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卻很歡喜而且羨慕起來了。  我雖然只住了半個多月,但心裏卻十分地愉快,而且對於他們所吃的菜蔬,更是歡喜吃。及回到學校以後,我就請用人依照他們那樣的菜煮來吃。  這一次我到虎跑寺去斷食,可以說是我出家的近因了。到了民國六年的下半年,我就發心吃素了。  在冬天的時候,即請了許多的經,如《普賢行願品》、《楞嚴經》及《大乘起信論》等很多的佛經。自己的房裏,也供起佛像來,如地藏菩薩、觀世音菩薩等的像。於是亦天天燒香了。  到了這一年放年假的時候,我並沒有回家去,而到虎跑寺裏面去過年。我仍住在方丈樓下。那個時候,則更感覺得有興味了,於是就發心出家。同時就想拜那位住在方丈樓上的出家人做師父。  他的名字是弘詳師。可是他不肯我去拜他,而介紹我拜他的師父。他的師父是在松木場護國寺裏居住。於是他就請他的師父回到虎跑寺來,而我也就於民國七年正月十五日受三皈依了。  我打算於此年的暑假入山。預先在寺裏住了一年後再實行出家的。當這個時候,我就做了一件海青,及學習兩堂功課。  二月初五日那天,是我母親的忌日,於是我就先於兩天前到虎跑去,誦了三天的《地藏經》,為我的母親回向。
  到了五月底,我就提前先考試。考試之後,即到虎跑寺入山了。到了寺中一日以後,即穿出家人的衣裳,而預備轉年再剃度。  及至七月初,夏丏尊居士來。他看到我穿出家人的衣裳但還未出家,他就對我說:“既住在寺裏面,並且穿了出家人的衣裳,而不出家,那是沒有什么意思的。所以還是趕緊剃度好!”  我本來是想轉年再出家的,但是承他的勸,於是就趕緊出家了。七月十三日那一天,相傳是大勢至菩薩的聖誕,所以就在那天落發。  落發以後仍須受戒的,於是由林同莊君介紹,到靈隱寺去受戒了。  靈隱寺是杭州規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是很歡喜的。我出家以後,曾到各處的大寺院看過,但是總沒有像靈隱寺那么好!  八月底,我就到靈隱寺去,寺中的方丈和尚很客氣,叫我住在客堂後面芸香閣的樓上。當時是由慧明法師做大師父的。有一天,我在客堂裏遇到這位法師了。他看到我時就說“既系來受戒的,為什么不進戒堂呢?雖然你在家的時候是讀書人,但是讀書人就能這樣地隨便嗎?就是在家時是一個皇帝,我也是一樣看待的!”那時方丈和尚仍是要我住在客堂樓上,而於戒堂裏有了緊要的佛事時,方去參加一兩回的。  那時候,我雖然不能和慧明法師時常見面,但是看到他那樣的忠厚篤實,卻是令我佩服不已的!  受戒以後,我就住在虎跑寺內。到了十二月,即搬到玉泉寺去住。此後即常常到別處去,沒有久住在西湖了。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