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愛國 
一、一間草棚
有一天,同學們出去旅行,忽然間暴風雨就要來了。同學們沒地方避風躲雨,一起向前跑,一看,前面有個草棚,大家「嘩」地衝了進去,一衝進去,大雨就來了。大家好高興,「哇!今天運氣不錯喲,剛剛找到了房子,大雨就來了。太快樂了!」大家也不顧慮房子乾不乾淨、有沒有人住過,只要有避雨的地方就很滿足了。
但這個草棚在風雨中突然間要倒塌,同學們想盡辦法扶住它,「不能讓房子倒塌!」
這座房子就是我們的國家,再窮再破,是我們的家,我們要愛她!(高振東)
二、內森.黑爾
內森.黑爾是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上尉軍官,在偵查英軍陣地時被捕犧牲。
他是個在農村長大的好學生。十四歲時,他就騎著馬,兩天跑了五十五英哩去耶魯大學上學,十八歲(一七七三年)就畢業了。一七七五年,他應徵入伍,參加美國獨立戰爭。
一七七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他在深入長島英軍防線搜集情報時被捕,次日被處以絞刑,受刑的地點就在現在的聯合國所在地附近。
內森.黑爾的愛國精神甚至讓在場的英國人感動得流下熱淚,其中的蒙特雷索上尉向全世界報導了這位愛國者的著名遺言:
「我的唯一憾事,就是只能為國獻身一次。」(《人類精英軼事》)
貳、孝親
三、野草莓
喬治家非常窮,他們沒有好的木柴用來生火,只好用喬治從樹下撿來的枯樹枝。
七月的一天,母親讓喬治去拾柴--喬治必須到村外兩英哩的樹林裡才能拾到柴,而且要在那裡幹活一整天。
那天天氣真好,喬治幹活兒也很賣力。太陽越升越高,喬治也感到越來越熱。於是,他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然後吃他的午餐。
當他來到小溪邊的時候,在苔蘚中間發現許多熟得通紅的野草莓。
「在我的麵包裡夾上野草莓,味道一定好極了。」喬治想著。於是,他小心翼翼地把野草莓摘到自己的帽子裡。
就在喬治要將野草莓送到嘴裡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此時待在陰暗的屋子裡的媽媽,「如果媽媽在這裡該多好啊!」
「我還是把它們留給媽媽吧!」他說,「這會使媽媽非常開心。」
不過他還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些草莓。「我可以吃一半,把另一半留給媽媽。」他最後決定。於是,他把草莓分成兩堆。但是,每一堆看起來都很少,他便又將它們放到了一起。
「我只嚐一個。」他想。
就在他把一顆草莓送進嘴裡的時候,他發現那是最好的一顆,「我要把它們全部留給媽媽。」說著,他把它們精心地包好,一顆也沒有吃。
太陽要落山時,喬治得往家趕了。他把草莓留給了病重的母親。他為自己的舉動感到高興。
就在他放下乾柴時,他聽見屋裡傳來媽媽那微弱的聲音:「是你嗎,喬治?你回來我很高興,我有點兒渴了,給我倒杯茶。」
喬治拿著他的野草莓高興地走到媽媽跟前。
「那是你給媽媽留的嗎?」媽媽用手撫摸著他的頭說。此時,喬治的眼中已充滿了淚水。
想想看,如果喬治吃了野草莓,他肯定就感受不到此刻的幸福了。(《美德讀本》)
四、懊悔
母親去世已經有十三個年頭了。我回到久違的家鄉,站在母親的墓前。我幾乎想不起從前我曾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而那時母親常常無限溫柔地親吻我的臉頰。她那熟悉的聲音彷彿還縈繞在我耳畔。
若不是那件痛苦的往事,我流下的眼淚一定是幸福的眼淚,而不是現在這般苦澀了。
那件往事也許看起來是件小事,但它卻讓我的心隱隱作痛。我之所以要寫出來,是想讓所有的孩子學會珍視自己的父母。
我母親去世前病了很久,我都習慣了她那蒼白的臉色和微弱的嗓音,因此不會像一般的孩子那樣會被嚇著。起初,我哭得十分傷心,但當我每天放學回家看到母親依然如故,我便開始相信上天會把母親留給我,可是他們卻告訴我母親活不長了。
一天,我在學校受了委屈,帶著煩躁的心情回了家。母親比平時更加蒼白,但還是以她那充滿深情的笑容迎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