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時代花園大學的校長裏,有一位了不起的和尚叫釋宗演。近代名僧,曾出任鐮倉圓覺寺住持。此人少小離家,從家鄉若狹到京都建仁寺的兩足院,跟隨學者僧俊崖修行。其間遇一事。
  一天師傅出去了,在客廳做清掃的宗演小和尚也許累了,在簷廊上四仰八叉地睡著了。當他一下驚醒時,聽到簷廊那邊傳來咯吱咯吱的腳步聲。師傅回來了!他發現為時已晚,現在起來怪難為情的,所以幹脆一動不動地裝睡。然而,師傅生怕驚動他,輕手輕腳從他身邊繞開回到自己的房間。這時還抬起一只手,貓腰道一聲“打攪了”才進裏屋。按照常規,被罵“你這個懶貨”給上一腳也不奇怪,而師傅卻躡手躡腳生怕驚醒他,還像從對等或長者枕邊走過一樣,貓腰道一聲“打攪了”。
  “師傅沒罵我!把我當同等人看待了!師傅承認了我的人格啊!”他銘感至深,發誓潛心修道,不學出個樣兒來愧對吾師。從此他刻苦鑽研,不久完成禪修,年僅34歲就當上了鐮倉圓覺寺的住持。我想,尊重人的教育必得如此。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