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猶如此 徐鶴子
2012-4-20 0:04:33


《物猶如此》
--序
 
重排流通序
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當作佛。佛視一切眾生皆是佛,故《梵網經》云:「我是已成佛,汝是未成佛,若能如是信,戒品已具足。」以能信自己是未成之佛,必定要改惡修善,發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以期斷盡煩惑,親證即心本具之真如佛性。能信一切六道眾生是未成之佛,必定要極力勸導,互相維持於同類,決無相爭相殺之惡作。必定要戒殺護生,大設方便於異類,決無食彼益我之慘心。人由不知自己與一切眾生皆是未成之佛,故不惜殺人盈城盈野以相爭,與殺彼之身,以期悅我之口腹也。
世人殺生,習以為常,大小事體,皆須行殺。祭神、祀祖、養親、待客,無肉則不能為禮。以極苦極慘之事加諸物,用表我之誠懇孝敬。在迷情邊論,則尚有可取,在實際上論,則大為可憐也。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輪迴六道,互為父母、兄弟、妻子、眷屬,互生。互為怨家對頭,迴圈報復,互殺。佛於諸大乘經中,屢為勸誡,而見聞者少,即得見聞,而信受奉行者更少。於是佛以大慈,現諸異類,供人殺食,既殺之後,現諸異相,俾一切人,知是佛現,冀弭殺劫,以安眾生。如蛤蜊、蚌殼、牛腰、羊蹄、豬齒、鱉腹,皆有佛棲,驚人耳目,息世殺機,載籍所記,何能備述。未殺之前,均謂是畜,既殺之後,方知是佛。是知殺生,不異殺佛,即非佛現,亦未來佛。殺而食之,罪逾海嶽,急宜痛戒,庶可解脫。
須知人、物雖異,靈蠢互形,蠢人識暗,靈物智明。五倫八德,固不讓人,其誠摯處,比人更深。敢以我強,殺食其肉,致令未來,常受人食。歷觀史籍,自古及今,凡利人利物者,子孫必定賢善發達。凡害人害物者,子孫必定庸劣滅絕。故孔子之贊《周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余慶餘殃者,正慶正殃之盈餘也。正慶正殃,乃積善積不善之本人,受於來生後世,比余慶餘殃,當超過百千萬億倍焉。人若知此,斷不肯以一時之小快愉,致永受大禍害於無窮也。
清嘉、道間,江西廣豐,徐太史謙,字白舫,隱居著書,以期覺世牖民。志切戒殺,博覽群書,凡物類之懿德懿行,輯為一書,分孝友、忠義、貞烈、慈愛、恤孤、眷舊、踐信、守廉、翼善、救難、酬德、雪冤、知幾、通慧,十四鑒,而名其書為《物猶如此》。蓋欲見者聞者,鹹皆發起敦倫盡分,閑邪存誠,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體天地好生之德,不戕異類。推吾儒胞與之懷,普庇群生。念彼物類,尚有如此種種懿行。而吾人以六尺之身,與天地並立為三,稱為三才,又復受聖賢之經書教誨,若不以繼往開來,贊天地之化育,仁民愛物,慰天地之慈心,則不但有負於天地聖賢教育之深恩,且大有愧於飛走潛泳之異類也。興言及此,宜如何孝親、敬兄、忠主、盡義,以敦五倫而行八德也。宜如何博愛普濟,以實行一視同仁之大道也。宜如何克己修持,以期無忝所生,不為天地鬼神所鄙棄,不為一切物類所輕藐也。
徐公人品極淳,學問極博。惜宿世善根種得不清,現生亦未親近明眼善知識,致於佛法、外道,邪正真偽,不能分別。故所著《海南一勺》中,以外道偽造之《心經》中卷、下卷,下卷有二種,此三種偽造之經,與真正佛說之《心經》,並收同列,一體同尊,無所軒輊。此種處,有令不知佛法之人以邪為正、以偽為真,令諸外道以正為邪、以真為偽之弊。此書前十三鑒,唯論倫常,或無不當。第十四「通慧鑒」中之批,難免有邪正不分之失,閱者幸詳察焉。
福建永春李俊承,法名慧覺,多年經商南洋星洲。以次子宜宗之病,匯洋一千六百圓,祈光印送挽回劫運,糾正世道人心,戒殺護生等經書。光以世道人心,愈趨愈下者,由於宋儒破斥因果輪迴,謂為佛以此騙愚夫婦奉彼教耳,實無其事。由是善無以勸,惡無以懲,以馴至於殺父殺母,共妻□□,互相殘殺,莫之能止。欲挽殺劫,宜從戒殺生起。戒殺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1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