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潮隨筆 耕雲先生講述
2011-2-3 15:17:49

瑣語(代序)
「禪是佛心」,是佛教諸宗共同的無價大寶,是佛法中唯一與外道不共的特點。諸宗大德行者行此,悟者悟此,證者證此,不二法門之義,端的在此,離此盡屬盲修,多落魔外,故曰「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亦曰「人天眼目」。
若是地位菩薩,見說「真如」絕不稀罕,何以故?縱是證得真如,也還是威音王前,那位無面目漢的兒孫,何況真如者如真而已,只是個「如如不動,了了常知」。
不昧本心,只是正信佛徒的本色行履,悟尚未必,說證未免太遠在,須知有向上的事始得。
若道不昧本心即是證悟,腳跟未著地在。如說不昧鄉土,便算已到家,得否?佛法不可思議,躐等則不能幸及。
近世法門人才凋零,多半壞在「佛法無多子」上,莫容易去好。「佛法不是說的」,誠然誠然,但是應該知道,捨卻方便,不得究竟,指雖非月,因指可以見月,若執指為月,便細數羅紋,謂人我見得清楚,豈非大謬?在文字上推敲問難,總見趁塊,絕非獅子。
「真如」的確是假名。「如來即非如來」,一切盡屬假名。「一切無有真,不可見於真,若見於真者,是見盡非真」。「實際理地,不立一塵」。「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
不慧雖非寒山,若伊欲作我弟子,我且嫌他鈍根未允許在!不慧生平不敢開大口,不喜與人諍,不喜批評人,然亦未足證明是心虛、理虧,只是諸大菩薩猶示居學地,不慧何人,敢自詡「無學」?惟於佛法則的然無可疑,若人以文字見我,誤會將難免也。
從一九六七年七月起,不慧斷續為海刊寫了近廿萬的戲論文字,自忖尚不至壞人眼目。文字雖拙笨,然皆一一發自自己體悟,絕無過頭話,絕無名聞利養心,且夙有願心:倘遇到個把聰明、伶俐的傻瓜蛋,絕不惜眉毛,助他綻開正眼,搗脫桶底,讓他心死、口啞、耳聾、眼瞎去!
須知此事應是會的人,橫說、豎說、順說、逆說皆無過錯,「粗言及細語,咸歸第一義」,合應於法得自在。未到家者,饒你天花亂墜,未開口前早合吃棒,何能抵它生死?那時便知懊悔已遲也。
不慧已十年不閱經論,佛法早已忘卻,信筆亂塗,毫無道理。
第一輯世說
東引八景
東引,位於閩之三都澳口,以其孤懸東海,風浪強勁,四周峭壁,舊無港灣,故向少良民而淪為海盜嘯聚之所。
島上舊有奇景多處,經人工點綴,共成「東引八景」。予為業所牽,謫此二年又半,雖有「愛別離」之苦,且喜奇景天成,每偷閒流連其間,竟忘身之所在,爰為述之,用導神遊:
雲閣觀潮
島之一角,海拔千尺,高峻淩雲,中裂成澗,石級曲折,可通上下;峰頂有閣,額書「忠義」,白雲繞峰,閣若浮空。每屆黃昏,海潮怒湃,沖激澗石,激成霧珠,夕陽斜映,幻出彩虹千萬,一時蔚成奇觀。余之「觀潮隨筆」,每成於此。
燕巢梵唱
一峰臨海,中空如筒,廣可十丈,深達海底,鍾乳怪石,環垂其間,海流迂回,波濤隱聞;北燕苦寒,冬輒來此,結伴營巢,深居簡出,日臨中天,爭出飛鳴,伴以潮音,恍若梵唱。
老僧面壁
對峙一島,名曰西引,有二奇石,鬼斧神工,一似老僧面壁,入那伽定;一為峭壁石屏,危岩天成,日夜遙瞻,恍若老僧面壁,令人欽念昔賢之精誠,奮出塵之壯志。
中流砥柱
東、西引間,突起巨礁,屹立狂濤,砥柱中流,若勇將當關,艨艟莫渡;似鎮海寶杵,魑魅遁形。戍人睹此,每歎自然奇偉,益凜任重道遠。
海現龍闕
島之南隅,怪石林立,中有石門,宛若龍闕,秋夏之日,輒有柔雲旋繞,時若游龍翻捲,時若戰馬飛馳,令人疑幻疑真;下有深潭,巨鱗隱約,雨後初霽,銀尾斜飛,旭映成輝,迸射霞光萬道。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洵不誣也。
絮迴雙珠
春、冬兩季,嵐氣上蒸,迴旋成雲,縹緲峰腰,風戲絮捲,湧現雙珠,流轉欲去。登臨峰頂,流雲接履,彩虹依襟,恍如出塵。胥陶情佳境,養性聖地也。
烈女義坑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1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