的朋友來探病時提及學佛,心中突然亮起了一盞燈似的。晚上病情發作得很厲害,氣已上不來,一口氣吸進來卻不敢吐出去,因為心臟抽痛得很厲害,氣很虛,幾乎要昏過去。自己突然起了個念頭,這輩子未曾真正做過有利益的事,雖然在教育界工作,一直盡心盡力,卻造了無數的業,如果還有一點時間,一定要學佛,真正發心為眾生做一些事,想到此,自己掙紮著下床坐到天亮,通知朋友陪伴到醫院急診,但是醫院檢查不出任何問題,要我回去休息。
  
  朋友擔心我獨居沒有人照顧,接我到她家住,教我拜佛,上早晚課,親自做素菜給我吃,但是病情卻更嚴重了,連說話都覺得辛苦,決定到市內某大醫院急診。到了醫院時,已感到身體支援不住,躺在床上,神智雖然清楚,全身卻動彈不得,眼睛、嘴巴張不開;內科醫生詢問病況,自己卻很難開口說話。他做了初步檢查,通知有關病科的醫生會診,並做各科的檢查,共有五科醫生;會診的結果不知是什麼病,看著我全身僵硬的躺在病床上,四肢紅腫,他們很無奈,決定留我在觀察室,因為吃不下東西,所以為我打葡萄糖,接近中午時刻,自己覺得較舒服了些;想起進醫院前朋友放一本小本的普門品(內有大悲咒)在口袋中,沒事可做不妨拿出來看看,看著經本上的觀世音菩薩慈眉低垂,似是望著我微笑,我不禁自語:觀音菩薩,我現在生病了,希望您慈悲保佑我,我唸大悲咒給您聽。憑著印象看著咒,一句一句的唸,心裡很平靜,不知不覺睡看了,許是長久來的病痛無法睡眠,在醫院竟累得沈睡許久,忘記了平時的痛苦。
  
  深夜後肩頭的拉痛驚醒了自己,看了時間,清晨四點多,因為劇痛,全身流了許多汗,衣服已濕,蓋著涼被卻不知是冷?是熱?忍得受不了,只好按鈴請護士小姐來,她一見我知道情況嚴重,問我需不需要打針(因神經內科醫生曾交待),我想打針是好一點的。打了針後痛的感覺小一些、昏昏沈沈的睡去。
  
  不久聽到急促的腳步聲,來到床邊,叫著:「江小姐我來看你有沒有好一點!」勉強張開眼睛看,是醫生,他把被子全部翻開看了看叫了起來:「奇怪!你的手和腳怎麼搞的?怎麼搞的?」我嚇得清醒過來,他說:「你看!紅腫的怎麼不見了?」我自己看了許久,心想,這是真的嗎?一夜之間皮膚回復得這麼快?醫生又興奮,又懷疑,楞楞的看,我問他是不是葡萄糖中加了藥,他說:「我們不知道你的病況,怎麼會給你藥?」我告訴他昨天晚上肩膀以上又痛得厲害,護士打了一支針,他告訴我那是鬆弛肌肉的,暫時不會痛,和皮膚不相干的,說完後走了,我想反正到了醫院,一切由他吧。
  
  這一天似乎精神特別好,也吃得下東西,中午過後,一直擔心又要發作,想想把普門品又拿出來,唸大悲咒,坐得太久了,下床到各處看看,看著急診室的病患和突發狀況,其正體會到生命的無常,想想自己隨時要面對生命的考驗,只希望在生命結束前,做自己應該做的事,為大眾奉獻自己,第一件事要趕快皈依。回到病床上,因為虛弱又昏睡了。
  
  清晨醒來,因為頸子痛,但輕了許多,一會兒天亮了。接連著幾天,不曾痛過,皮膚也很正常,食慾很好,較有精神。我想早一點回家休息,醫生不太放心,我告訴他一段時間再回院複診,他交待二個月後做腦科檢查。
  
  出院後第五天,住家附近佛寺舉辦小朋友佛學營,發心隨喜幫忙,在活動中認識一位比丘尼,知道我的狀況,建議我趕快皈依學佛,求觀音菩薩。因她的道場需要人手幫忙,彼此投緣,所以約定了,二個月後到這比丘尼道場住一段時間。期間身體恢復得很快,朋友鼓勵我要持大悲咒,只要有空便看著經本唸。往那比丘尼道場的前十天覺得下腹部腫脹,疼痛得厲害,慢慢的連大腿也腫脹,淋巴腫了幾個,痛得幾乎無法坐下,連睡覺都困難,苦不堪言,爾後陰道有綠色液體流出來,且氣味不好,心想也許是業障,因為先前上醫院的經驗,明白自己的病只有靠自己才有些希望,所以忍著痛到此道場,不敢告訴任何人。
  
  過了三天實在痛得受不了,到大殿求觀音菩薩,並且懺悔往昔以來的罪業,發願一定要做佛弟子,護持三寶,希望有生之日能盡己所能,利益眾生,唯求病減輕些,自己承受得住,仍繼續為三寶盡己之力。又想命在旦夕,自己無福得到良醫診治,不如把醫藥費省下,不看醫生,不吃藥,錢拿去供養三寶,總算做一件真正的好事。
  
  過了二天,晚上臨睡前覺得下腹部裡面似乎在動,一直腫痛著。且更厲害,坐在床上痛得氣上不來,心想若萬一命終怕拖累道場,也擔心家人的誤會,忍著痛要下床寫封遺書,門一開下腹部裡面翻滾著,感覺到要上廁所,到廁所前下腹有東西一直掉下來,進廁所一看,全是黑色一片,蹲在廁所一段時間,感覺輕鬆了一些,才回房休息。
  
  由於道場正值打佛七,時間很緊張,自己決定放下身心,交給佛菩薩,身體的變化如何自己總是不在意,那天晚上之後,突然有力氣,胃口大開,整個人似乎變了,自己沒有注意到,但是寺裡上下,卻覺得奇蹟,他們知道我去養病,也沒吃過藥、看醫生。為什麼康復得這麼快。
  
  二十多天後,有位居士忍不住問我:「江居士,你現在身體如何?我看好像好很多。」這句話,把我嚇一跳!是啊,這些日子怎麼過來的都不知道;摸了下腹部及淋巴卻已回復正常。不禁感激佛菩薩的慈悲。
  
  雖然過了一關,但是總覺得腹部還是有點怪怪的、也許還有一關吧!
  
  年底某道場打佛七(三七),朋友通知我一定要參加,我答應他。
  
  起七前一星期下腹部又腫脹起來,但是痛得少一些,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挨下去。
  
  灑淨當天到觀音殿,頂禮觀世音菩薩、告訴觀世音菩薩:「弟子來此打佛七,有命求命,無命求往生。」之後下腹部疼痛得更厲害,心想自己造業無數,所以得這個果報,若是命該盡,就把握此時吧!把握此佛七期間精進用功,一心求往生,若能得阿彌陀佛垂慈接引,才是無上福報。倘使沒有往生因緣,希望業障消除,開智慧,能為三寶,眾生奉獻。
  
  佛七第一天晚上開始,大眾隨喜受八關齋戒。但不了解其意義,也擔心身體受不住,不敢發心。
  
  第二天痛得很辛苦,氣很不順,心想只有放下才能解脫,早日往生,免再造業,將來乘願再來吧!
  
  早上過堂後趕到觀音殿,告訴觀世音菩薩「弟子求往生,弟子一心求往生,不求命,願觀音菩薩垂憐接引弟子。」頂禮後全身清涼,很自在,歡喜。
  
  下午第一支香繞佛時,覺得下腹部裡面動,好像整個腹部要掉下似的,很不舒服,忍得受不了;只得去上廁所,還沒到廁所時,腹部一陣絞痛後,有東西流出來,一直不停,進了廁所一看,衛生巾上一堆鮮紅的血塊像小山似的,自己很好奇,為什麼有這麼多血塊,用廁紙挑開看見血塊中間有一塊圓形,比五塊錢幣大的一些厚一些的肉塊,顏色鮮嫩;彈性很好,自己恍然大悟,原來長時間覺得下腹部很不舒服,就是這個原因!自此之後身體輕安不少,這是佛力加被,要我繼續用功;於是又到觀音殿禮謝佛菩薩,並且發願吃長素,持八關齋戒,功德回向冤親債主,願得佛力加被早日得解脫,永離三苦。亦決定重回教壇以佛法實現教育。
  
  沒想到佛七圓滿後,佛菩薩為我安排了一切,果真如願以償,無論吃素、學佛、教學,均得到無數的助緣和支援,沒有任何阻礙,難然身體因業障現前又發了三次病,幸得佛菩薩加被,安然而過,而且身體每發一次病後,抵抗力更好些。
  
  從前未學佛時身體較虛弱,親友、同事們均擔心,也特別呵護,但是吃素學佛後,他們均表示不可思議,也對學佛有興趣、有信心,其中有多位已發心學佛、吃素,更有發心護持三寶。有一些學生的家長,知道我學佛的經歷,引發了他們的善根,發心學佛,也鼓勵孩子們唸心經、佛號,每天禮佛,很令人歡喜。
  
  一九九一年朝普陀山,在法雨寺掛單。
  
  第二天早上去梵音洞前,寺裡香燈師告訴我,去梵音洞見觀音菩薩不是容易的事,要發至誠之心,且要有因緣才能見到,我請教他如何做?香燈師教我發願,「弟子於佛前發願,願生生世世永遠為佛弟子,護持三寶,廣度眾生,請觀音菩薩示現法像,給弟子一個信心!」說了三次,頂禮完,跑到梵音洞,站了許久,也沒有見到什麼,心想也許是誠心不夠。
  
  第三天再去,沒看到。
  
  第四天仍然沒見到,自己很慚愧,自知業障深重,雖然每次到梵音洞前先在法雨寺禮觀音菩薩,並且發願,卻一直沒有見到觀音菩薩,但是,心裡並不起煩惱,而且感到歡喜,回到法雨寺觀音殿,禮謝觀音菩薩並發願下次再朝普陀,到梵音洞禮大士。
  
  第五天早上和平時一般上早課,大眾一開始唸楞嚴咒時,聽到整個大殿有絲竹樂器合奏的,國樂聲音迴繞著,起初以為自己聽錯,但是梵音絃樂配合著大眾的唸誦,卻是如此的莊嚴,令人歡喜。楞嚴咒唸完接著是大悲咒,心經、一直到摩詞般若波羅蜜第三聲唱完,樂聲才消失。
  
  第六天早課時,一開始誦楞嚴咒,梵樂又起。咒聲樂聲共鳴竟是如此殊妙,內心的歡喜真是難以言喻。
  
  第七天仍是相同情況,確定沒有聽錯,也不是妄想;問了幾位同行佛友是否普同時聽見梵樂,他們均表示沒有。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很感激觀世音菩薩,以另一種方式示現,不但堅定我學佛的信念,更體會到菩薩的大慈大悲,也才明白「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閒音,是故須常念」!
  
  菩薩慈眉低目看護著每一個眾生,救苦尋聲,不辭勞苦,無數方便;幾番生死關頭,感謝菩薩的救助、和慈悲引渡,讓我明白人生真正的意義!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9-17 22:01:51
+5+高雄叫小姐汽車旅館找服務line: pz5530 高雄全套外約/屏東高雄外送茶莊/左營區/三民區/鼓山區苓雅區出差*旅館*飯店*酒店*火車站*約情人/台南正妹打砲約炮論壇服務.一夜情找女人.兼職妹.高雄約學生妹/高雄安全旅館推薦屏東優質美女台南高雄外約妹

未滿18 請離開 高雄屏東外送優質茶莊.叫小姊 外約小姐 賴 pz5530 大高雄屏東台南浪漫外送叫小姐.妹妹茶莊只外送到高雄屏東區 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