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用,改由西醫散藥粉。這時是三個佛水,一個單方配合,所以第三次開刀後五、六天無發作,黑毒停了,各種病狀都有些好轉,露出一線希望,但心裏很恐懼不安,鋸腿再加刮下的創口差不多有小碗大,怎能收口?問醫師:他說不敢定,或一年,或半載,難以斷定。
  
  四月廿三日晚間十一時許未就睡。(這天是第三次手術的七日),我又跪在家中佛前祈求觀音菩薩:這次內人病狀如此,有無希望挽救,虔心祈禱求一夢。去睡大約二十分鐘,就夢見一長者七十左右歲,拿一包牛皮紙包,一包包上放一鞭炮給我,馬上就醒起來,夢中情形,記在心上都不說,只看情形。
  
  過幾天觀世音雜誌社來一函通知我,有一位國代李化成老居士要來看我,再過兩天,半夜十點多快十一點有人打門,我開門一看不認識,未見過這一位長者。他問我是不是魏明堂,我請他進來坐,他說聞知我內人此種病況,他可給我一劑特效藥品。並細看舍間客廳佈置情形,很喜歡幫助我。說明天晚間九時到醫院看我內人,囑我等候。
  
  第二天晚間九時來,帶一簍三種果品,到病房囑內人腿彎創口放在床前,這位長者掌心向創口,距離五分遠,他誦咒十五分鐘,囑病人不動,心裏亦唸咒語:妥拿一包仙丹說:吃下明天起創口不痛,開始收口,真奇怪,第二天醫師來換藥,隨便大洗大剪壞肉,病人都不叫痛。醫師問病人今天洗你為何不大叫。(因過去醫生換藥,病人疼痛得驚跳,必定大叫。)病人答怕先生罵,醫師又說前幾天都不怕,真妙極。就這樣換洗,只十幾天創口好了三分之一。主持三次開刀的主治醫師姚大夫跑來病房開創口一看,笑著說這麼快好。我見機的說:「這次開刀姚大夫作的好,不用針縫,好洗,才收口快。」他很客氣的說:「此病好的快,我這醫師做不來,是由天賜你的。」
  
  就這樣只兩月半,由小碗大的創口完全收好,且連糖尿病也好了。內人從三月廿八日入院至八月四日出院共住四個月零六天,在一連的三次開刀時,醫生及親友都吩咐準備後事,從他們的經驗中,糖尿發毒到這種嚴重的程度,沒有一個病人能好,更想不到能在短期間傷口痊癒而出院,內人重病絕症起死回生,一是觀音菩薩特奇靈應,二是李化成國代賜來仙丹,並觀音雜誌社報導,及諸道兄冀望,且有道友在家誦經祈禱;尚有關心的人慰問函信很多,均使一家人與病人,病理上,心理上直接間接受到好的影響,以致病痛早日脫體,真是銘感無既。
  
  懇望佛弟子,誠心虔意,懇切祈求。觀音菩薩,一方面不中斷誦念菩薩聖號,並時時刻刻想做助人好事,必可得佛加被,避凶化吉,遇災難化為吉祥。
  
  (魏明堂於民國六十一年<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九日記.台灣)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