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名發願病消除菩薩顯瑞應
2012-5-26 0:33:25
  在一次為本書提供資料的約會,當筆者聽取完畢一份資料後,本應還有一位比丘尼人亦預備將她的一些感受及感應事蹟提供給筆者,唯是因上文聽取時間近兩個多小時,法師體恤筆者精神已倦,及亦因筆者須趕赴另一約會,故法師非常慈悲,自己親筆將她信佛的一些經歷、感受及感應事蹟寫了出來,提供本書所用。
  
  法師是千里下山而來,但到頭來還是要她自己執筆,甚覺過意不去。因法師未請准師,故不便公開其法名。現將法師親自執筆的全文茲錄如下。
  
  一九八七年、一九八八年,先祖母、先父、叔父接連往生,心裡無限悲慟,又連著工作上的壓力和情緒上的失調,一九八九年末開始覺得身體不舒服,由於工作較繁忙,未曾注意它,慢慢的下腹部一百很不舒服,健康狀態益愈不佳,做了幾次檢查卻沒什麼問題,但是心裡上總覺得有些怪,尤其下腹部有說不出的痛和不舒服,雖然做了婦科檢查也沒有問題。
  
  一九九○年因工作上的變動,過度勞累,身體果然支援不住連續感冒,無法調理,慢慢的後頸部常僵硬、後腦部常常痛、過了幾日肩膀以上開始僵硬、拉痛、常常在中午以後精神恍惚,到了半夜常發高燒,肩膀以上痛得更厲害,整個人似被制住一般,無法睡覺,一躺下來,氣上不來,心臟抽痛。雖然看醫生,卻沒有效果,情況愈來愈糟,每天晚上痛得無法睡覺,只能坐在床上,靠著捲棉被挨到天亮,但是天一亮,過了五點後卻漸漸的不痛了,白天又像是正常人一般,一點病痛都沒有,中午吃過飯,卻開始痛了起來,爾後,皮膚起了紅斑點,風一吹又癢又刺痛,慢慢的連成一片,腫了起來,醫生看不懂是什麼病,吃了藥也不見效,病情慢慢的嚴重起來,發作的時間提早,最後只好請假休養。
  
  幾位學佛的朋友來探病時提及學佛,心中突然亮起了一盞燈似的。晚上病情發作得很厲害,氣已上不來,一口氣吸進來卻不敢吐出去,因為心臟抽痛得很厲害,氣很虛,幾乎要昏過去。自己突然起了個念頭,這輩子未曾真正做過有利益的事,雖然在教育界工作,一直盡心盡力,卻造了無數的業,如果還有一點時間,一定要學佛,真正發心為眾生做一些事,想到此,自己掙紮著下床坐到天亮,通知朋友陪伴到醫院急診,但是醫院檢查不出任何問題,要我回去休息。
  
  朋友擔心我獨居沒有人照顧,接我到她家住,教我拜佛,上早晚課,親自做素菜給我吃,但是病情卻更嚴重了,連說話都覺得辛苦,決定到市內某大醫院急診。到了醫院時,已感到身體支援不住,躺在床上,神智雖然清楚,全身卻動彈不得,眼睛、嘴巴張不開;內科醫生詢問病況,自己卻很難開口說話。他做了初步檢查,通知有關病科的醫生會診,並做各科的檢查,共有五科醫生;會診的結果不知是什麼病,看著我全身僵硬的躺在病床上,四肢紅腫,他們很無奈,決定留我在觀察室,因為吃不下東西,所以為我打葡萄糖,接近中午時刻,自己覺得較舒服了些;想起進醫院前朋友放一本小本的普門品(內有大悲咒)在口袋中,沒事可做不妨拿出來看看,看著經本上的觀世音菩薩慈眉低垂,似是望著我微笑,我不禁自語:觀音菩薩,我現在生病了,希望您慈悲保佑我,我唸大悲咒給您聽。憑著印象看著咒,一句一句的唸,心裡很平靜,不知不覺睡看了,許是長久來的病痛無法睡眠,在醫院竟累得沈睡許久,忘記了平時的痛苦。
  
  深夜後肩頭的拉痛驚醒了自己,看了時間,清晨四點多,因為劇痛,全身流了許多汗,衣服已濕,蓋著涼被卻不知是冷?是熱?忍得受不了,只好按鈴請護士小姐來,她一見我知道情況嚴重,問我需不需要打針(因神經內科醫生曾交待),我想打針是好一點的。打了針後痛的感覺小一些、昏昏沈沈的睡去。
  
  不久聽到急促的腳步聲,來到床邊,叫著:「江小姐我來看你有沒有好一點!」勉強張開眼睛看,是醫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