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支平衡的人生(1993) -- 星雲日記24 星雲法師著
2011-2-15 11:52:47

■七月 一日  星期四

日復一日,光陰稍縱即逝,今天已經是七月一日––八十二年下半年度的第一天。回顧過去半年,大家都說我將所有的時間、精神、體力均投注在弘揚佛教,每個人 看到我,都好心勸我要多休息、多注意身體。其實我並不感到勞累、疲倦,因為我能夠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刻都能「時盡其用」,都過得很有意義,所以我一 直沉浸於禪悅法喜之中。

最近我常抽空至三寶殿巡視工程的進展,尤其對於裝潢中的禪淨法堂深表關切。今天上午,住持心平和尚、禪淨法堂堂主心定、都監院院長依淳、慈善監院慧龍、傳 燈會會長依空、人事監院永妙、大覺寺住持慧化以及男眾職事慧日、慧風等人不約而同地集聚法堂,向我請示有關禪淨法堂的事宜,我也很仔細為大家作了說明,並 且建議大家提供一些職掌禪淨法堂的名單供我參考,萬萬沒想到會有以下的提名結果––

總督導︰心平和尚。
總護法︰陳履安。
堂主︰心定。
副堂主︰慧龍。
監禪師︰慧明、慧軍、慈嘉、依嚴等二十人。
指導老師︰陳履安、洪啟嵩、孫春華。
維那︰慧日。
糾察︰慧用。
悅眾︰慧教等六人。

下午,與心平和尚、工程監院依寬和李光輝建築師來到覺華園、不二門前察看地形,對於重建覺華園、美化放生池又重新作了一番規畫。我希望加蓋一條行人走道, 直接由頭山門通往大雄寶殿,從彌勒佛到覺華園改為多層停車場,讓零零散散來山的信徒集中起來,甚至將他們編號,由法師們帶領他們巡山,講說佛門禮儀,接受 佛法的薰陶,成為一批批深具涵養的佛教護法。

高雄縣長余陳月瑛曾多次上山與我商談高屏溪的問題,我也很希望能夠將高屏溪改為臺灣的「水上威尼斯」,由於政府對水利工程有所限制,凡是河床的位置都不允 許有建築物存在,因此我建議可設計為水上公園。傍晚時分,余陳縣長、余政憲立委又為河床之事來找我,我仍然將原來的看法告知,再次為促成水上公園提出建 議。

晚七時三十分,於麻竹園法輪堂召集有心參與《佛教史》寫作之職事、同學五十餘人,為大家授課講說佛教史寫作之要領和內容。我希望大家點點滴滴一起來收集好文章,共同集體創作,完成這項任務。

談到寫作,想起我在寫《無聲息的歌唱》之前,因為喜歡童話,曾經深為李春陽的《紅鯉劫》和《掐指恨》所感動,我寫過〈鈔票的話〉、提倡佛性平等的〈平等下 的犧牲者〉、夢幻式的故事〈星君仙女下凡塵〉、發表愛護眾生宣言的〈動物界的會議〉、《佛教童話集》和真人真事的《佛光山靈異錄》。我從寫作中獲得了無限 的快樂、享受到極大的滿足。

我看的書籍很廣泛,興趣亦繁多,像最早期喜歡閱讀歷史,曾經將蔡東藩的《歷代通俗演義》一字不漏地看完,一面看,一面對他不滿,因為他歪曲史實,凡是佛教 好的事情,只要到了他的筆下都遭到無情的破壞和貶值,這怎能算是歷史?寫歷史就是要去除主觀,還它一個本來面目。

長久以來,我勤於筆耕,從不懈怠。四十年前,我每天寫稿至清晨,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將寫好的稿件投入郵筒,然後才回去做早課。我一直感到很快樂,也明白快樂 要經過努力、勤勞才能獲得,沒有犧牲奉獻是無法體會到的。因此,我覺得要訓練自己在忙中不以為忙、苦中不以為苦、難中不以為難,更期盼佛光山的弟子都能發 揮自我、勇於承擔,為這本現代的佛教百科全書奉獻出自己的一份心力。 
■七月 二日  星期五

最近經常聽聞各寺院信徒訴苦抱怨,投訴佛教界的年輕法師在做人處事方面欠缺分寸,尤其是講話方面的失當,令許多信徒引以為苦。因此,大家有的不來寺院禮 佛,有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