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來的小男孩 馮馮居士
2016-5-18 14:06:22


佛法的基本精神是大慈大悲
學佛修行最重要的是實踐佛法
—馮馮—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來了一批不速遠客,沒料到會發生後來轟動美加的事件,帶給我「百日苦鬥」的巨大考驗。
這批遠客,可稱為不速之客,也可以說為約定的。說是「不速」,因為我並沒邀請他們前來;說是約定,也不是雙方協議的約會,實在是來人單方面的指定約會。
我並不認識這批客人,他們也從沒見過我的面。他們是我的讀者,居住在南半球的巴西聖保羅市,是從聖保羅乘飛機飛來北半球次北極圈的加拿大的。他們以 讀者身份來訪,這種事情,也常常有的,可是他們並沒預先給我充分的時間準備,我僅僅在前一天收到他們的航空信,說他們希望來看我,第二天客人就忽然來臨 了。我連安排時間和更改原先的約會都來不及,這樣子匆然闖來,往往令我狼狽不堪。
並不是絕對不歡迎訪客,只是很不喜歡任何人沒有事先約好就闖上門來。我可能正在忙著寫作,可能正在與其他人辦理重要事情,也可能不在家或閉關。小用 說,我是最不喜歡被不速之客打斷我的作曲工作的,任何人若無事先獲得我同意,猝然闖關,打斷了我的作曲靈感,我就會氣得大發脾氣罵人!學佛是不可以生瞋 的,我可沒有那麼好的修為!作曲對找而言,是我最投入的工作。由於我沒受過音樂教育,創作佛教現代聖樂的管絃交響樂與大合唱,本來就是力不從心,拖牛上 樹,兢兢業業,聚精會神,如履薄冰,不敢旁瞬。剛寫了幾個音符,靈感正盛,忽然門鈐大響,把什麼靈感都打斷了,這一天的情緒也就再也培養不起來了!怎能叫 我不生瞋?有時忍不住一路大罵著,從三樓跑下樓去開門,管他來人是誰,都給他看一張玄壇臉!
是的,我頂恨人沒有得到我同意預約時間就來闖關。或許有人會認為我是脾氣古怪,可也曾為我著想過——日夜不斷的電話,潮湧而來的函件,這個要我看 病,那個要我尋找逃妻或小狗小貓,這個要來看看我的真面貌,那個要和我做筆友聊天……我早已失去了創作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坐下來寫作,才幾分鐘,就有人來 闖關,換了是您,您怎麼辦?上門來的,都是美國來的,台灣來的,香港來的,歐洲來的,都要立刻見面。明天行嗎?不行,還有幾小時就上飛機走了,非見面談談 不可!人人都是有急事的,重要的,緊急的……人人都是特別的,懇切的,都說不會佔多少時間,可都沒想到我每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不夠分配給那麼多人,也不知 道我這個毫無天才的作者最怕被外緣打斷工作,一被打斷,就無法恢復創作了。我不是那些天才型的作家——他們可以一面打麻將,一面與人聊天,隨時還可以下筆 萬言,會見了川流不息的訪客,立刻又能恢復創作,一氣呵成。我絕對不能,我是個毫無天才的笨人,我需時時專注工作。
由是之故,每一次電話鈐響或門鈐響,都使我心驚肉跳,坐立不安,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們那麼著相,非要見到作者的面不可!本來,讀者只需要在作品中去認 識作者的思想或感受就夠了,何必去面對面認識作者?又要說些仰慕的話,又要簽名那一套,俗氣極了!不然就是上門來「折服」作者,以滿足他們的征服感,拿回 去向親友誇耀三輩子。「看!馮馮也不外如是,經不起我三言兩語就打垮他了!」「馮馮原來長得那麼醜,衣服破舊,像個窮叫化!」「馮馮一些也不神祕!土裡土 氣的,毫無風度!」
不接見呢,就批評你:「大架子!」「不慈悲!」  「你是佛教修行人,怎麼這樣不慈悲?」這些大帽子都夠重的,叫人吃不消。殊不知道一個人到底還是血肉之軀,精神有限,時間有限,誰能日夜應付每天絡繹不絕 的訪客,和每一分鐘都在響的電話,還有潮湧而來的信件?我已經每天以二十小時來應付了,也還是招架不住,永遠沒完的來信、來客、電話,我的時間與精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