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長老西來記 馮馮居士
2011-2-9 21:07:41


一、初識宣老 
遠在十多年前,我已久仰宣化老法師在美國西岸傳法的盛名,心裡就想去聽聽他的說法,可是由於職業羈絆,總不得其便離開 加拿大前往舊金山。謝冰瑩教授寄了些佛刊給我看,其中有幾本是中英對照的「金剛菩提海」雜誌,是由舊金山的中美佛教會編印的,裡面登有一篇「宣化老法師講 法」的弟子筆錄,這是我接觸宣化法師言教的開始,不過當時我一直以為講稿是他預先寫好的,直到後來我有機緣親往金山寺聽法,才知道他並不動筆,那是登臺講 法隨口而出聽琳琅文章,由眾弟子用錄音機錄下之後,筆錄出來,又譯成英文對照刊出的。 
「金剛菩提海」當時尚是雛形,未有今日之規模,初期甚至僅是油印複寫的,但是內容很好,良好的開始,奠定了基礎,發展為今日在美國的最重要的佛教刊物之一。 
當時我年少好勝,偶然看到該刊內有一些中譯英的微疵,我就鬥膽不客氣地摘出,寫了一封長信去給宣化法師;不過我也聲明是善意的批評,而且也說明我自己學淺,也還譯不了那麼好。 
這件事,後來我才知道自己多麼淺薄。多年後,宣化老法師偶然提起,笑著對我說:「你不給我們寫文章,反而狠狠地批評了我們一頓,不過批評得很有道理,我們都採納你的意見改進了。」宣老和尚謙虛,令我欽敬,也就更顯得我自己的淺薄了。 
直到現在,我真是相當的親近宣老和美佛教會了,可是我仍然還沒開始為他們寫文章,為甚麼呢?倒不是我不願寫,而是力不從心;我只是個寫小說的人。 
「金剛菩提海」篇篇都是佛教理論文章,我不知應該寫些甚麼才好。我為香港的佛學權威刊物「內明」寫些隨筆,已有好幾 年,我那些小文本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外行文章,「內明」佛刊也是篇篇都是深奧的佛學論文,但是留有少許篇幅給文藝作品,破格採用拙文,這是我意想不到的。 「金剛菩提海」則至今仍未開闢固定的文欄,我答應了給他們寫小說,可是由於自己欠的稿債多,趕不出來,同時也感覺到佛教小說太不容易寫,未敢下筆。我多次 向宣老致歉,他老人家都說:「不要急,慢慢來好了。」 
二、宣老與金山寺 
金山寺的地點是在美國三藩市南區的第十五街一七三一號,是一處熱鬧的區域,雖非主要的通衢大道,卻也太接近繁華花花世 界了,不遠處有兩家電影院,都是上映些不怎麼高尚的「成人電影」的,附近的街道又有些不三不四的俱樂部,寺院對面是幾座公寓,日夜有些婦女在附近流連囂 鬧,街角則常有些男孩站在中籩不知幹些什麼,我總覺得那地區並不是乾淨的所在,我就不太明白,宣化長老和他的高徒們,當初怎麼會選擇了這樣一個地點來設寺 的。我卻不知道他們師徒當初篳路籃縷創業的艱辛。 
原來宣化長老十多年前從香港到美國來立願傳法之始,他到了三藩市,身邊只剩下幾十塊錢了。他起先只租了唐人街的一家店 鋪的地下室作為駐錫及傳法之所,三藩市是個五光十色的繁華大都會,物質享受,聲色犬馬,紅塵滾滾,當時一般人對於佛教的興趣是很小的,更少人注意到唐人街 一處地下室的小小佛堂。宣化長老卻不灰心氣餒,他仍本著他一貫的宏願,謀計孜孜不息的傳法,他的苦行與佛學造詣終於漸漸引起一般社會人士注意。 
關於宣化長老在那一段艱辛的歲月,三藩市一般人是有這麼一個傳說的──他們說,宣化長老在唐人街地下室傳了幾年佛法,始終是個窮道場,無法擴展,知道的人雖也不少,但大家都未予以重視,直到有一件佛家的奇蹟發生之後,才轟動整個美國西岸。 
他們說:當時有一位社會賢達的夫人患了癌症垂危,在醫院中,醫生們都說無可挽救了。那位夫人自知不起,要求家人為她請 一位和尚來為她念經,當時在三藩市的佛教僧人很少,家人上那兒去找呢?不過記得時常上唐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