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歸程(聖嚴法師自傳) 聖嚴法師著

歸程(聖嚴法師自傳) 聖嚴法師著

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水災

[日期:2016-07-01]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聖嚴法師著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水災
  
  江南新生地,在南通對面的,叫作長陰沙,靠近南通天生港對面的好幾個鄉,雖在江南,仍屬南通縣治,狼山對面的福山附近,則屬常熟縣治,我家坐落的扶海鄉便是常熟縣境,我家的鄰居有說崇明話的,有說南通話的,更有說常熟話的,我的伯父搬到江南較早,所以我的幾位堂兄和堂姊,已是滿口的常熟口音,我總算有幸,三種話都能說。
  
  說起來,南通和常熟,兩個都是江蘇省的好地方,用「人文薈萃」來形容它,絕不為過。就以清朝的人物來說,佛教裡面,南通出有三峯派的大師繼起弘儲,常熟出有淨土宗的大師省庵實賢。有清一代,全國一共出了一百一十四個狀元,以省計算,江蘇佔第一位,共四十九人,以縣計算,常熟佔全國第二位(第一位是吳縣),共六人,那便是孫承恩、歸元肅、汪繹、汪應銓、翁同龢、翁曾源;南通也出了兩位,一是胡衣齡、二是張謇(季直,他的祖籍也是常熟)。翁同龢是清朝十四位入閣登宰輔的狀元之一,張季直在清末民初對地方建設的近代化方面,貢獻尤其卓越。只是我這個薄福的人,出生之後,便在憂患之中掙扎,似未沾到地利的光。
  
  江南的新生地,雖然肥沃,雖然使得許多的人家翻了身發了財,但在開發新生地的最初幾年,並不是理想中的樂園。每年到了夏秋之際,看到天色變了,雨下大了,風勢緊了,大家都會發愁心焦;說不定在深更半夜,當你正是好夢方酣的時候,長江的水,竟像是剛剛啟口的啤酒瓶,肆無忌憚的急劇上升,沖潰了江邊的土圩,漫過了江邊的土圩,真像有一條怒吼的龍,挾著排山的威勢,一圩一圩地衝了進去,最厲害的一年,竟然連續擊潰了五、六道土堤;堤裡的人家,除非提前遷出,否則,當你剛剛聽到值夜人的鑼聲之時,嘩嘩叫的江水,已像山一樣地壓上了你家的大門,這時候,如果動作快些,還可以攀著梯子,打開屋頂,翻上屋脊,或有一線活命的希望,否則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我家到了江南,總算幸運,沒有碰到這樣的災難。但當我八歲的那一年,我家已經離江很遠了,我卻親眼見到了這種水災的情景,那是在災後的第二天,風歇了,雨止了,父親拿了一些可吃的東西,帶我去災區慰問我的二姨,二姨的家,雖只一堤之差,險險地倖免於難,她家在堤外的耕地,卻在渾濁濁的江水中,受了三、五天的「洗禮」。
  
  那次的災區訪問,使我怵目驚心,以後一連好幾夜,都還在夢中驚醒。
  
  水,進來以後,過了好幾天,才慢慢地外退,許多人家的房子,僅僅留下了屋頂在游移漂浮,在許多漂浮物上,偶然還可以看到隻把已餓得半死的狗子或貓兒。男人、女人、小孩的屍體,也是漂浮物的一類;那些把衣服都掙扎光了的浮屍,已經開始在膨脹腐臭。男屍的面部朝下,整個的身體變成了弓形,只有背部的皮肉露出水面。可能是腹部脂肪較多的緣故,女屍的肚子,幾乎是一律朝上,頭往後仰,腳向下垂,成了與男屍恰巧相反狀態的弓形,散開的長髮,隨著屍體,幽幽地漂蕩;你曾見過城隍廟裡的壁畫嗎?那些罪人,上刀山下油鍋,陰森、恐怖,彷彿是這樣的鏡頭,所差的是沒有猙獰的獄卒而已。兒童的屍體,像是中了炸藥的河豚魚,鼓起了小肚子,漂來浮去,偶然還可發現幾隻劫後餘生的鴨子,正在無所顧忌地啄食著童屍的眼珠!至於死貓、死狗、死豬、死羊、死雞、死鴨等浮屍,那是更不用說了。所以在熾熱的太陽蒸發下,一股一股的腥臭惡氣,向我們撲襲而來。生命危脆如此,使我驚懼不已。
  
  許多的人,都趕到了災區,我的二姨家裡,住滿了災民;堤上,到處都是剛從水裡撈上來的東西。災民以及災民的親友,都在哭腫了眼睛的情態下工作,木筏、竹排、小舢舨,裡裡外外地划著;紅卍字會,也去了許多人,帶去了大批的衣服食品,那些無人處理善後的浮屍,也就成了他們慈善機構無可旁貸的責任。
  
  我始終不敢請問父母,民國二十年(西元一九三一年)的大水災,是不是也跟這個情景一樣,如果是的話,我家怎麼沒有淹死半個人?要不然,我家怎會又是如此的窮?
  
  大概是水災的性質不同罷!
  
  我是家裡最小的一個,有三個哥哥、兩個姊姊,聽說還有一個姊姊在襁褓中就死了。父親肖牛,母親肖鼠,我肖馬;生我的時候,母親已是四十二歲,父親也有四十一歲了。因為我的家族先後遭了兩次水難,經過兩度遷移,祖上就很貧賤,父母都是文盲,兄姊之中,只有二哥讀過私塾,所以我也攀不上書香門第的淵源。
  
  我出生時,母親已經老了,窮苦人家的多產女人衰老得早,在我的記憶中,一開始,母親就是一個小腳老太婆了。加上流離顛沛,營養不良,我在兩、三個月大時,就斷了奶,以後是用糖水、米漿餵活的。
  
  據我母親說,我生下時,非常瘦小,比一隻小貓大不了多少,好多人見了,都說那是一隻老鼠,不會養得「家」的。因此,父母給我取了一個乳名,叫作「保康」。
  
  我家一共大小八口人,僅僅耕種著七畝的租田及三畝三七分的分田。到了農閒季節,父兄出外做苦力,母親料理家務,並且紡紗織布。父親是一個道地的老實人;母親很能幹、很精明、很仁慈,除了不能推車挑擔,幾乎樣樣都會,她能夠把一朵棉花穿戴上身:彈、紡、織、裁、縫,她在鄉間,可以算得是全才的女人了。所以,全家不怕父親,倒是怕母親。
【書籍目錄】
第1頁:自序 第2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滄海桑田
第3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水災 第4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求學的生活
第5頁:第一章 我的童年 - 窮苦的家 第6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新年 扶乩
第7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巫醫.鬼怪 第8頁: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日本軍閥
第9頁:第三章 美麗的夢 - 把我送掉 第10頁:第三章 美麗的夢 - 偷香錢
第11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菩薩顯聖 第12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張狀元
第13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大聖菩薩是誰 第14頁:第四章 狼山的狼 - 七個房頭
第15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父親的笑 第16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噩耗
第17頁:第五章 哀哀父母 - 哀哀父母 第18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上海外灘
第19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懺儀的淵源 第20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趕經懺
第21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出醜 第22頁:第六章 上海與我 - 鬼月
第23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僧教育運動 第24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我進了佛學院
第25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糾紛 第26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學僧的苦悶
第27頁:第七章 學僧天地 - 從軍 第28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採薇
第29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啟航 第30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到了臺灣
第31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幻想中的花園 第32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上等兵
第33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終於考上了 第34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槍彈的眼睛
第35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通信隊 第36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鬧營 鬼叫
第37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行軍 第38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一條棉被的故事
第39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宜蘭受訓 第40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醒世將軍
第41頁:第八章 軍中十年 - 因病退役 第42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東初老人
第43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再度出家 第44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靜思
第45頁:第九章 回頭的路 - 受戒 告假 第46頁:補述一 一任清風送白雲——聖嚴老人自述
第47頁:補述二 我是風雪中的行腳僧──法鼓山的未來與展望 第48頁:補述三 與李總統及俞院長談禪修
第49頁:附錄一 我為取得日本學位而要說的幾句話 第50頁:附錄二 菩薩清涼月──訪果祥師談聖嚴法師
第51頁:附錄三 轉眼四十年 第52頁:附錄四 建設人間淨土的巨匠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1 楼
佛弟子衍淑 发表于 2017-9-7 11:28:23
感恩得以閲上聖下嚴法師自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