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滿的解脫》之「念佛往生」
一、已經往生  回來示現
——游先壽老人往生

游先壽居士,男,湖北省潛江市園林鎮城南村人。原籍湖北五峰人,土家族。生於一九二五年農曆三月十五日,往生於二○○○年四月十六日。春秋七十五。
游老因解放前為國民黨將官,解放後曾被判刑勞改十三年。這十三年的生活待遇,不言而喻,可想而知。到年老後老人家身患多種疾病,特別是哮喘、肺氣腫、風濕性關節炎。
一九九二年,我有緣與他家成為緊鄰,二位老人為人善良,對人和藹可親,因此我們相處無間。我見老人疾病纏身,活得痛苦,勸他倆老同我一起練習氣功,一段時間後,病情減輕轉好。
一九九八年,我初聞佛法之後,把這事告訴他倆老,他們很喜歡。農曆十月初一,倆老一起入佛門,學佛念佛,當時沈老師帶著我們一起學習。
一九九九年初,我們有緣得到一本《我們回家吧》,這真是彌陀的呼喚。就這麼一呼喚,使我們猛醒,歡喜得不得了。以後,沈老師又去安徽拜見師父,直接去面見師父求法,帶回來不少法寶和錄音帶。
由於我們是鄰居,天天見面,常在一起學佛、念佛,交流心得。他們很喜歡我常跟他們在一起,講彌陀救度的殊勝,生歡喜心。
去 年秋季,游老居士得了肺炎,長燒一月之久。經醫治後,燒是退了,但人顯得很消瘦,以致不能參加小組學習。我就叫他在家自己念佛,他也能聽。今年三月中旬, 又開始發燒。經醫生檢查,診斷仍為肺炎。他兒媳婦出於孝心,一定要治療。於是輸液,一直到四月九日,他自己不願再輸液了。停針以後,確也不燒了。就在這同 時,他不再進食,只喝少量水。
四月十日,我和蓮友黃文英、王興玉三人去看他,叫他不要忘記念佛。他對我們三人說:「我現在嘴巴沒有吃東西,又沒有同別人講話的時候,心裏自然而然地就南無阿彌陀佛,是祂自己來的,我耳朵裏聽到的。  」我們聽他這麼一說,都很高興。我們認為這就是彌陀的呼喚,是念佛眾生與佛心相應了。
四月十四日上午八點,游老居士的老伴過來對我說:「韓會計,請您過去,爺爺有話要對您說,我過去到他床前。游老居士對我說:  「我今天下午要走了,我看到一朵蓮花,蓮花上還有我的名字。」
我說:「那好,我們就給您洗個澡,換換衣服吧。」
他說:「嗨!我在七寶池裏洗了個澡,池裏的水,要熱就熱,要涼就涼,好的很!」我說:「那您還需不需要什麼東西呀?  」他說:「這邊的什麼都不要了,那邊什麼都有,好的很!」
下 午兩點鐘,他自己喊到:「我的時間到了,阿彌陀佛來了,快點給我穿衣服。」這時他非常清醒地告訴我,阿彌陀佛來接他了。我很歡喜地退出房間,讓他老伴和兒 子為他洗澡,換衣服。大約過了半小時,洗完澡,換了衣服。他安靜了一會兒,我又到他床前。這時,他睜開雙眼,對我說:  「阿彌陀佛已經把我接過去了,我這是又回來的。」我就是愚笨,很著急的對他說:「哎呀!您又回來幹什麼呀?」我唯恐他回來了,再不能去了。
他說:  「回來有兩件事,第一:我要求土葬,不要火化,阿彌陀佛說可以(他是土家族,國家允許)。第二:要給他們打個招呼,告訴他們我已經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我這就走的。」
我問他:「什麼時候再走?」
他說:「不要緊,阿彌陀佛給了保證經,叫我轉來說了再回去,早晚去都不要緊。」
我問:「什麼是保證經?」
他說:「念佛啦!」
停了一會,他又說: 「現在我知道了,有兩條道,一條是到西方極樂世界的;一條是到娑婆世界去的。你看,我這不是又回來了嗎?」
四月十六日早晨八點多鐘,游老居士的老伴過來對我說:「韓會計,爺爺說他今天要走,下午不走,晚上一定走。」
四月十六日下午五點多鐘,游老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