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孩子,請原諒我 林園佛教堂編著
2011-1-28 17:46:08

林園佛教堂編著
一九八五年初,現年五十出頭的曹溪宗比丘釋妙覺(譯音)譯出一本日文書,才引起大家對墮胎兒的關心,妙覺曾住過名剎佛國寺,他把描述「水子」的一本日文書譯成韓文,當他對一群女眾介紹初稿時,引起她們極大興趣,書中敘述無助的,被墮胎的嬰靈充滿恐懼和痛苦,並嘗試透過夢或日常生活中的災難來引起父母親的注意,這種情形得到這群虔誠佛教婦女的高度共鳴。這些女信徒多年來一直處於恐懼和罪惡感之中,卻無法或不願意把這種不安表達出來,變成她們解釋日常生活中,若干難題的藉口,這本書,顯然把婦女們的內心感覺帶到表面。「我們會為寵物的死亡而傷心,甚至埋葬它們。被墮胎的嬰兒,更會讓我們悲痛欲絕才對,我們不能忽視他們。」這是今年春天一位妙覺法師的女護法在廣播節目上如此說道。女信眾鼓勵妙覺法師繼續翻譯,最後於一九八五年捐款出版了這本平裝書,妙覺法師的信徒和他們的親友,對這本書反應很熱烈,流通極廣,這本書很快就從漢城,流傳到慶尚北道的大邱和慶尚南道的釜山,出家眾也風聞這本書,許多僧眾親自跑來,向妙覺法師一次購買五十本或一百本,分發信徒,這些僧眾或直接向妙覺法師學習,或從書中自習,開始替嬰靈舉行超渡法會。妙覺法師宣稱自從該書出版之後,在他位於漢城的公寓式精舍裏,他已經替五百位左右的婦女,辦過「墮胎兒,超薦法會」。因為她們平均墮胎二次,所以大約有一千位嬰靈得到超渡的利益。他在後來的版本中提到,單就一九九二年五月而言,他大約接到五百通電話諮詢,一百四十七封信和三百次親自來請示,他在序中說:「向我請示的人,大都會把她們的行為合理化,只責怪別人。不管是什麼理由或情況,她們必須承認她們應該替自己的行為負責,這一點她們要知道得很清楚,並以很虔誠的心,替這些小嬰靈超渡。」向妙覺法師請示的人,都相信墮胎走錯誤的行為,是很嚴重的罪惡,一位女信眾在電台說:「古諺說『拿掉』孩子要倒霉三年,在我墮胎之後,一切都不對勁。我相信我個人是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受到處罰。」另一位母親透露:「在我的第一個兒子後,我立刻又懷了孕,也做墮胎手術,一天家姊借我一本,她從寺廟園遊會買到的(親愛的孩子,請原諒我)讀完之後,我哭了又哭,感覺是做了一項可怕的事,我就去找妙覺法師,做了一場超渡法會,以解除我的痛苦。」另一位女工做證:「我拿掉第一個孩子時,我的年紀太輕了,不知道該怎麼好,第二個孩子在她出生當天就過世了,我以為嬰兒在睡覺,就放了她,姨媽來看我,卻不想看女兒一眼,我非常生氣,因為我想姨媽是為了她是女嬰,所以不願意看她,當我進到房間要為女兒換尿布時,她已冰冷而僵硬了,我被嚇呆了(說到這裡,她開始哭)我把嬰兒用髒兮兮的尿布裹起來埋掉,這件事仍然刺痛著我的心,我太愚癡了,做過超渡法會之後,現在我覺得好多了。」懺悔和超渡儀式,必然對當事人,具有治療效果。
「親愛的孩子,請原諒我」談到韓國和日本許多悲傷和嚇人的故事,雖然原先是由日本的例子,所激發的,但書中所表達的情懷,卻可以充分代表我在韓國訪談經驗,我發現大多數韓國佛教徒,還是以「護生」的觀念來看待墮胎問題,主要是關係到墮胎兒的痛苦和遭受忽視,以及把他們遺棄在不可知世界中的悲慘後果。妙覺法師的序文,首先很簡略地介紹基本的佛教三世觀,業報和十二因緣等教法,還附上一張六道輪迴圖,他特別提到只有在人道中,才能修行和悟證佛性。接著他以韓國的文化歷史背景來說明,他譯出這本書的用意,西藏喇嘛替臨終者舉行莊嚴隆重的儀式,讓死者的靈魂不會在另一個世界遊蕩,或焦慮不安,韓國人也一樣為亡靈舉行超渡會。從高句麗時代遺留下來已經變成本土民俗的佛教葬儀,被朝鮮王,義忠廢除,代之儒家葬儀,這些儒家葬儀只是形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