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絕症起死回生記
2012-5-26 0:35:24
  觀音菩薩感應的紀實故事
  
  我內人王璧如,患糖尿病已有十幾年,病狀不時惡化,如氣喘心臟病等多次病情嚴重,均是求拜觀世音菩薩靈感痊癒,此次糖尿病大發是由六十年(一九七一年)底開始。
  
  首先腳尾指先痛一個多月,起先在台北市松山外科治療月餘無效,該院稱此病難治,趕快去台大醫院。是日(三月廿六日)到台大治療,找不到房間,東跑西跑,受苦一天,沒有驗到血糖結果,廿七日由好友同往南昌街,驗到血糖三九六度。晚間血糖太高,人事不知,由床舖跌下,渾身都是大便。所以三月廿八日進入空軍總醫院,列入內科糖尿病,治療一星期。對於腳指發黑,亦未十分注意。
  
  我二日晚間叩求菩薩庇佑,次日三號,醫院外科主任開始注意她的腳指發黑,說明早四號就要開刀鋸下腳半片,又說再延恐有更大其他惡化,毒蟲跑得很快,在未開刀一、二日之間,腳指的黑已蔓延到腳底,一塊一塊的,血糖已四百餘度,熟度亦三十九度,病人人事不知,大小便直出,亦不知道,十分嚴重。
  
  腳鋸後二、三天病情好轉,過四、五天,腳又變壞,又爛又臭,四月十一日又第二次開刀,在未鋸之前,骨科周主任說:「裹面有兩種毒蟲往上走,再鋸幾次都沒辦法。簡單說:可準備後事。又說過去治過很多名這樣的病人,很多有名的人,都沒好過。聞之戰戰兢兢,但無可奈何。
  
  十一日第二次鋸後,雖仍好轉之四天,結果到十六號打開創口針縫一看,腿當中又黑一塊,臭味難當,那時我腳與手都軟了。忘了前日周主任所說,到十八日早又打開傷口換藥,一看黑塊又大起來時,即往裏面找到姚大夫,他看完說:下午要鋸,再延黑蟲馬上就要升到大腿升到心裏。
  
  十八日上午我心已大亂,打電話請四、五個好友來商量,小女兒說不鋸,她說:既然鋸不止,何必增加病人的痛苦,錢又消耗。若痛到無可奈何時,打下麻藥針。那時我意再鋸,盡我們人事。好友依坤兄贊同我意見再鋸,他未回家。午後,我與坤兄都因小女堅持不鋸,已隨順了小女之意決定不鋸。坤兄與小女到辦公室要找醫師說不鋸,但是找不著。當時一點半,尚未上班,小女跑出去打電話給哥哥時,醫院裹手術室打電話給第八病房,吩咐八○八病房王璧如馬上要送進手術室,主任大夫及病房醫師都在等候準備手術,另派護士小姐找我簽字。這是第三次開刀,這是最危險的關頭。院裏有一位在該院服務十九年,他與坤兄相識,說看過許多這種病症沒有辦法救治,錢用空了,病仍無效。所有親友聞的,都是如此,這時小女不見,我心中大亂。那時只求翹首菩薩靈感,我心中很相信菩薩此次一定相救,就在心亂中簽了字,病人被護士小姐送入了手術室。小女回來,也只好在外等候結果了。病情一直在危急中,我二十餘天都在緊張之中。但每晚回家,無論再遲及體力若何,仍然到佛前禮拜一百拜以上,求佛庇佑。
  
  手術隔一日(廿日)又到手術室剪腿檢查,裏面爛壞腿肉,該日我本身倒下去,半夜腹中絞痛,次日發冷發熱,混身筋痛。一連四天,回家躺在床上,無人煮飯,連開水都不能燒來喝,餓著肚子睡覺,白天仍坐計程車到醫院看顧病人。此中苦況難以盡述,尤其第三次開刀後,恐再發作,日夜心中恐惶。道友張景清代我跑到台北縣土城市果子師(廣欽法師)處,求大悲水一杯,臨濟寺唸佛會全體師兄到觀音山求大悲水,我自己亦在佛前跪誦大悲咒,持念一碗大悲水。
  
  我家叔公道慈(前任會長)抄來一張單方,藥品列下:金銀花、元參、各三兩、當歸二兩、甘草一兩,用水四碗煎一碗吃。(此症中醫名稱脫骨疽,良方藥因太多我只照買半服。)每晚一次,九時半服下,與西藥不相碰。此早六點照此劑再蒸八分碗,空腹吃下。
  
  另一段創口調服方:頂大甘草研極細末,用頂好麻油日夜數不能中斷。此方因醫院不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