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六段話,有古德的話、有名人的話,其中第三段就引了我的話。這第三段是用中英文標注的。為什麼要學習《無量壽經》?下面是英文註解,因為他們是在美國嘛。其中這第三段標注的就是黃念祖居士怎麼怎麼說的,因此在美國由於學習《無量壽經》,對於我這個名字他們已經很熟了,人手一份發給大家。而且我這段話還引了很長……所以有這麼一個因緣,那麼就突破了上面講的三個障礙了,所以他們就邀請我去講,而且我在「蓮花精舍」的活動,他們能參加的儘量都來了。他們也想借這個地方來聽法,聯繫活動的次數很多。在我講話時,滿桌子都是答錄機,吃著飯、走路……凡只要你張開嘴,這個答錄機就錄個不停。共做了五次錄影。當我臨走時,他們的會長一直把我送到飛機的機艙口,代表他們佛教會、宣傳部歡送我,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為什麼對這次訪美活動,值得在此跟大家提一提呢?因為我是大陸的佛教徒,是頭一個到了華盛頓和那邊的佛教徒會見。在他們的印象中,只有臺灣佛教徒,因為去的人都是臺灣的,法師也是臺灣的,印經什麼的也都是臺灣的。所以這個因緣就引出因緣來,看到我的《谷響集》、《淨土資糧》,他們的法師和群眾們都認為很好。這位法師馬上又要回臺灣,所以把我這兩部書還要帶到臺灣去。為什麼帶去呢?他們設備很先進,通過電腦處理之後,就把我們現在印的這個簡體字版本自動全變成了繁體字。因為他們臺灣人以及在美國居住的臺灣人,看大陸書本上的簡體字很吃力,所以他們需要再轉換成繁體字重新出書,將來我這個《大經解》印出來之後,他們預備也要這麼做。
這個佛教會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持人等等以及成員都年輕有為,大都在三四十歲,朝氣蓬勃。會長是從事公路工程的一位科技人員,他愛人是搞電腦的,為圖書館主任,是一個女的,三十多歲。所以,都是一些職業高級知識份子,各個方面都很突出。
這其中有一個人,很有智慧!她念《金剛經》念到: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於是她就提問:我覺得這樣還不圓滿呢!
那個淨空法師就給她解釋:「還有四句沒翻出來,都翻出來就圓滿了」。
確實,後頭還有四句,所有的古譯佛經,就屬鳩摩羅什大師特別,總是把八句變成四句了。其餘的,如玄奘、義淨等譯經大師,翻譯的都是八句,鳩摩羅什是綜合其意才翻譯成這麼四句話,按八句來講,後頭還有四句話:
「應觀導師體,即法界法性。」
不能以音聲求我,不以色求我,那是什麼呢?你應該看導師之體,也就是法界的法性。法身不可見,法性就不可知。非你這個思量中的,不可思議呀!你不能思,你思不能思,你不思就不知道嘛。是不是說導師沒有法身呢?……這麼翻譯就圓滿了。
這個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體會到了,這四句裏是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見,他們這些人的可貴之處,而且是在這個導師領導之下的結果。
回來之後才更多地瞭解了這個淨空法師。在美國當時,當然這一個因緣關係我是明白的:他是臺灣李炳南的弟子。這個李炳南在臺灣完全成一個權威了,講《易經》、講佛法……領導三個團體,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歲往生的,他也是夏(蓮居)老師的學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學生。而淨空法師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後來出家作了和尚。
這個人是如何呢?鄭頌英居士(編者按:鄭老乃上海大居士)來信告訴我說:「這個人是辯才無礙了」。我跟他沒有見面,但是他聽說了我後,歡迎我去講,而且他把我的書又從美國帶到臺灣去印。先前對於他,我沒有多少瞭解,而上海鄭頌英居士知道,說這個人講禪、講淨土……是辯才無礙了!在美國當地,我當時也聽到過這話,說是他先前講法前還要作個預備,後來就不用預備了,講什麼都是自然流出了。我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