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夢!請聽胎兒求救的呼喚 林美惠居士著
2011-1-13 23:56:06

林美惠居士著
我現年三十三歲,目前家住屏東縣九如鄉,現在自營一間小小的素食麵攤。於民國六十八年結婚,婚後順利的生育長女與次女。當再懷第三、四胎時,因為很害怕又生女兒,和外子商量結果就把胎兒拿掉了,雖然當時未信佛,但內心仍抹不去一份愧咎與難過。
民國七十六年十一月份我又再懷孕(第五胎),雖然公婆和我們夫妻心裡很希望生個男孩,矛盾的是非常怕又生女兒。再加我當時上班也很忙,暫時亦不想生孩子,因此和外子商量結果,仍然決定要將胎兒拿掉,並約好等外子有空,就陪我去婦產科拿掉孩子。清楚記得作成決定的當天晚上,我把家事料理妥當接著洗完澡,覺得很累很累,大概八點左右就提早上床睡覺了。不知不覺作了一個夢,但不同於以往模糊的夢,而是非常清晰的夢。
夢中我首先看到一尊雕像的觀世音菩薩,穿著白色的衣服非常莊嚴,接著天空放出一望無際白色的大光明,看到眼前境界,心裡非常歡喜忍不住讚歎好美好美啊!這時突然聽到小孩的聲音在耳邊想起——「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聲音很細柔很好聽,可是我並無心欣賞這麼好聽的聲音,脫口就回答——「不行啦,萬一又生到女兒怎麼辦。」這時她又再求著「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我會很乖很乖的啦。」,我仍然回答她「不行啦,萬一生到女兒怎麼辦?」結果她的聲音消失,我也醒了過來。
當時我沒有任何信仰,也不在意這夢兆,總覺得連作夢也相信,那豈不是太迷信了。仍然照常上班下班。奇怪的是晚上睡覺時又作了跟昨天同樣的夢,只是第二次以後觀世音菩薩不再顯現,直接夢見一望無際很漂亮的大光明,隨後就響起「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我會很乖很乖的啦。」的輕柔聲,非常誠懇的向我求著,而我依然頑固的回答她——「不行啦,萬一又生個女兒怎麼辦。」相同的夢境大約持續七天左右,她總是在請求得不到回應後,消失於夢中。我在夢中是很清楚二個人在對話,但又感覺好像自言自語似的。
第七天晚上夢中,她又來了,仍然很誠懇的請求我留下她,而我也是以同樣的話來回拒她的請求。這一天她不斷的反覆請求著,而我依然反覆的拒絕她,最後一次她說:「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啦;我會很乖,很乖的啦;我跟兩個姊姊不一樣喔!」這一句話講完之後,也不等我回答,就不再理我,直接消失於夢中,我也隨即醒來。心裡就覺得有和外子重新商量的必要,便將這胎兒一直要求我留下她,連續求了約一星期之夢境詳細告訴外子,我現在正猶疑要不要留下這個孩子,外子又隨即說:「隨便你啦!」我心想這孩子說:「我跟兩個姊姊不一樣喔!」應該會是個男孩吧!因此當下就下定決心要留下這胎兒,但心裡仍害怕會生女兒。
當時我是住屏東市北新里,附近有一神道廟,裡面供奉有觀世音菩薩,就向菩薩祈求:「希望生一個白白胖胖聰明的孩子,最好是個男的,如果是女的那也沒辦法。」當我懷么女那段時間,除了特別喜歡吃素外,個性也變的特別柔善。現在回憶起來,應該不是胎教,而是胎兒在影響母親。
又胎兒在腹中特別活潑好動,因此我總認為會是個男孩,在懷孕的第五個月,便迫切的去作掃描檢查,結果醫生說是個女兒,回家的路上心裡直嘀咕這怎麼可能,這孩子那麼好動,在夢中又明明告訴我說:「我跟二個姊姊不一樣喔!」我才不相信會是個女孩。因此第七個月時又特別找上幫我接生次女,彼此很熟又很信任的醫師為我再作一次超音波掃描;這位醫師也曉得我很希望生個男孩,因此很婉轉的告訴我是個女兒。回到家後,傷心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直流,並且一直向胎兒埋怨說:「妳為什麼要騙媽媽呢?為什麼還說跟兩個姊姊不一樣呢?」當外子回來見到這情況後,就安慰我說:「沒關係啦女兒也好嘛,我們生完這一胎以後就不要再生了。」經外子這番安慰後,心裡也就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