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2016-5-27 22:43:10



    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日‧ 星期日 南懷瑾先生講解

    有兩個原因要講這個課程。第一個原因,就是今天我們整個的世界,科學的發達同神秘主義、神秘的思想幾乎已經到達了並駕齊驅了。不單只是我們這個地區——台灣,全世界各地的文化學術的沒落,人們的好奇心,想追 究物質世界之外的東西這個思想趨向,(也)越來越濃厚。因此各種宗教、各種修證的學識也越來越發達。比如像佛教來講,在世界上現在最流行的兩個宗派、兩個 方法:一個是禪、禪宗,一個是密宗,尤其是近幾年以來,在我們這裡還不覺得啊,我們這裡很亂的密宗不談;在國外,像美國、歐美,對於這個所謂密宗的研究、 愛好、趨向也越來越嚴重了。

    那麼,使人們對於真正求證佛法、佛法的正見——正知正見,以及一個人求生命超越、求生命自己怎麼樣能夠證得另一個超越這個物質思想世界的這個知見,也越來越分歧了。

    那 麼由於這個道理,我們看到佛法的正法實在是越來越衰落。如果說今天不是末法時代,那無法使我們覺得這一句話是正確的;換句話說,不正確的。怎麼樣說呢?實 在到了末法時代了,正知正見幾乎完全沒落了。因此,我們對於法相中觀學說的研究,不能夠不作一個重新的提倡、重新的整理。

    過去,有很多人注 重唯識法相這一門的學問。譬如在這個世紀中間,所謂從楊仁山居士以後,乃至於他的弟子歐陽竟無先生,乃至於說由歐陽竟無先生之下的,跟他老師兩個相反、反 對,後來變成冤家叛徒一樣的熊十力;再由熊十力先生之下,目前也許有人認為是熊十力先生的弟子,年紀都是相當大了,我們都不便說了。因為熊十力先生乃至於 他的老師歐陽先生,在我個人來講都是朋友輩、忘年之交,當然他年齡跟我們都差得很大。但是因為我對這個走的路多一點、機緣深一點,這些老前輩們我都很熟。 那麼由這一類的,這一列系的唯識、中觀的學問,在過去已經發現問題太多,到現在來更加是混亂了,更加錯誤了。因此,唯識、中觀正見,我們是不能夠不重新討 論。

    但是我們討論這個法相唯識、中觀正見這兩門的學問,請諸位在座的同學乃至諸位先生女士們特別注意,這是佛法裡頭的一個真智慧的法門,不 是只作普通的佛法或者三皈五戒吃素拜拜就能夠了事的。這不能夠只作信仰方面來聽。真正摸到佛法的中心,絕對是要學問的,要思想的、要智慧的。如果光作信 仰,光這樣聽,是沒有用的。希望大家特別注意,必須要特別地注意!

    所以大家只當成情緒化的信仰,好像聽經就有功德,這是我所反對的——聽經不一定有功德,也許你聽了迷信加重了。沒有正知正見,同時,等於不帶耳朵來聽,沒有用;帶了耳朵,沒有帶腦筋,沒有用;帶了後腦,沒有前腦,沒有用——後腦管記憶,前腦管思想。

    所以這個課程,在我個人今天為什麼要開這樣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課程?在我個人的觀念,的確是基於一種悲天憫人,覺得這個人類的思想太混亂了,尤其佛教的正法太凋零、太沒落了,因此,不得不講。

    實際上在我個人講這個課也很痛苦的,很吃力。比如像我現在晝夜給講課的時間差不多佔了大部分,一個禮拜都沒有時間了,加上許多事務性,也就是可以說沒有一點時間自己可以休息了。

    那麼尤其這個份量非常重的課,是希望大家聽了,以自己的修證,真能夠求證到一點成果的。如果作為普通學術的演講,我還不願意講。原因是什麼?那覺得是浪費。

    一個人講一門學問,對別人沒有利益的,對自己是光造成自己的講學上課的威望的,那是犯菩薩戒的,那是不該的。所以一種課程的說法講出來,是希望別人能夠得到利益的。因此我對這個課程看得非常嚴重!

    過去曾經為這個(目的)我們在這裡自己開過《瑜伽師地論》(的課)。當然,《瑜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