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生痛言 李圓淨居士著
2010-8-13 22:23:50


七葉佛教書舍找到的《護生痛言》古本封面

『天地之大德曰生,世人之大惡曰殺生。』這是古人昭示天下後世,最直截了當,而十分沈痛的兩句話!我們總該知道:生命是世間最貴重的東西,殺生是世間最悲慘的事情。我們讀書,讀到五刑之屬三千,其罪至死而極,就知那些作奸犯科,罪惡滔天的絕頂惡人,一死也儘足以蔽辜,而無可復加的了。可是竟有於人無害的,罪不至死的,天理所能容的,國法所不及的生靈動物,而人們卻悍然不顧地,加以殘殺,加以慘死,加以吞食,並且視為等閒!啊呀!世界上罪大惡極,不講公理的事,還有比這個更甚的嗎?
世間一切有生命的動物,自人類以至水陸飛行等類,雖然在形體上有大小的不同,那靈性總是一般的,換句話說,物雖不具人之形,卻具有人之情,無不各愛其命,知痛怕死的。那麼,為人者,實在應當以待人者待物,斷不該因其形體上的不同,而有判然的分別了,在這一點上,我們至少該得認定生物界中最根本的原則,就是同稟天地間生生之氣,彼此息息相通,而絕對無可歧視的。試想,個人因一毛之拔,而四體震驚;因一艾之灸,而全身苦痛:便可以推想到這一體本全體之體,那眾生即吾生之生。血氣既屬相同,悲慘怎能無涉呢?固然人類稱許為萬物之靈,卻是人類絕無食萬物之理!須知天地間生育一種聰明貴重的生命,稱之為人;又雜生各種愚蠢輕賤的生命,稱之為物,同受生氣,同處兩間:正如人生嫡長子,又生各幼子庶子,雖有長幼嫡庶之分,總是一般的骨血,一般的親切。如果硬說恐人難以生長,特地在五穀蔬菜之外,生千萬動物盡以供人一生的,難道幼子庶子都是為嫡長子生的麼?不過因為人的智力,足以制萬物之命,一般迷妄的人,就此藉口說天生萬物,原是給人吃的,這話有何根據,姑且不論。那虎狼遇人便吃,難道天之生人,也是為給虎狼吃的麼?人之養生有五穀蔬菜,儘足取給;天賦於人,不為不厚。豈有人生日用,盡靠萬物的性命來養生的道理呢?
說到眾生一體這句話,世人總覺得是大而無當似的,以為各人有各人的別體,怎能并為一體呢?其實家人一體,母子一體等,都是眼面前確鑿有據的現成事實,怎見得眾生就非一體?那母親看見兒子歡喜了,他便感歡喜;兒子痛苦了,他便感痛苦;甚至兒子病了或死了,母親情願替他病替他死。普天下做母親的人,那個不把兒子和自己當成一體的呢?推之愛家愛國的道理,也正是如此。乃至愛人類愛眾生的道理,亦莫不如此。孟子說:『禹思天下有溺者猶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饑者猶己饑之也。』地藏菩薩說:『有一眾生不成佛者,我誓不成佛。』這個道理,正如母親看待兒子一般的真切,實實在在覺得有同命一體不可分離的緊切關係。這一個人,和那一個人,和一切的眾生,性質本來是一,不過形體上,因為皮囊裏幾十公斤肉那件東西把他隔開了,便成了這是我的我,那是他的我。然而當這個皮囊隔不開的時候,實到處發現,碰著機會,這同性質的此我彼我,便拼合起來,於原有小我之外,套上一層新的大我;再加擴充,再加拼合;能夠層層擴大的拼合,直到橫盡虛空豎盡來劫的我合為一體,纔是完全無缺的真我呢。須知這我的分量大小,是和那人格道德的高下成正比例的。最卑劣的人,簡直拿皮囊裏幾十公斤肉當做我,所以他的行為便成了一種極端的自私自利,什麼罪惡都做出來了。殺生這種罪惡,就是因為缺乏同情心所致;同情心之所以缺乏,就是因為毫無眾生一體的觀念啊!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