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世音菩薩靈應事蹟實錄 智成居士輯
2010-8-15 17:45:48

  智成居士敬輯
第一篇 虔誦大悲咒的感應事跡
孫夫人死裏重生
煮雲法師
中外聞名的孫立人將軍,他夫人孫張清揚乃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她過去曾害過一場奇怪的大病,得到觀世音菩薩的救護而痊癒。在她「我為什麼信佛」一篇文章中有這樣一段:
「...... 民國廿四年立人和隊伍調到浙江寧波附近的五夫駐紮,記得我們是住一所大公館中,古老的房子,有幾重大門。一天晚上,我莫名奇妙的走出了大門外,想去眺望夜景。原先我以為這裏也像上海一樣,晚上是燈火耀煌,誰知外面是一片漆黑,一條靜靜流著的小河,越發顯得陰森可怖,我害怕看這樣的黑暗,我趕快跑進來,但是一會兒,我又像醉了酒的人一般,瘋狂的跑到大門外去,一陣習習的涼風,像薄紗一般的從我頭上罩下來,我並不感到怎樣,但是當我回到房中以後,從鏡中發現我的嘴歪了,跟著口中又吐出一塊一塊的鮮血來,朋友們都說是邪風吹了。我用盡了方法治療,經過中西名醫,用金圈子去鉤嘴,又用鱔魚血去敷臉,又到寧波華美醫院去用電療,都不能治好這怪病,甚至名醫們連病原都找不出來,朋友們和我都束手無策,眼看臉歪得更為厲害了,我感到萬念俱灰,因此萌了自殺的念頭,收購了足夠致死的安眠藥片,我不想再繼續醫治,而只想最後見到我母親一面,即刻服毒。過了幾天,我的母親也由南京趕來了,她是信佛的人,她見我百藥無效,只好命全家齋戒一天,在院子裏擺香案,燒香祈禱,用二十一遍大悲咒,求了一杯淨水要我喝,此時我是感到一切皆空了,沒有執著的成見,就遵從母親的慈命,虔誠的跪下,腦中貫注夢中的菩薩像,將咒水吞了,這是上午喝的咒水,到傍晚時分,嘴就正了過來。一杯咒水的功力,不藥而癒,可知佛法的不可思議。」(病患者的指南)
重傷立見功效
煮雲法師
在臺南空軍任職的莫正熹老居士為一虔誠的佛教徒,全家皈依三寶,其二女公子莫佩嫻,任教於林園中學,她在佛教青年第八期中發表「妙哉觀世音」一文,報導四件不可思議的靈異,其中有一段這樣記載:
四十二年春,我在汐止從慈航老法師學佛,並抽空幫佛學研究班擔任英文。時駐軍中有不少軍人,也時常前往聆聽慈老的開示。內中有一位青年軍官張君,除了參加聽經以外,也時常抽暇參加內院高級英文補習班的旁聽。因此我有機緣認識了這位好學心切的道友。四十三年春,我又回到了鳳山蓮社,十月間,突然輾轉接到一封不吉祥的來信,言及張道友在演習時不慎負傷,子彈貫穿在上胸,生命垂危。俗語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此次難是偶然不幸,但依佛陀的慧眼看來,何嘗不是宿業?傷者經四十天的痛苦掙扎和小心的醫護,子彈進口已告痊癒,出口亦將復原,但右臂不能動彈,且覺麻木。後經醫師檢查,發覺左臂網狀神經叢受傷甚劇,且通大腦神經也失去作用,致影響手臂,分寸難移,就醫學上的眼光來看,目前世界醫學最發達的國家如美國,也只能接治神經中樞,但其他枝細部分,便非藥石手術可以奏效的了!所以當時主治醫師黯然的說:「需要很長時間,看看二三年後,或能恢復一些!」語云:「物傷其類」,在我的記憶中,張道友是個熱忱純樸的好學青年,平素沈靜寡言,在今日浮靡的社會中,正是不可多得的青年,假若成了一個四體不全的殘廢,該多麼可惜,可是藥石失靈,要怎樣才能挽救他的手臂?靈機一動,使我突然的憶起了周太太(臺中農學院教授周邦道夫人)的「大悲水」乃專程到臺中,經我向周太太說明來意,取得兩瓶,即前往新竹,啊!多妙!晚上時手臂還無法抬起,喝過大悲水以後,次晨六時,手臂已頓然可以上舉及肩了,而且僵直麻木的狀態也已減輕了許多。至此,四十天的痛苦沈痾,僅一霄之隔,即霍然而若失....」(病患者的指南)
供奉大悲水癒病
陳煌琳
數年前余由臺東來高,聞同鄉王松森律師之夫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