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廣論 法尊法師譯
2011-1-21 20:13:10

宗喀巴大師造 
法尊法師譯 
釋迦文佛偈讚 
天上天下無如佛
十方世界亦無比
世間所有我盡見
一切無有如佛者
宗喀巴大師偈讚 
釋尊大法,策源月邦,派分三幹,化各一方,
錫蘭支那,爰及西藏。蓮華生後,密咒當陽,
律像經教,若存若亡,末流猥雜,染風孔張。
大師崛起,濁激清揚,菩提之道,次第宣鬯,
下中上士,胥歸金剛,根深枝茂,德隆譽芳。
此土禪淨,今亦淪荒,扶戒研理,救之不遑。
唯師與我,志趣相當,千年萬里,不隔毫芒。
我行未逮,我心正長,瓣香先覺,景仰無量。
支那釋子太虛敬禮 
本書譯例 
一、本論原本依《拉薩》新舊兩版菩提道次第及四家注。
二、本論所譯法數名詞,多依《奘師》所譯。
三、本論之名詞,凡漢文經、律、論中所無者,俱依藏文原意及師口授譯之。
四、本論人名、地名、物名,內地所無者,悉皆譯音。所引經論與舊譯漢文間有不合者,係依藏文譯成。
五、本論科目多依藏文原式。
六、本論卷帙浩繁,翻譯時間短促,兼之強半係由藏來川之行程中倉卒所譯,失當之處勢所難免,希讀者諒而教之。
七、本論曾請  《太虛大師》參定譯文,並於科目上加甲乙等字,因時間倉卒僅完四卷。茲因各方要求付印,故仍照原譯印出。
序 
比因《西藏》學者《法尊》譯出黃衣士宗《宗喀巴祖師》所造菩提道次第,教授《世院苑漢藏院》學僧,將梓行而問世,余為參訂其譯文,閱至如是以諸共道淨相續已,決定應須趣入密咒,以能速滿二資糧故。設踰共道非所堪能,或由種性功能虛劣,不樂趣密咒者,則唯應將此之次第加以推廣,其為特尚密宗之理論,甚為顯然。例之《賢首》以別教一乘特尚《華嚴》,《天台》以純圓獨妙特尚《法華》,固將無別。然中國尚禪宗者,斥除一切經律論義,雖若宗鏡錄遍錄經論,亦但揚廑宗,鄙餘法為中下。尚淨土者,亦勸人不參禪學教,專守一句《彌陀》。《賢台》雖可以小始終頓藏通別圓位攝所餘佛言,然既為劣機而設,非勝根所必須;縱曰圓人無不可用為圓法,亦唯俟不獲已時始一援之;而學者又誰肯劣根自居?於是亦皆被棄。此風至《日本》而加厲,橫判顯密教、豎判十住心之東密,則除秘密盡排為淺顯;高唱經題之日蓮,則於法華亦捨跡門而僅崇本門。今日本雖經明治維新復興,然亦祇有各宗而無整全之佛教。中國至清季除參話頭、念彌陀外,時一講習者亦禪之楞嚴、淨之彌陀疏鈔及天台法華與四教儀,或賢首五教儀附相宗八要而已。經、律、論古疏早多散失保之大藏者亦徒資供奉或翻閱以種善根耳。空疏妍陋之既極,唯仗沿習風俗以支持,學校興而一呼迷信,幾潰頹無以復存,迄今欲扶掖以經律論儀,亦尚無以樹立其基礎。而借觀西藏四五百年來之黃衣士風教,獨能卓然安住,內充外弘,遐被《康》、《青》、《蒙》、《滿》而不匱,為之勝緣者雖非一,而此論力闡上士道必經中下士道,俾趣密之士,亦須取一切經、律、論所詮戒定慧遍為教授,實為最主要原因。論云:「如道炬釋云:未修止觀,學習律儀學處以前,是為戒學。奢摩他者,是為定學。毗缽舍那,是為慧學。復次,奢摩他前是方便分,福德資糧依世俗諦廣大道次;發起三種殊勝慧者是般若分,智慧資糧依勝義諦甚深道次。若於此次第決定、數量決定之智慧方便中僅取一分者,當決定不成菩提」。
福德資糧則人天俱攝,智慧資糧則聲緣相協,律及經論皆所依止,僅取一分,不成菩提。雖未嘗長不別有最勝之歸趣,而確定皆攝入次第之過程,於是不沒自宗,不餘法,而巧能安立一切言教,皆趣修證。故從《天竺》相性各判三時,以致《華日》諸宗之判攝時教,皆遜此獨具之優點。余昔於佛學概論,明因緣所生法為五乘共法,三法印為三乘共法,一切法實相至無障礙法界為大乘不共法,後於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又增說共不共通法為總要,粗引端緒,語焉不彰。今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