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向大眾說,你們要專心細聽,我現在就為你們廣說﹕
在過去世時,有一個世界名叫無垢清淨,其世界中有一尊佛出世,名普光正見如來。又名應供,又名正遍知,又名明行足,又名善逝,又名世間解,又名無上士,又名調御丈夫,又名天人師,又名佛,又名世尊。這位佛被無量無邊的菩薩大眾,恭敬圍繞。那佛在世之時,有一位在家學佛的女人,名叫顛倒。她哀求佛允許其出家,悲傷啼哭地向佛說﹕「世尊!我造下深惡罪業,想求懺悔,改過向善,唯願世尊聽我詳細說出!事情是這樣的,因為家境不許我有兒息,所以我用藥物將腹中足八個月的胎兒殺死,墮下的胎兒人形具足,四肢健全。後來有一位智者來對我說﹕「故意墮胎之人,現世便得重病,及壽命短薄之報﹔死後還要墮阿鼻地獄,受極大痛苦。」我聽後十分恐懼,追悔莫及!唯願世尊你以大慈悲之力,拔我於深淵,為我說解救之法,允許我出家,使我免受大苦!」
爾時普光正見如來。告顛倒言。世間有五種。懺悔難滅。何等為五。一者殺父。二者殺母。三者殺胎。四者出佛身血。五者破和合僧。如此惡業。罪難消滅。爾時顛倒女人啼號哽咽。悲泣雨淚。五體投地。踠轉佛前。而白佛言。世尊大慈。救護一切。唯願世尊憐愍說法。
於是,普光正見如來對顛倒說﹕「世間上有五種惡業,即使懺悔也難消滅。是那五種呢?一者殺父、二者殺母、三者殺胎、四者出佛身血、五者破壞和合僧團。這五種罪惡之業,難得消滅。」顛倒女人聽後,更是悲切哭泣,淚如雨下。哽咽著向佛五體投地,轉伏佛前,再次向佛說﹕「世尊!你大慈悲,救護一切眾生,祈求世尊憐愍,為我解說獲救之法!」
普光正見如來而重告言。汝此惡業。當墮阿鼻地獄。無有休息。熱地獄中。暫遇寒風。罪人暫寒。寒地獄中。暫遇熱風。罪人暫熱。無間地獄無有是處。上火徹下。下火徹上。四面鐵牆上安鐵網。東西四門。有猛業火。若有一人。身亦遍獄。身長八萬由旬。若眾多人。亦皆遍滿。罪人遍身。有大鐵蛇。其毒苦痛。甚於猛火。或從口入從眼耳出。周匝纏身。從劫至劫。罪人肢節。常出猛火。復有鐵鴨。啄食其肉。或有銅狗。咬齧其身。牛頭獄卒。手執兵具。發大惡聲。如雷霹靂。汝固殺胎。當受此苦。我若妄說。不名為佛。爾時顛倒女人。聞佛說已。悲咽辟地。漸得蘇息。重白佛言。世尊。唯我一人。受斯苦痛。為復一切眾生。皆受此苦。
普光正見如來再對她說﹕「你所作的惡業,應墮阿鼻地獄,無休止地受大痛苦,在熱地獄中,遇到寒風吹來,罪人驟然受寒﹔在寒地獄中,遇到熱風吹來,罪人驟然受熱。在無間地獄,雖無此間歇性的暫寒暫熱,卻有大猛火燃燒,由上燒徹下,再由下燒徹上。四面是鐵圍牆,還安上鐵網。東西南北四門,都有大猛業火燃燒著。無間地獄的罪人,身長八萬由旬。雖然只有一人,其身亦遍滿獄中﹔若是多人,其身亦一樣遍滿獄中。罪人遍身都有大鐵蛇,使其痛苦甚於大猛火。鐵蛇或從口入,而由眼耳出。或將罪人之身周圍纏繞。罪人之肢節常出猛火,還有鐵鴨啄食其肉﹔或有銅狗咬齧其身﹔更有牛頭獄卒,手執兵器,發出如雷轟霹靂的惡聲說﹕「你故意殺胎,應當受此大痛苦,從此劫到另一劫,不得休息!」這種苦報,我若妄說騙你,便不名為佛。」這時,顛倒女人聞佛說完,悲痛悶絕,仆倒於地,後漸甦醒,再向佛說﹕「世尊!是否唯我一人受此痛苦?抑或一切故意墮胎的女人,都要受此痛苦?」
普光如來告顛倒言。汝子在胎。人形具足。在生熟二藏。猶如地獄。兩石壓身。母若熱食。如熱地獄。母餐冷食。如冷地獄。終日苦痛。在無明中。汝更惡心。固服毒藥。汝此惡業。自墮阿鼻。地獄罪人是汝儔侶。顛倒女人悲號重白。我聞智者說如是言。若造諸惡。值佛及僧。懺悔即滅。設所命終。入諸地獄。造小福者。還得生天。於意云何。願為我說。
普光正見如來對顛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七葉佛教書舍-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禪宗書籍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