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航法師文記—戒殺 律航法師著
2010-8-13 22:26:29


戒殺護生論
一、作論的動機和體裁
我自受了五戒以後,對於殺戒,特別注意。因此見有關於戒殺放生的經論文字,便喜閱讀或抄寫,所以食肉一事由心理漸漸影響到生理,先是對於肉食,不似一往有滋味,後來由不願意吃而漸漸厭惡。所以先吃花齋,後來絕對吃素。早想把此中道理,做一篇論文,公佈社會,今見《覺生月刊》通告二十四期出一次「戒殺護生」專刊,徵求這一類的文字,於是靈機一動,略加構思,方知大大不易。因為關於戒殺放生一類文字,都被佛祖大德們說盡了。舉其最著者,如來所說《華嚴》、《楞伽》諸經;祖師們如蓮池大師著的〈戒殺放生文〉、印光大師作的〈南潯極樂寺修放生池疏〉等,真是七寶牟尼在前,碔趺燕石,安敢獻醜?又經過一番考慮,倣照李圓淨居士《佛法導論》內〈世法篇〉殺生一段,由業因感果招致輪迴,乃至說到十惡十善,雖未明引經論,而道理卻與經論完全暗合,人們看看十分醒目動心。但恐我這支拙筆,不能如李居士的大作(《佛法導論》臺中瑞成書局重版一閱便知)婉轉曉暢呀!
二、人和其他動物的關係
人類和禽獸一切動物,形狀雖然不同,而本性則一致。試看水中魚蝦,地上爬蟲,大至金鵬象王,小至螞蟻蚊蠅,雖有種種差別,然而貪生怕死的心,以及繁殖自己種類的心,無一不與人類相同。這「個個本具」的心,就是不生不滅的佛性。人類與其他動物既同具不生滅的佛性,則身體變壞時,其靈性各自隨著業感而輪迴受生,上昇天人,下墮畜生,自己都不能作主!不惟不能作主,且因習性的欲樂或繫戀的關係,往往不離當地,便即轉生。古語說:「三界輪迴苦,孫兒娶祖母;豬羊席上坐,六親鍋肉煮。」人們果明此理,則對於其他動物的肉,不惟不敢吃,也就不忍吃了!
三、吃素的面面觀
中外人士,吃素的很多,其觀念不甚盡同,我往年曾和素食大家李石曾先生(早年在法國創辦豆腐公司組織素食總會,現在歐美遍設素食分會支會)談及吃素的事,他問我吃純素幾年了?我答四年。我問他吃素幾年了?他說四十年。我很慚愧的表示,真是「小巫見大巫」了,順便請教吃素的道理。他說外國人吃素的很多,有吃科學的素、有吃宗教的素、有吃哲學的素。何謂科學素?是分析動物被殺時,因驚怕惱恨的關係,肉內都有毒質,常吃一定受毒,為各種瘡病之源。何謂宗教素?是完全基於慈悲因果的關係。何謂哲學素?凡動物肉內所含的養份,植物上都有的,所以與其在動物身上取養份,不如直接由植物身上取得,也免了多繞圈子,不潔淨。他是自命吃哲學素的,所以講的特別詳細。總而言之,無論科學家、哲學家、宗教家,對於吃素的觀念雖然不同,而不殺生命,則為共同的觀念。人類雖千差萬別,但是誰能逃出科學、哲學、宗教的範圍之外,為甚麼因貪口腹而殺生害命呢?蓮池大師所謂:「舉世習行而不覺其非,可為痛哭流涕者也。」
四、殺生和放生的因果報應
殺生得惡報,放生得善報,經論上所載的,和古今傳聞的,真是指不勝屈。暫不談善惡果報,先體會被殺被放時的心理,便知懷恨和感恩之大。本身雖未被殺過,但偶然身上位一小口,就覺疼的了不得。試想豬羊雞鴨被宰殺,魚龜蝦蟹被烹煎,若設身易地一想,則此仇恨千載難消。古詩上說的:「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真是實語呀!我回想前年因僧難被押在拘留所,僅僅失去自由,一聞釋放,喜不可言。試想動物被捉囚繫,將臨宰割,他的恐懼和掙扎的心情,萬一被放,或海闊天空,或消遙自在,那感恩圖報的心,也難用言語形容了!
五、護國息災必先自戒殺護生做起
年幼時讀《孟子》,至「天下一治一亂久矣」。便懷疑天下為甚麼循環式的治了又亂,亂了又治呢?老師們也講不出所以然來。後來看佛經,明白了眾生同具佛性,又知道了三世因果,六道輪迴,才恍然大悟:天下太平,人豐物阜,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