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歸程(聖嚴法師自傳) 聖嚴法師著

歸程(聖嚴法師自傳) 聖嚴法師著

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鬧營 鬼叫

[日期:2016-07-01]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聖嚴法師著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鬧營.鬼叫
  
  我從北投的復興崗,跟幾個同學,被一輛大卡車送到了海邊的金山鄉,那是一個團的團部所在地,先到團部,再被送到通信連去。團部住在金山中學,通信連連部住在鄉公所的樓上,無線電排住在天后廟裡,是借,也是強佔,明知不受歡迎,我們還是硬住進去。要不然,豈能讓我們住在野外日曬夜露喝風淋雨!到此,我才明白中國軍隊何以喜歡駐廟的原因了。
  
  國家窮,軍隊更窮,一日兩餐的二十幾兩米不夠吃,還得用米換了甘薯和著吃,當時的陸軍總司令孫立人,還宣傳甘薯的營養價值豐富,鼓勵士兵吃甘薯,想來真是一樁非常苦心的事!我們窮得連鞋子也穿不上,要自己到河邊上採了野生的美人蕉,剝了皮,曬乾了,打草鞋穿,我也就在那時學會了打草鞋的手工藝!像在這樣的情形下,政府那能有錢到處起了營房給我們住呢?軍隊待遇的好轉,大概是在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以後,蔣總統復職,美援也恢復,軍隊的營養才有了改良,從一日兩餐改為一日三餐,早晨有了豆漿,也有了饅頭。不用說,大豆與麵粉,都是美援物資。我們感恩蔣總統的復職,也感謝美國人的友誼。
  
  金山鄉,我在那裡住了很久。現在,那裡已是聞名的海濱遊覽勝地,但在當年,海邊是一片黃沙,路上也是漫漫的黃沙,我們為了修建工事,吃夠了黃沙的苦,沙深沒及腳踝,拉著鐵輪車,或者擔著砂石擔,尤其到了日中的時候,走在黃沙翻滾的路上,簡直以為是誤入了地獄之門!那個海濱的港灣,也是小小的,大家都稱它為黃港,沒有觀光旅社,也沒有現代化的建築物,有的就是我們這些築工事的阿兵哥,以及海邊稀稀疏疏的幾家漁戶。不過,金山街上是有點迷人的,因為有天然的溫泉,據說凡有溫泉的地方,都會多多少少地有點迷人。但是,那種羅曼蒂克的情調,我始終悟不出來。給我的唯一好感,僅是廉價的溫泉澡而已,沒有等次,一律只要五毛錢,就可洗個痛快的澡。可是當我快要離開金山的時候,就漸漸地不同了,浴室分成階級和內外了,我們這些士兵,漸漸地被浴室的老闆向外面的大池子裡送了。
  
  軍人,究竟是不平凡的,在當時的生活,困難重重,但是軍中就因此而產生了狂熱的克難運動。「拿破崙的字典中沒有難字」,被軍中狂熱地宣傳著,也狂熱地崇拜著。
  
  於是,軍中自己動手建築克難營房子,克難、克難、克難,一切都是克難,不花錢,不擾民,卻能夠平地克難出營房來。得到地方民間的協助,借來了工具,大家上山,刈茅草、砍竹子、伐樹木;大家動手,平地基、打根腳、編竹牆、蓋屋頂,阿兵哥全部成了全知全能的工程師。二十天工夫,就能建好一幢營房。我們通信連的營房,是建在金山鄉的公墓邊上,正因為我們跟公墓做了鄰居,所以發生了幾樁怪事。
  
  有一晚,大家睡得很熟,突然聽到有人直著嗓門喊叫,跟著,所有的人,也都直著嗓門喊叫,有的人連鞋子也來不及穿上,提著武器就向外跑。我,好像也叫了一聲,但我沒有亂跑,後來連長弄明白了情況之後,喊了一個口令,大家才明白過來,這是「鬧營」。鬧營,在老兵的觀念中,看得很神祕,認為不吉利,雖在新思想的年輕人都不信那一套,但在連上,終究死了一個人,那是我們通信隊的前期同學,雖然他是移防到了北投與淡水之間的江頭時死在野戰醫院的。同時,又因另外的一件事而發生了一樁意外的命案,結果,那個死屍就被葬在金山鄉的公墓中。
  
  到了民國三十九年(西元一九五○年)的農曆七月十五日,這是民間非常重視的中元節,相傳是鬼節,那天夜裡,下著毛毛的細雨;我,正好臨到午夜十二點到凌晨二點的衛兵,但在十一點未到,就被上一班的衛兵喊醒了,他不說明理由,光是請我陪他。十二點以後,只剩下我一個人站著衛兵時,先聽到屋後的大樹下一聲怪叫,不像人,不像獸,說不出像什麼東西發出的聲音,我想,也許是一種我從未見過的不知名的鳥罷?但我還是轉到屋後看了一看,用電筒照幾照,什麼也沒有。可是,當我回到原位時,又聽到有無數的小鴨在叫,好像到處都是小鴨叫的聲音,起初我以為真的是小鴨,然而明明就在跟前叫,卻看不見小鴨的踪影,並且,當我用電筒照到右邊,聲音就到左邊,照到左邊,聲音又到了右邊,我真想不透了,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在叫?既然看不到,也就不管它了。
  
  兩個小時,好像很長,我也偶爾念念觀音聖號,終於時間到了,該我交班了。可是我下一名的衛兵,接了崗,看我進屋睡覺,他也進屋睡了,他說他寧願接受處罰,教我不要管他。
  
  到了第二天,我明白過來,因為我們連上的人,都在談論,附近的老百姓,也在談論,說是昨夜中元節,「好兄弟」(鬼)們都出來聚會了。一聽之下,不禁使我毛骨悚然!我從來沒有聽過鬼叫的聲音,也從來沒有聽過像那晚聽到的那種聲音,小鴨的叫聲,畢竟不是那個樣子,現在想來還是說不出那是一種什麼聲音,直到現在,我再也沒有聽過與那同樣的聲音。本來,民間傳說的鬼,跟佛教所說的鬼,觀念上略有出入。那是鬼叫?那是屬於什麼性質的鬼叫?總之,那是奇怪的一次經驗。
【書籍目錄】
第1頁:自序 第2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滄海桑田
第3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水災 第4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求學的生活
第5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窮苦的家 第6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新年 扶乩
第7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巫醫.鬼怪 第8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日本軍閥
第9頁:第三章 美麗的夢 - 把我送掉 第10頁:第三章 美麗的夢 - 偷香錢
第11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菩薩顯聖 第12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張狀元
第13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大聖菩薩是誰 第14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七個房頭
第15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父親的笑 第16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噩耗
第17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哀哀父母 第18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上海外灘
第19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懺儀的淵源 第20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趕經懺
第21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出醜 第22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鬼月
第23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僧教育運動 第24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我進了佛學院
第25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糾紛 第26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學僧的苦悶
第27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從軍 第28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採薇
第29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啟航 第30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到了臺灣
第31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幻想中的花園 第32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上等兵
第33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終於考上了 第34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槍彈的眼睛
第35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通信隊 第36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鬧營 鬼叫
第37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行軍 第38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一條棉被的故事
第39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宜蘭受訓 第40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醒世將軍
第41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因病退役 第42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東初老人
第43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再度出家 第44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靜思
第45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受戒 告假 第46頁:補述一 一任清風送白雲——聖嚴老人自述
第47頁:補述二 我是風雪中的行腳僧──法鼓山的未來與展望 第48頁:補述三 與李總統及俞院長談禪修
第49頁:附錄一 我為取得日本學位而要說的幾句話 第50頁:附錄二 菩薩清涼月──訪果祥師談聖嚴法師
第51頁:附錄三 轉眼四十年 第52頁:附錄四 建設人間淨土的巨匠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1 楼
佛弟子衍淑 发表于 2017-9-7 11:28:23
感恩得以閲上聖下嚴法師自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