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華 馮馮居士
2011-2-10 13:11:58


Mygod123  /  謄錄
C先生和C太太經R太太介紹而打電話給我,我和他們在越洋電話中接觸過,並沒有直接會過面。初次通話彷彿是在一九八六或八七年,並沒有什麼深談,只是寒暄而已。不過,由於C太太是R太太的多年親信助理,我對她的印象是較一般來電話的人深刻一點的。廣東人尊稱職業女性為小姐或姑娘,一般人稱C太太為Y姑娘。     
R太太認識我已有十年,她是一位很虔誠的佛教徒,心地非常善良慈悲。她在三十多年前自己靠一架老祖母時代的人力縫紉機做衣服開始,胼手胝足,艱辛經營,建立了一家成衣工廠。經過多年的奮鬥,工廠擴展到可以僱用員工數百人,產品之中的高級襯衫暢銷西德與歐洲共同市場。     
她的工廠規模不大,但是實力很強,經得起同業競爭與潮流考驗,在香港勞力荒缺浪潮的威脅之下,很多工廠紛紛歇業,但是R氏工廠仍然屹立如故,業務蒸蒸日上。因為R太 太多年如一日,與勞工在一起辛勤工作不懈,兼且顧及工人家屬的福利與教育保健,她甚至於出資送一些工人的子女出國留學,她到醫院去慰問工人的生病子女,所 以她的工廠員工一致敬愛這位慈祥的董事長。別的工廠不免有時候有罷工工潮,她這一家可從來沒有工潮,大家都同心協力生產同謀福利,好像是一個大家庭。     
R太 太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她學習佛菩薩的慈悲喜捨,所以她重義輕財多行善舉,她的心地善良而慈悲,她愛護員工一如子女,她也沒有什麼野心要做什麼襯衫工 業大王,如果她有此野心,她的才能是綽綽有餘的。她的最大願望只是想叫工廠數百員工大家有飯吃,大家都健康,她自己但求學佛唸經修行。她早就可以退休,她 常常對我說她希望退休下來,在加拿大鄉郊靜居唸經修行。但是,念及工廠一旦結束,數百員工的生活將成問題,她就放不下。而我也常勸她別提早退休,我認為她 應該這樣維持一座工廠下去;提供生活所需及工作機會給數百員工與其家屬,這也是一種布施。反過來說,數百人失業生活無著,那將是一個不幸,也將是社會問題。我認為她維持工廠是對社會與經濟都有貢獻的。布施與助人都是修行的項目,並不是光在佛堂打坐唸經才是修行,毋寧說,布施與助人比打坐更為重要!
基於相同的信仰觀點,R太太與我成為好友,十年來,她的家庭成員與我母子交情越來越親切,已經好像是親人一般。她的丈夫R先 生雖是一位世家子弟,卻毫無紈褲氣習。他也是一位苦幹的人,自己修剪樹木與草地,凡事親躬而為,上從打掃到洗碗雜務,都不假手於人。他和我也很談得來,他 在十年前,是有眼疾的,視力模糊欠佳,醫生束手,在我的勸告之下,他改為吃素食,數年下來,視力恢復,現在已可自己駕駛汽車來訪我;不過,我仍不許他在夜間天黑時駕車,只許他白天出來。他天天在家中唸經、靜坐、修行與勞動,與我是同志,他是很沉默的人,來了只是問些佛理與佛經,或者一些素食的資料。     
R氏夫婦與女兒們,甫來我家,大家同進素餐,講談佛經與佛理。談話當中,有時也提及彼此身邊的親友,我得以知道R太太有一位精明能幹,可靠忠誠的助理Y姑娘在香港工廠為她分勞。我從沒見過Y姑娘,不過我對R太太描述Y姑娘的形貌特徵與個性,也都很接近事實,使得R氏 家族很驚奇。我在心情不壞的時候,往往會把從未謀面的陌生人形貌預先速寫下來,叫他人驚詫,有時畫的是將來訪的人,我等候在門口,陌生訪客一進門,我就把 速寫一張張分別送給來人。我的畫畫得不太差,擅長人像速寫,這種急就章的速寫,一兩分鐘就可畫成,多少也捕捉得住人物的特徵,所以來人看見神似若干的寫 照,都很驚訝。這種小把戲,我少年時代玩得最多,雕蟲小技而已,現在事太忙,很少再開這些玩笑了,實在也不應這樣賣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