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在美國的兩個弟弟,給他們買機票返港探她吧。當時之崔居士仍不知原來其母常寶居士已知自己時日無多,故不欲再遠遊,只想再見在外地的兒子們一面。
  
  至一九七三年六月,常寶居士嚥吞有困難,後於伊利沙伯醫院斷定為喉癌,接受電療。
  
  其實常寶居士亦早已看破世情,接受治療,亦是隨順世情,盡人事而聽天命爾。於七三年尾,常寶居士已向兒女吩咐其身後事,囑其在外地之兒子不用奔喪,在她生西之時,眾人不要難過,她並告知崔居士,她定會讓她及四女兒目送她生西的。
  
  於一九七四年四月,常寶居士時有發燒,因執拗不過她的子女,便住進了佛教醫院。住院約二十天,常寶居士忽於一日突然要出院,本來她因患喉癌,已然失聲,但卻突然能清晰的說要即時出院。在旁陪伴的崔居士又找不到主診醫生簽字出院,這邊她的母親又急著要出院,她不知是否她的母親生西時至,於是便急急邀請了五位平時與她母親相熟的法師前來念佛相送。這五位法師包括了永惺法師及最近生西的愍生法師。
  
  五位法師到後,問常寶居士為何她急著要回家,是不是將快要生西。常寶居士因已失聲,故只搖頭表示不是,但她卻用手勢表示於十天後便生西。於五位法師的詢問及由常寶居士以手勢作答,得知有關她何以要急於回家的原因是她於十天後便要生西,她現時已見到阿彌陀佛持紅色蓮台接引她,但她不願坐紅蓮台生西,她要返家再專勤修練,期望能於十天後,得阿彌陀佛以金色蓮台接引。
  
  返家後,常寶居士表現得很平靜,其病情亦頗穩定,並沒有任何逐漸惡化的趨勢。各人於是都希望她所說的十日後生西只是病發時的夢話。
  
  及至出院後第十天早上,崔居士仍倍伴其母在側,早上約八時五十分鐘左右,常寶居士的四女兒亦送女返學後前來查看其母之情況,她見其母情況穩定,便打算於二十分鐘後離去返回公司。永惺法師於當時早上亦打電話來問候,知道其病況穩定,亦說其生西之事或許並無其事。
  
  至九時正,崔居士及其四妹正在廳中閑談,看守常寶居士的私家護士突然匆忙由房中走出,通知崔居士及其妹趕快人房看常寶居士,因看其情況恐怕是彌留之際。崔居士及其妹立刻慌忙趕人房中,只見其母常寶居士作右脅吉祥臥,眼中雖滲出一滴淚水,卻面帶祥和之氣安然而逝,享年六十有八,其往生之日為西曆五月十三日,跟其師定西法師之於舊曆五月十三日生西不謀而合。
  
  常寶居士生前決心效法其師,預知時至,想不到其生西的日子與其師亦有此相同之處。而其生西時,亦正如她生前所承諾,讓其大女兒崔居士及四女兒目送她生西。常寶居士修行有此等感應,殊為稀有。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