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星雲 林清玄著
2012-8-16 12:16:58


  序 - 天星元不動,祥雲自去來
  寫作《浩瀚星雲》的一年裡,我常常在黃昏時出門登山,最常去的是擎天崗與大屯山頂。
  我的心裡還留著,閱讀星雲大師著作的餘溫,聆聽師父開示的餘韻,以及自己浸潤其中的香氣。
  我的背包中有一把小壺,從前禪僧雲水參訪時,就是在懷袖中帶著這樣的小壺。
  在山頂上,縱是最熱的夏季,也會被清涼包圍。
  我展開布巾、鋪陳茶具,泡一壺清茶,自斟自品。
  如果是在城市裡泡茶,茶香立刻就溢失了。
  但是在山頂上,許是空氣清洌的緣故,香氣總是凝聚在四周,氣氳繚繞,久久才流向天際。
  山中的氣息原來平靜,蒸騰的茶香不免帶來騷動,香氣驚動了蜂蝶,飛來探視,逡巡數圈才會隨香而去。甚至有幾度,箭竹林的竹雞與松樹林的藍鵲都忍不住來探個究竟,它們也不驚慌,我喝我的茶,它散它的步。
  我仰望藍天,看著茶香與蝶影的盡處,有時靜得入神,這茶香,可以到天上去當祥云:這彩蝶,可在雨後結成彩虹;這美麗的瀕臨絕種的藍鵲,或者可以在人間搭起鵲橋,使人相互瞭解、互相溝通,創造智慧與愛的生活!
  黃昏的山間極靜極空,在無聲息間,卻充滿了千言萬語。
  我一邊飲茶一邊回味今日所寫的星雲大師的教言,心裡充滿了愉快與空明,從前我也自稱是大師的弟子,卻從沒有像這一陣子深刻細膩的進入大師的思想與境界。就好像以前也常到擎天崗和大屯山,從來沒有感受到與山水如此親切、與彩蝶和藍鵲相識已久。
  喝完茶,下了山,立刻從極靜空進入極喧鬧動亂。那平常習以為常的汽車就像是在我的胸腹裡衝來衝去,引擎與喇叭聲開關不是在街上,而是在我的腦裡。那些吵鬧匆忙,使我大為震驚,與山中的情景正是相反,在萬聲喧嘩中,一片空白、一片寂然,就像電影的黑白默片中的慢速動作。
  穿過車陣與人潮,我總像是歷劫歸來。
  這種感受的變化使我有悟。在極靜極空裡得到清涼是不難的,但是在喧鬧動亂裡要保持慧心與悲憫,就很困難。
  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正是這樣的艱難,是一邊穿越混亂的街頭,還能看清美麗的街景:在喧鬧的紅塵,還有平靜安和的心。甚至,在面對批評時,更為慈悲;在面對困境時,更有智慧;在波濤洶湧的人間,永遠不失去寬容、坦然、勇氣;在臨江面崖的時刻,永遠不失去對法的信心、覺照、堅持……
  當進入了「人間佛教」的核心,就是永遠的一如、永遠的「法爾如是」呀!
  回想起我的童年時代,住在旗山,我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鄰近的大樹鄉。當時的交通不便,我時常走路穿過溪洲,到大樹的佛光山參拜。那來回的路途,對十幾歲的孩子是遙遠的,但是每到佛光山總使我感覺到素樸而優美、開展而堅毅,充滿了一種無法言說的清涼。
  我喜歡大樹,喜歡佛光山,也敬仰星雲大師,在我的童年、少年時代,大師是大雄寶殿裡的佛菩薩,我站在遠遠的人群中,合十頂禮。
  青年時期,我開始學佛,星雲大師從大雄寶殿走了出來,帶給我生活與思想深刻的啟發,人間佛教的性格使我體會了情境交感、慈悲圓融的法味。在萬籟寂然的靜夜,閱讀大師的著作,我時常想;人誕生在這個世界,是有了肉身的父母;人進入了知識,則有了知識的父母;人修行學道,則有了法身的父母;星雲大師對一個仰望的青年來說,正是法身的父母呀!
  是以我在青年時代,就許下了為大師寫一本書的願望,這本身希望能貼近大師的人格風範、闡明大師的修行思想、表達大師的情義世界、深入大師的理想意境,使大師在各方面的影響能更為世人所知。
  這些年來,因緣成熟,我有許多時間接近大師,經常聆聽教誨,並以數月的時間訪問大師,記錄大師的口述歷史,重讀大師的著作。這些點點滴滴,一次又一次啟發了我,許多許多年來的心願,寫竟了這一冊《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1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