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禪(1994) -- 星雲日記29 星雲法師著
2011-2-15 12:11:37

■五月 一日  星期日

昨天的晚宴,菜餚豐富,程序隆重,是由劉秀忍女士作東,宴請國際佛光會世界理事會的理事們。

晚宴開始時,劉秀忍女士致辭說︰大倉飯店是各國元首在日本開會的場所,像美國雷根總統、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等都曾在此住過。當我致辭時就對大家說道︰ 「各位佛光總統,各位佛光女王,當大家接受佛教護法劉女士宴會時,你們都榮耀有福了,……。」大家一陣哈哈大笑。

可見總統、女王,畢竟是人人愛的。

晚宴後,臨時由陳順章高歌一首佛光會員四句偈,將現場的氣氛帶動起來,大家紛紛上臺獻唱,以娛大眾。洛杉磯張迺彬的臺語歌,字正腔圓;倫敦倪世健的日本 歌,韻律婉轉;臺灣曹永杉的英文歌,雄壯渾厚;溫哥華趙翠慧的兒歌,別有情調;日本婦女會羅會長吟唱的日本傳統詩偈,充滿日本文化的特色;金門房艾莉的 「山在虛無飄渺間」,詞中深具佛法妙諦;日本佛光協會會長西原先生,臨時權充司儀,日語、英語齊來。國際佛光會的集會,是名副其實的「國際」性。人––來 自世界各處,歌––也是具各國特色,內容處處皆在表現「佛光」的精神。

散宴後,各路人馬接著夜戰,聚「會」在一起,繼續討論問題,十二時方就寢。

早上七時與大家共進早餐後,就趕到東京別院繼續綜合討論會議。會中我提出佛教對當今社會問題的看法,如殺生、安樂死、死刑、自殺等應有的認識,並接受大家發問。

會後,到隔壁的會議室,對副會長阿那努達,以及拉達克、孟加拉、斯里蘭卡、洛杉磯等地的代表們,表示歉意,因為語言的關係,因此把大家集合在另外一間會議室內聽取英文翻譯。

阿那努達法師是國立斯里蘭卡大學的副校長,他回答我說︰「其實不必要英文翻譯,因為看到您講話,大家都在笑,我也跟著笑就好。但是當您請慧海法師用英語翻 譯,我聽了以後,別人都在笑,我倒反而不覺得好笑,所以還是用看的就好了。」一句話,經過轉譯後,神情韻調就改變了。緊接著他又說︰「為什麼你每次說話大 家都喜歡拍手?我正在研究這個問題。」

言談中,當我承諾世界總會副會長阿那努達教授,以後佛光會在世界各處開會,總會都會支付機票給他時,他立時鼓掌大笑,於是我對他說︰「您不也是會鼓掌歡笑嗎?」

之後,閩南佛學院教師湛如法師來訪,他是大陸優秀的佛教青年比丘,去年來日本作佛學研究。談話中,他說︰他也要加入國際佛光會做會員。記得上次來東京,曾 和湛如法師談了不少話,今日有緣再度與他見面,感到非常歡喜。他告訴我正在研究佛光山的組織和事業系統,我對他說,如果以佛光山作為論文題目,博士論文一 定很精采。

之後談到大陸的佛教,青年人才欠缺,需要從教育著手,他希望佛光山能到大陸去辦大學,我也認為建寺院不重要,建大學比較重要,今後佛教的慧命在佛教的文化與教育的事業上。他聽了以後非常高興,後來,我們又談了佛教青年學術會議和僧伽教育的問題。

我邀請他將來有機緣來佛光山,參加世界佛教青年學術會議,主題為「佛教前途在哪裡?」

下午六時四十分搭星航班機飛往洛杉磯。 
■五月 二日  星期一

每次到美國來,總是有很多人關心我的行蹤,也有記者千方百計地要採訪我。他們問的不外是許家屯的問題、民運人士的問題、達賴喇嘛的問題、臺灣民進黨的問 題、我回中國大陸探親的問題等。真是非常奇怪,我是一個出家人,他們為什麼不問我佛學的問題,而專找些社會問題。原來他們要找的是新聞和意見。《天下》雜 誌的高希均先生告訴我,因為我是社會意見領袖。

昨日經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