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錄 倓虛大師著
2010-8-30 21:34:22

湛山倓虛大師著         
民國三十一年,壬午農歷二月十三日,青島湛山寺,觀音息災法會。今天頭一天講經。經者、徑也。就是給人們說的,壁直一條大路。叫人照著去行,這通條大路,是人人能行,古今不變。所以這經,又有經常不變之義。不同歧途小道,有走不通的時候。
(上段解釋經字,作路徑說。言其徑直超捷。正合品中執持聖號,簡易妙法。雖不同尋常解經舊義。卻是極奇極確。閱者幸勿以詞害義。又歧途小道。正指旁門外道。及不回向小乘聲聞而說。可見此經,為壁直大道也。編者識。)
妙法蓮華經者,這是法喻為名。妙法是法。蓮華是喻。法為妙法。先講法字。法為名詞。妙是形容詞。法字所包甚廣。十法界四聖六凡任舉其一。皆名為法。無論形形色色,有形有相,名之為法。甚至無形無相,凡有可名,亦皆名為法。約而言之。可分三類。即為佛法。眾生法。心法。佛法太高。因其超出九法界之上故。眾生法太廣。因其階級差別。無有數量。無有邊際故。心法,即是吾人現前介爾一念心性。然此心佛眾生三法。即三而一。即一而三。佛心中有眾生。眾生心中有佛。所以佛法即是心法。心法即是佛法。若無眾生,佛之名字,亦了不可得。所以經云。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若無佛無眾生。是心亦無所寄。則心之名字,亦了不可得。故分之不可。合之不能。所以稱妙。又妙者,不可思議之謂也。即不可心思。不可言議。試就宇宙山河形形色色。任舉一物。皆屬不可思議。即如現前所見紅綠花草。鮮艷奪目。並非由染而成。寧非奇事。再就此花草種子。窮究由來。其前無始。由此演變。其後無終。豈非不可思議也哉。人須知道天下事,一切法,皆屬不可思議。所有一切法上名字。盡屬假名。並無實際。又須知不論有情無情,皆是眾生。蓋眾生者。集眾多成分而生。因緣和合。幻相不無。人亦如是。不過集地水火風空識。六大成分所成就耳。有形有相有知覺。就中若覓人字假名。亦了不可得。是則人從何來。誰亦不能說其究竟實際。人若能知一切法本來如是。不於其中,妄加分別。如鏡鑑物。來則有相。去則不留。這就對了。若於世間一切人我是非。榮辱得失。妄加分別。執著不捨。則爭端蜂起。熱惱互生。甚且操同室之戈。結萬世之讎。揆厥根源。皆由未能識佛所說之修行大道耳。凡夫有我,我所。而佛無我,我所。我即身見。我所,即眷屬財產等。佛無我,我所。視眾生如一體。故無障礙。眾生之名言習氣。染之已深。由劫至劫。不惟不捨。反更固結。最難破除。所以本具妙法。竟成不妙。佛欲破世迷情。所以示現受生。娶妻生子。示同人道。令人知佛亦由眾生修成。只在迷悟之分。所說之法。皆是妙法。要在翻迷成悟。否則五濁惡世之眾生。便無出苦之分矣。
(上段解釋妙法)
蓮華在此經為喻。若單言蓮華。亦為法之一種。蓮華之為物。花果同時。表佛法因果同時。非有前後。至圓至頓。即淨即穢。而亦非淨非穢。無法不具謂之圓。因果同時謂之頓。蓮華出淤泥者。即淨即穢也。淤泥出蓮華者。即穢即淨也。淨待穢,而有淨名。穢待淨,而有穢號。相待而始顯。若蓮華淤泥。各就本體。單獨立言。所謂是法住法位。求其淨穢了不可得。故曰而亦非淨非穢也。
(上段解釋蓮華)
初學於此。每有無法下手之憾。不知佛法清淨。無有憎愛。無有取捨。世法巧到極處。即是拙到極處。佛法拙到極處。即是巧到極處。何以言之。世人執著身見。起心動念。無一不在自己身上打算。不知此身。即是吾人慧命之牢獄。世間牢獄不問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均屬有限時光。即可脫苦。最大不過一死。亦算告一段落矣。吾人此身內之主人。出一皮袋。入一皮袋。從生至生。從劫至劫。杳無了期。可不哀哉。然此皆由觀念錯誤。觀念能令人生天堂。觀念能令人下地獄。觀念之所繫。顧不重哉。佛初為小根弟子,說聲聞法。令其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1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