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片楓葉
2012-5-25 23:50:52

  第一次遇見阿勇仔,是在AIDS病房那個老舊,陰暗,帶著霉味的角落。
  
  AIDS病房?
  
  沒錯,就是實習醫師抽籤時的籤王,大家最不願意去的地方。
  
  雖然接受了那麼久的醫學教育,可是當一旦必須面對承受HIV病毒感染的威脅時,什麼醫學倫理,希波克拉提斯誓詞,一概與AIDS抵觸無效。
  
  實習醫師們抽到這支籤時,一定頓時滿堂鼓掌喝采,因為籤王又少了一支。
  
  不要拿「醫師應該不分病人疾病的付出照護」來教訓我。
  
  如果醫師真應如此,先請那些在醫學中心位高權重的大教授們教導我,為什麼不把這些免疫系統受損,極易受感染的病患搬進嶄新的醫療大樓,而要將他們藏在舊建築陰暗霉溼的角落?
  
  如果醫師真該平等的對待病患,請先告訴我有沒有那一家教學醫院,願意把AIDS病房擺在專供服侍達官顯要的VIP病房旁邊?
  
  如果沒有,就請先扯下所謂醫療道德的光環。
  
  至少對我而言,Hippocratic Oathmeansalway shypocritical……
  而我,就是那個使得滿堂喝采,抽中籤王的傢伙之一。
  
  剛踏進AIDDS病房時,真的覺得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好像連一張紙一支筆都沾滿了病毒。
  
  就在明知不會如此被感染的理性與非理性的憂慮之中,來到了阿勇仔的床邊。
  
  看見的正是一副想像中AIDS病患的軀體:
  
  瘦削,蒼白,虛弱,最重要的是,眼底的絕望與冷漠。
  
  經驗告訴我,病患可以瘦削,可以虛弱,但是一旦眼神中失去了生命的光采,就真的即將失去一切。
  
  「你好,我是這兩個星期負責照顧你的醫師,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找我……」
  
  扮著例行公事的職業笑容,我開始了和自己醫療生涯中第一個AIDS病患的對話。
  
  阿勇仔的反應正如我自他眼神中的揣測,一樣的冷漠、忽視,與自我隔離。
  
  而我也照本宣科的完成了對他的例行檢查與巡視。
  
  回到護理站,翻開阿勇仔厚厚一疊的病歷,習慣性的翻開第一頁,想要細細的探索每一位病患的病史。
  
  「你在看阿勇仔的病歷啊?」一位護士同仁探過頭來。「那麼一大疊你要看到什麼時候?」
  
  正抬起頭想回應她的好意時,迎面走來一位面貌秀麗,打扮入時的少婦,帶著親切的微笑,熟稔的和工作中的護理人員點頭招呼,然後對著我說:
  
  「您就是現在照顧我先生的醫師嗎?我先生要我謝謝您,他說您打針(靜脈留置針,即一般俗稱軟針)的技術不錯,一針就打上,而且不會痛…」
  
  我根本不知道她先生是那十幾位病患中的那一個,但還是反射的浮現應酬式的笑容回應她。
  
  「你不知道她是誰?」剛才那位護士小姐詫異的問我。
  
  「她就是你手上那本病歷的主人,阿勇仔的老婆--勇嫂仔啦!」
  
  「很漂亮對不對?而且氣質好好,對我們又都很客氣……」
  
  她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一絲好奇。
  
  「才不像其他AIDS病患的家屬,要嘛不是把病人丟在這不聞不問,就算偶爾來也怕得要死,一個個躲得遠遠的……天底下大概也只有勇嫂仔會這樣死心塌地、日以繼夜的照顧患了AIDS的老公吧!」
  
  我一面點頭,一面看著翻開的病歷首頁--『IVDrugabuse(靜脈毒癮)』
  
  看見既往病史上的這幾個字,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靜脈注射毒品感染的啊?」帶著一絲不解,我偏著頭問著那位曾經是年度醫療奉獻獎得主之一的護理同仁。
  
  「唉,算了算了,還是我跟你講比較快,省得你去看那厚厚一大疊病歷……」
  
  於是,接下來半個鐘頭,我專心聽著我的第一個AIDS病患--阿勇仔的病史和屬於他的故事。
  
  其實阿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