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的故事
2012-5-10 16:04:07
  張學友,香港樂壇的四大天王之一。曾在多個樂壇頒獎禮中獲獎,在東南亞及國內,亦享負盛名。一九九四年,更獲美國Billboard頒發最佳亞洲男歌手獎。電影方面,曾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一時的成功不是永遠的成功
  
  一時的失敗不代表永遠的失敗!
  
  蝸牛的哲學--張學友
  
  (一)從第一份工作說起
  
  「我記得第一份工作是在政府貿易處當助理文員,那是一份非常刻板的工作,我每天只須打三、四個電話,便再沒有甚麼可做的了。中午,則買一個飯盒,坐在大會堂吃,天天如是,我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便辭了工再轉往一間航空公司工作,事實上,第二份工作的工資,比第一份還要少。幸好,我的家人沒有給我壓力,只要求我工作,不要游手好閒便可以了。」
  
  「我爸爸是當船員的,那時剛好是波斯灣戰爭期間,爸爸的船是走那條航道的。聽爸爸說,有一次炸彈還擊中了他們隔鄰的一條船,我聽後很害怕,很怕爸爸有危險,只希望自己可以快點工作賺錢,減輕爸爸的負擔,讓他不再當船員,找一份工資較少但不用離鄉別井的工作便好了。」
  
  「從小媽媽亦教懂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她雖然沒有詳細地去分析,但若我做錯了事,她一定會責罰我,亦使我體會到什麼是應該要做,什麼是不能做!」
  
  「我亦沒想過要一下子飛黃騰達,只是希望循序漸進地由一個文員做起,至主任、經理及總經理,那便是我當時的目標。」
  
  (二)成功與迷失
  
  「踏入娛樂圈是突然的,成功亦來得太快,我還未做好心理準備,只知道一下子便大受歡迎。第一、二張唱片,都可以賣到二十萬張的銷量,走在街上或站在舞台上,我都聽到別人親切地呼喚著『學友』、『學友』,接看我更開始拍戲!」
  
  「我那時沒想過亦沒有深究過為何自己會如此受歡迎,亦懶得去尋找。我沉溺在成功帶來的滿足感和優越感,只知道盡情去玩,漸漸地變得放縱而不自知。」
  
  「回想起來,我當時就像寓言故事『龜兔競賽』中的兔子,自恃自傲。我知道,亦堅信人在某程度上是要受到道德及理性規範和約束,但那段時間,我失控了!因一切事物對我太新了,人又不成熟。結果我放縱、任性、驕橫,亦可能因而忽視了別人的感受,無意識地開罪了許多人。」
  
  (三)跌得身、心都是傷痕
  
  「我當時不明白為什麼會一下子跌得那麼快,那麼痛,就如我當初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成功一樣。我只知道唱片的銷量一直下降,第三張唱片賣十萬,接著一張是八萬,第五張是二萬,跌幅驚人,我呆了,為什麼會這樣呢?」
  
  「當我再走在街上,不再是『學友』、『學友』的被叫喚著,換來的是不再友善的目光及粗言穢言。在舞台上,我接收到的,亦不再是喝采和歡呼聲,而是一陣陣噓聲!痛苦不?當然是十分十分痛苦和難過。我接受不了這突變和殘酷的事實,我沒有去找尋原因,只是想逃避......」
  
  「我變得更放縱,我酗酒,每次都喝得爛醉如泥,更籍此去發洩,去罵人,更給自己藉口--因我承受了太多壓力,我要藉此去宣洩。結果是讓自己更沉淪於酒精裏面,因為我不能面對失敗!」
  
  「家人和朋友,看得心也痛,不斷地開解和勸慰,但我全沒有聽進耳裏,那時,我好比一堆爛泥,任何人也幫不了忙,如果我當時聽他們的勸解,或許我便不須要沉淪這麼久!自殺?這念頭曾經閃過,但沒有去做的意圖,幸好亦沒有去做!」
  
  (四)鼓著殘翅再飛翔
  
  「那段沮喪和失落的日子,維持了二、三年,我一直沉睡於醉鄉,但酒醉過後,亦總有清醒的一刻。我開始慢慢去檢視自己的情況,我清楚一個事實,我已無退路!我當時已是一個公眾認識的人物,而且更已聲名狼藉,就是我甘於平淡,找一份普通的文職,從頭來過,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