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歸程(聖嚴法師自傳) 聖嚴法師著

歸程(聖嚴法師自傳) 聖嚴法師著

第八章 軍中十年 - 終於考上了

[日期:2016-07-01]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聖嚴法師著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終於考上了
  
  北投住了幾日,我們便住到新莊鎮的國民學校去了。七月下旬,又自新莊行軍至北投跑馬場下,那次行軍,因為天氣太熱,路上出汗太多,又沒有水喝,到達北投時,我一下子便喝了好幾碗的冷水。但在喝了冷水之後,膀胱脹得要命,卻又解不出小便,用力去解,也只滴下幾點血水,並且疼痛難受。我去請求醫官,醫官硬說我是到了北投,嫖了妓女,染了花柳病。這真是天大的冤枉,我雖一再解釋,他仍以為他的判斷不錯。第二天,我痛苦得幾乎不能行動了,才被一個姓楊的老班長發覺,他替我開了三味中藥:車前子、木通、黃連,上午買了,煮了,服了,到下午,我的小便就順利了。原來我是中了暑熱,內熱不消,所以小便阻塞,那個老班長,不愧是老兵,他有經驗,我要不是他開的三味中藥,衛生連的連長也說只有兩種辦法:一是用鐵條通尿道,一是注射六零六。如果真是那樣,我就倒楣透了!
  
  八月中旬,又從北投回到新莊。九月上旬,自新莊移至淡水的高爾夫球場。
  
  十月中旬,又到北投參加考試,經過將近半年的準備,初中的課程,我已學得差不多了,總算勉強被錄取為學生大隊的學生,接受步兵的班長教育。這種教育,很嚴格,也很緊張,從早上起床直至晚上就寢,難得有一個小時以上的空閒。就寢以後,也不得偷著出去,有一晚我因為肚子餓得受不了,便約了鄰號的一個同學去福利社買糕餅吃,回來時,發現區隊長正在等著我們,結果是每人做了五十個臥倒起立,才睡覺!早晨,起床至集合,僅僅六分鐘,包括整內務、著裝、大小便、洗臉、漱口,一切行動,都是跑步。
  
  有一天早晨,天還黑得很,我的目力又不行,跑步去廁所,攀上了一根電桿的控樁,小腿的皮肉去了一大塊,血把褲管連綁帶都染紅了,仍然忍痛不在乎。集合之後,經常要跑五千米。跑步回營,接著是器械操:雙槓、單槓、吊竿、木馬、手榴彈,樣樣都有考核,事事算是成績,好的加分,不好的扣分,不及格的便淘汰。
  
  有一次我為跳木馬,木馬尾上堆了十多塊磚頭,從尾後已看不見馬頭,但是仍要雙腳貼緊,並腿跳過去,我用力一縱,越過了馬尾的磚塊,但也越過了馬頭的搭手處,兩手落空,腦袋深深地栽進馬前的砂坑,我的下半個頭顱,也緊緊地縮進了肩胛骨中,區隊長把我從砂坑裡救出來,並由好幾個同學幫忙,才把我的下半個頭顱從肩胛骨中拉了出來。這是很驚險的,也是很好笑的,但在當時的我,除了希望不落人後,不被譏笑,別無其他的意念。
  
  又因我的眼睛在上海時,就有輕度的近視,此刻接受步兵班長的訓練,打靶的成績看得很重,我的眼睛,卻是打靶的最大障礙。有一次,隊長幾乎要罰我從靶場做臥倒起立回營房。但他並不知道我的眼睛有毛病,如果知道我的眼睛近視,那就立即淘汰!
  
  十二月中旬,軍部學生大隊的通信隊,第二期招考,我又希望學通信了。因我在通信連待了五個多月,除了出操、上政治課、打野外、站衛兵、出公差(雜役),根本沒有通信可學,有線電是不必學的,有力氣、會登高(爬樹、爬電桿)、會打結、會守電話機,就行了。至於機件的修理,有專門技術人員負責的。無線電報的拍發與抄收,均由軍官階級的報務員負責,士兵除了行軍時背機器,工作時搖機器(發電),其他就沒有可學的了。在上海報名時聽說的「軍隊學校化」、「士兵學生化」,只是理想而已,這也根本不再是知識青年的青年軍。最低限度,在當時的國軍,尚無力量真的做到「軍隊學校化」的程度。
  
  這個通信隊,是專門訓練無線電報務員的,於是,我又參加了考試。然而,我的英、數、理、化太差,沒有考取,幸好過了兩天,通信隊的人數不夠,再度招考,我對第一次的試題,已能記住,已經請教了幾位程度比我高的同學,已可全部答出,所以再度參加考試,試題雖已換過,但仍大同小異。因此,被我考取了。錄取之後,隊長還要面試英文,報務員的其他學問尚可馬虎一點,英文是很重要的。可能我裝得很鎮靜,沒有露出馬腳,隊長面試我時,只問了兩個單字,並要我拼讀了自己的英文姓名,便通過了。
  
  我們靜安寺的同學,只有我與王文伯考進了學生大隊,又同時考取了通信隊,後來也一同考取了通信學校。王文伯曾在南京棲霞山的宗仰中學讀過高中,國文、佛學,他不及我,英、數、理、化,我不及他。每次考試我雖臨時抱佛腳,乃至為了應付考試而減少睡眠,從伙伕房裡討一點花生油,在空墨水瓶蓋上鑽一個孔,用破布條做燈蕊,偷看著書。本來,這是不許可的,用功的人,長官也歡喜,所以裝作不知道。但在考試之時,仍是驚險地勉強通過,王文伯就比我省力得多。如今想來,以我的社會學科的程度,能夠提起勇氣,始終跟住他走,確是值得告慰的事。至於還有三個靜安寺的同學,他們一個是上士,一個中士也升了上士,一個上等兵也升了下士,但皆不願也像不敢參加任何一次的考試。因此,當我和王文伯升到少尉時,他們還是老樣子。這可能是他們的想法,和我們有所不同的緣故。
  
  事實上,那三個同學的學問基礎,都比我深厚。
【書籍目錄】
第1頁:自序 第2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滄海桑田
第3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水災 第4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求學的生活
第5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窮苦的家 第6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新年 扶乩
第7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巫醫.鬼怪 第8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日本軍閥
第9頁:第三章 美麗的夢 - 把我送掉 第10頁:第三章 美麗的夢 - 偷香錢
第11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菩薩顯聖 第12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張狀元
第13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大聖菩薩是誰 第14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七個房頭
第15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父親的笑 第16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噩耗
第17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哀哀父母 第18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上海外灘
第19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懺儀的淵源 第20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趕經懺
第21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出醜 第22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鬼月
第23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僧教育運動 第24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我進了佛學院
第25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糾紛 第26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學僧的苦悶
第27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從軍 第28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採薇
第29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啟航 第30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到了臺灣
第31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幻想中的花園 第32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上等兵
第33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終於考上了 第34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槍彈的眼睛
第35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通信隊 第36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鬧營 鬼叫
第37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行軍 第38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一條棉被的故事
第39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宜蘭受訓 第40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醒世將軍
第41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因病退役 第42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東初老人
第43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再度出家 第44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靜思
第45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受戒 告假 第46頁:補述一 一任清風送白雲——聖嚴老人自述
第47頁:補述二 我是風雪中的行腳僧──法鼓山的未來與展望 第48頁:補述三 與李總統及俞院長談禪修
第49頁:附錄一 我為取得日本學位而要說的幾句話 第50頁:附錄二 菩薩清涼月──訪果祥師談聖嚴法師
第51頁:附錄三 轉眼四十年 第52頁:附錄四 建設人間淨土的巨匠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1 楼
佛弟子衍淑 发表于 2017-9-7 11:28:23
感恩得以閲上聖下嚴法師自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