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常常勸我要多休息),實際上除了講經及佛事外,其餘一切會務,仍然由我督導辦理;而且本會最近增建報恩堂一座,由開始劃則,建築費的預算,以及工 程進行的監督等,都由我一人負責。但我仍然抽出些少時間將這部地藏經講義,稍為整理了一下。後來信徒們知道了我在整理地藏經講義,非常高興的籌集印資,要 求出版流通;我見眾情難卻,也就答允了。
美國印刷術的進步,這是盡人皆知的事,但 只局限於英文,對於其他國文,尤其是中文,則無法代勞。去年秋,我為著地藏經講義出版事,特別親攜原稿,到港臺幾家印刷廠去估價,結果是臺北印費較為相 宜,而且得到老學長蓮航法師的相助,負責督印校對等一切工作,於是就決定在臺北付印。
本講義將付梓時,承前中華民國內政部長李漢魂伯豪將軍,題贈封面之字;北投中華佛教文化館館長前江蘇鎮江焦山定慧寺住持東初上人,賜以編頭之序;臺北南山放生寺住持蓮航法師,負責印刷一切任務,及題賜殿後之跋;各位善信樂善好施,發心助印。凡此種種,均所至感!是為序。
-一九五七年地藏誕釋知定序於檀香山華僑佛教總會- 
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上 
初講經題 
地藏菩薩本願經 
古今一般講經法師,在未講到本經正文以前,先來一翻談玄說妙,這種談玄說妙,又名之曰懸談,或者叫做懸論。即是在未開講經文之前,首先把全經的內容概括地向聽眾敘述一遍,或者加插一些玄妙的理論,使聽眾在未聆悉經文前,先領會全經之概況。
這種經前懸談,各宗因所依及所判的教典不 同,故所立的名目亦各異。天臺判一切教而立五重玄義,這五重玄義即是1、釋名,2、辨體,3、明宗,4、論用,5、判教。法相宗依據六離合釋而解釋一切經 論。這六離合釋(Satsamasa)即是第一持業釋(Karmadharaya),第二依主釋(Tatpurusa),第三有財釋 (Bahuvrihi),第四相違釋(Dvandva),第五鄰近釋(Avyayibhava),第六帶數釋(Dvigu)。賢首則用十門來解說華嚴大 經。言十門者,一教起因緣,二藏教所攝,三義理分齊,四教所被機,五教體淺深,六宗趣通局,七部類品會,八傳譯感通,九總釋經題。十別釋文義。
這經前的懸論,以是經中最幽玄最精要之義 理,故對於久研經教的人來說,固然是趣味無窮,但若在初機的人聽聞,則會感覺得太過深奧的莫知適從。現在為著適應一般初機的人容易明白曉了,使大家都明瞭 經中的意義,知道地藏菩薩究竟是什麼人!佛陀為何要為我們說這部地藏經,持誦這部地藏經又有什麼好處?令大家都能夠從解生信,由信起行,從行入聖,故佛 說:「佛法大海,信為能入。」因此我現在所講這部經,不講經前懸論,只是一針見血地從經題講起。
在未講到地藏等字是什麼意思之先,我們應 該知道地藏經翻譯到中國來有幾種譯本?根據古代相傳謂地藏經有兩本譯本:一本是西晉時法炬等譯,一本是大唐實叉難陀譯,但據大唐內典錄,歷代三寶紀,大周 刊定眾經目錄等則謂釋法炬共譯出經壹百三十二部,都壹百肆十二卷,唯並無地藏經之異譯本。上說或是誤傳,或者經目未載,未可知也,智者詳之可耳。目今所流 傳之地藏經,唯有唐實叉難陀所譯一種而已。
一切經題,均分通別。所謂通者,通諸經故;所言別者,與他經差異故;如地藏菩薩本願六字,就是本經的別題,他經無故;經之一字,即是通題,諸經互用故。
梵語乞叉底蘗沙 (Ksitigarbha),譯為地藏。地即土地,具七種義:第一能生義,土地能夠生長一切生物,一切植物等;菩薩能夠生長一切善法亦復如是。第二能攝 義,土地能攝一切生物而令安住自然界中,菩薩能攝取一切妙法於大覺心中亦復如是。第三能載義,土地能負載一切礦植動物等安住世界之中,菩薩能負載一切眾 生,由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