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故道白雲(佛陀傳記) 一行禪師著

故道白雲(佛陀傳記) 一行禪師著

渡過恆河

[日期:2010-12-19] 來源:轉載  作者:一行禪師著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悉達多渡過了有名的恆河,進入摩揭陀王國,來到一個因有多位偉大精柙導師而著稱的地帶。他決意要在此地,找到一位可以教他了生脫死的導師。這些大師大都住在深山峻嶺。悉達多不厭其煩的到處訪尋這些名師的所在;無論要攀過多少個山嶺,跋涉多少個幽谷,他都在所不計。一月復一月,日曬雨淋,他就是這樣繼續尋訪下去。
  
  悉達多遇到一些不願穿衣的苦行者,又遇到另一些全不接受供食,只靠山果野根活命的。這些苦行者認為將身體曝受大自然的極度折磨,可以令他們死後升天。
  
  一天,悉達多對他們說:「就是你們重生於天界,這個地球上的痛苦依然是沒變的。要達至大道,首先是要找到解除人生痛苦的方法,而並不是逃邂生命。雖然像那些只顧尋求官感享樂而惜身如寶的人,必定不能有所成就。但枉然把身體虐待,也並不見得會有所幫助啊。」
  
  悉達多繼續訪道一在一些修道中心留上三個月,另一些又留上半年。他禪定的功夫日益加深,但他卻依然未能找到解脫生死之道。時光流逝,悉達多轉眼已離家三年了。有時,他在樹林中禪坐,腦海中會浮現出他父親、耶輸陀羅、羅睺羅以及他童年的影像。雖然這不免令他有點兒煩燥和氣餒,但他要找尋大道的強烈信念,使他繼續尋訪下去。
  
  有一段時間,悉達多獨個兒在離王捨城城都不遠的般茶伐的山邊雲遊。一天,他持著缽下山往城中乞食。他行得緩慢莊嚴,面貌祥和而堅定。沿途的居民都注視著這個行儀高稚,儼如一頭雄獅步過樹林似的修行人。剛巧,摩揭陀的頻婆娑羅王乘著御駕經過,於是他叫車伕停下來讓他細看悉達多。他吩咐隨從給這個修行人供養食物,又要他尾隨悉達多以能知道他的住處。
  
  翌日下午,頻婆娑羅王來到悉達多居住之處。把馬車留在山下,他與一個隨從步上山徑。當他見到悉達多在樹下坐著,他便趨前招呼。
  
  悉達多站起來。他從訪客的裝扮已知道他是摩揭陀的國王。悉達多合掌作禮,並示意請他坐在一塊大石上。悉達多自己則坐在他對面的另一石上。
  
  頻婆娑羅王很明顯是對悉達多高貴超然的儀表十分欣賞。他說道:「我是摩揭陀的國王。我很想請你與我一起入城。我希里你可以在我左右而使我得到你教導和厚德的利益。與你在一起,摩揭陀一定可以安享太平盛世。」
  
  悉達多微笑。「大王,我比較習慣住在森林裡。」
  
  「這種生活太艱苦了。你既無床鋪,又無隨從侍候。如果你願意跟我的話,我會給你私人的宮殿。請你跟我回去做我的導師吧。」
  
  「大王,宮中的生活是不適合我的。我現正嘗試找尋解脫之道,來消除自己及眾生之苦。王宮的生活實在與我這個僧人的心願甚不協調。」
  
  「你現在就如我一樣,年紀還輕。我是需要有個可以真正和我分擔分享的朋友。我第一眼看見你,便覺得與你有緣。跟我來吧。你答應的話,我便留給你半個王國。到你年紀大了,你便可以回復僧人的生活了。這並不會為時太晚的。」
  
  「我多謝你邀請我的豪情厚意,只可惜我真正唯一的願望,就是找尋替所有眾生脫苦之道。大王,時光飛逝。如果我現在不把握目前年青力壯的體魄,到衰老時便後悔莫及了。生命無常一疾病和死亡是隨時都可發生的。被貪婪、憤怒、憎恨、情慾,、嫉妒和驕傲的煎熬而引起的火焰,在我心中繼續燃燒著。只有當我尋得大道才能令眾生得到解脫。如果你真的對我關懷,就應該讓我繼續走我行了己久的道路。」
  
  頻婆娑羅王聽了悉達多這番說話,更為感動。他說:「你這番充滿決心的話實在令我感到非常快慰和鼓舞。敬愛的沙門,請容許我問你來自何處和你家族的姓氏。」
  
  「大王,我是從釋迦國來的。我的父親姓釋迦。他是現時在迦毗羅衛國統治的淨飯王,而我的母親則是已故的摩耶王后。我曾是個太子,王位的繼承人。但為了要出家求道,我三年前離開了父母和妻兒。」
  
  頻婆娑羅王怔住了。「那你自己都是王族血統了!高貴的沙門,我實在有幸與你相會!釋迦和摩揭陀兩族一向的邦交很好。我剛才盡量用我的權勢地位來意圖說眼你跟我回國,實在太過愚蠢。請你多多見諒,!我現在只想作一個小小的要求,每隔一段時間,請你來我的王宮接受我的供養,直至你找到大道後,才慈悲的回來收我為徒。對於這個要求,你可否給我承諾呢?」
  
  悉達多合掌答道:「我答應當我證道後,必定回來與大王你共同分享。」
  
  頻婆娑羅王對悉達多作一深鞠躬,然後與隨從下山回去。
  
  那天稍後,這位沙行喬答摩因恐怕大王會時常到來給他供養,便離開此處以避騷擾。他向南面而行,去重找一處適合修行之地。他聽說有一個悟境很深的大師烏陀迎羅摩子有個禪修中心,大概三佰個沙門在那裡修習。這中心離王捨城不遠,而且附近還有四佰多個門徒在那裡修行。悉達多於是便向那兒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