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陳女士著

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陳女士著

補遺篇三

[日期:2016-07-01] 來源:  作者:陳女士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補遺篇三

(十)生死之交

我有位大學同學得了肝癌,住進台大醫院四字頭病房,據說已活不過三個月了。我去陪他,照顧他。

有一天,我下班後又去探望他。因為他的家人告訴我,最近病情又惡化了。

或許,經常一個人悶在病房裡,心情會越來越沉。我直覺地以為用輪椅把病人推到一樓庭院散散心,應該會好轉些。

當我開始把輪椅推出病房時,我同學很慎重地告訴我:「第OOO號病床的病人OOO,還有第OOO號病床的病人OOO,昨天傍晚與我約好,今天下午五時左右來與我聊天。我怕我下樓去,他們來時會找不到我。」

我說:「別擔心,我交代護士小姐好了。」

我把病床號碼和病人姓名都寫給了值班護士,如果我們下樓回來太慢,請她幫我們轉達,而護士小姐也答應了。大約散步四十多分鐘,我的同學一直吵著要趕緊回病房。他怕客人到訪的時候,會找不到他。

終於,把輪椅推上來了。經過護理站,護士小姐叫我把病人推回去後,盡快再來護理站一趟。

我把同學安置好便去拜會值班護士。她一臉驚嚇地小聲告訴我:「小姐,你剛給我的兩個名單,病床號碼與病人姓名都完全對,只是其中一位三年前就死了,而另外一個更早,五年前就死了。」

我覺得有點冷,但我如何向我同學交代才好呢?

我邊想邊走,慢慢地回到病房。

一進去,我的同學已經在和他的兩個朋友聊天了,而且聊得很起勁。我不方便打攪他們,便說聲再見,先走了。

我問護士小姐:「您們受現代科學教育的人,真以為人死就真死了嗎?」

醫生做手勢叫我到門口,他說:「你這同學應該活不過一個月了,最好心理有個預備。」

我說:「知道了,謝謝!」

我走進房間,覺得很難過。我原以為他會問我,剛剛醫生跟我講什麼。但他卻一句話也沒問,他問的竟是:「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我說:「當然沒問題。請問:什麼忙?」想想他的壽命只剩下不到四周,再難也得答應吧!

他說:「今天下午我在樓下庭園賞花時,遇到一位太太病得很重,她家的錢都被她看病耗光了。下個月她三個孩子都急著要註冊,可是她已經沒有辦法負擔了。她希望我能借她一筆錢,並幫她送去給她三個孩子。她的地址是OOOOOO,名字叫OOO。」

我把地址和名字全抄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我帶了大約十萬元,按址去找這婦人和他的三個孩子。

鄰居說:「這戶人家已搬走好多年了。」

我問:「有人知道搬走後的新地址嗎?」

這裡的鄰長很熱心地抄了給我。

我趕緊再轉到新址,「請問,OOO女士在家嗎?」

「那是我媽,她六年前就在台大醫院病逝了。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同學在台大醫院住院,與你媽認識。昨天下午,你媽向我同學借錢,據說下個月三個孩子急著要註冊。我同學叫我趕快送錢過來。你們三個孩子是不是叫:OOO、OOO及OOO?」

「沒錯,一個是我姐姐,一個是我弟弟,可是我們三個都早已大學畢業了,根本不必註冊了。怎麼會有這種事呢?」我說:「或許,我同學弄錯了,真對不起!」

又隔了一天,我再度回到我同學那兒。他很急,一直問我是否把錢送去了。

我說:「昨天一大早就送去了,也見到了孩子並且把事情都辦妥了,請放心。」

他說:「你能否再幫我一個忙,替我到樓下庭園去一趟,告訴那位太太,好讓她放心!」

我說:「我根本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是哪一位,還是你自己碰到她時再告訴她吧!」

我真的開始感覺到我這同學在世的日子已所剩不多了。

他每天都有好多朋友到訪,但我卻一個也沒看到。我知道他也差不多了。但我除了暗暗落淚外,我又能做些什麼呢?說些什麼呢?

還好,死了三年、五年甚至六年的都還依然存在,難道我這同學會一死就真死了嗎?

 

附註一:我這同學,一如醫生所作診斷,不久就死了。我把他送到火葬場火化,親眼看他變成灰。他留下四億遺產給在美國的妻子兒女,而他一生只得到一個 小小的大理石骨灰罐,一處小小的靈骨塔裡的一處小而又小的安息地方。如果一生只得這麼小小一點,真有必要造那麼多業,讓自己損福折壽到這麼年輕就一命嗚呼 嗎?而且看他死得那般痛苦,那般悲慘。

附註二:一個垂死的人,似乎都會有陰間的親朋戚友來探望他,來帶領他一齊走人生最後的一段路。這樣,一旦死了,才不會在回歸天國的路上迷路。如果這些人真死了就死了,怎麼還會再出現呢?

附註三:我這同學一向嘲笑我是揀拾垃圾的乞丐婆,而他的生活則極盡奢侈,真是享盡人間的榮華富貴。我告訴我這同學,我師父要我嚴持佛門禁戒,要吃人 不吃,穿人不穿,住人不住,救人不救,做人不做等等,所以,我的一身可說十分破舊。至於我一生所賺的錢,除了每月當領的薪水與生活費外,我都認為是天地所 有的錢。我從不花半分錢在自己身上,幾乎全數用來幫助諸佛眾神或天主聖母以照顧天地間正受苦受難的六道芸芸蒼生。我一生不為自己營謀打算。我大學同學好多 都很有錢,卻很短命。由於我是佛門弟子,他們的家屬每每托我為他們辦理後事。

附註四:我告訴那婦人的小孩,搬家要讓媽媽知道。小孩問:「我媽都死那麼久了,怎麼跟她講?」我說:「做媽媽的都永遠活在兒女心裡,哪會死呢?舉凡學業、事業、交女友、完婚等等大事,都應該讓媽媽知道。」小孩又問:「那我們要到哪裡找我媽講?」我答:「到她墳前!」

我告訴他們,人不會死,只是到了另一個世界。而陰陽只隔了一層薄薄的膜,仍在同一個點,所以遠在天邊, 也近在咫尺。

附註五:不可把死人當死人,不管您的肉眼是否看得見,對方必定還活著,而且與您必定後會有期。或許,您可透過一些垂死的親友來與對方交談,這時,您會十分驚奇,我們所住的這活人世界,也住著死人。

 

(十一)生而為英‧死而為靈

這是很久很久的事了。

我姑丈是有數的幾位名書法家之一,也是坐禪煉丹的上乘高手,但他仍然老了,死了。

我姑姑把他的遺體暫時寄放到殯儀館,等公祭時再移出來。

沒有多少人關心我姑丈的遺體,也沒什麼人關心我姑丈遺孀今後的生活。幾乎你爭我奪的全是我姑丈生前的作品,不管成品或半成品都被搜刮一空。

我姑姑要的是我姑丈,那些人要的不是我姑丈,而是我姑丈身邊值錢的東西。

我姑姑很孤單,但樹倒猢猻散,再也沒有誰會在乎她的生或死了。

為公祭而奔走的人很多,打著我姑丈的招牌,到處攀援拉關係。所以,公祭的團體多如牛毛,參加公祭的人也多到屈指難數。

我姑姑說連自己的丈夫過世了,自己都不能作主,不能過問或插手,真不知這是什麼世界。治喪委員會終於決定了公祭的日期,通知我姑姑一定要準時把我姑丈的遺體送到會場,不得延誤。

公祭前,我姑姑趕到了殯儀館,請刷洗與化妝的師傅,把我姑丈的遺體找出來,以便泡水解凍。很奇怪,這些師傅們一找再找,把所有的屍體全翻遍了,就是沒有找到我姑丈的遺體。整整找了一天,都沒有下文。

我們都很焦急。這些師傅們安慰我們家人說:「別急,萬一真找不到,我們會賠你們一個長得差不多的屍體。你們的屍體可能被弄錯而讓別人領走了。」

就在這時,有一群鄉下人蜂擁而來。他們今天下午就要公祭,但一大早到現在,卻還沒找到他們親人的屍體。

師傅們說:「那邊角落裡有具屍體,聽說是南部一位名不見經傳的被槍殺的小流氓。我們覺得這種人一點也不重要,就把他擱在那兒,丟在那兒。」

師傅們分頭去找,鄉人也幫忙辨識,但整個停屍間全翻遍了,仍然沒找到。

師傅們說:「照你們所描述的親人年齡與長相,如果有錯的話,最有可能的應該是OO廳正在公祭的OOO中央民意代表。等公祭完,要發喪安葬時,我再帶領你們去辨認看看,是否真的弄錯了。」

我從沒看過大場面公祭,覺得很是好奇,便跟隨這群鄉民前往OO廳看熱鬧,也陪他們等儀式完畢後一起認屍。反正我姑丈的屍體也丟了,順便看看會不會是我們的。我姑姑也說:「你就一起去看看也好!」.

這個廳好是豪華,排場之大真是令人目眩眼花,幾乎這些鄉民都看傻了。好闊、好奢侈唷!先是總統、副總統,接著是五院院長、各部會首長,還有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各地方縣市長與民意代表……,真是冠蓋雲集、應有盡有,可說該到的都到了。

我想:這人好偉大唷!終於漫長的告別式結束了。到場行禮如儀的大小官也都走了。剛剛車水馬龍,才相隔不久,又變得冷冷清清。

師傅們向這廳的喪家說明來意,便帶著鄉民入內到瞻仰遺容的地方來仔細端詳這死者的臉和五官特徵。果然,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弄錯了。這廳今天接受公祭的死者正是他們要找的親人。而當工作人員把牆角邊擱著的那具屍體推過來時,這廳的喪家不禁驚叫了起來:「這一具才是我們的!」

師傅們告訴這些鄉民:「我們發屍體給喪家時,一向都很小心。因為貴為中央民意代表,一定有他一股凜然的正氣,為百姓伸張正義。我們刷洗時,發覺這具 屍體很令人敬仰,而另一具屍體則很輕薄不厚重,必是地痞流氓,所以,我們經過判斷,決定把這具屍體送來這廳,哪知竟然弄錯了。」    .

我很訝異。一個會被誤認為中央民意代表而又真正領受了文武百官的恭敬鞠躬與獻祭的人,豈能一無偉大之處?這哪是偶然!鄉民們說:「真死得很值得!」

鄉民們告訴我這人的所做所為,「他是在大都市混出字號的高輩份兄弟,後來為了江湖道義,代好友坐監服刑。吃過很多年的苦,終於期滿而恢復自由之身。 但他在服刑時認識了一位好同窗,使他領悟到很多為人處世的哲理,他完全變了一個人。這時真是『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他毅然放棄了當年所打拼出來的一切,而默默地回家鄉去過淳樸簡單的生活。每天為人整地,種田,收割;以自己的血汗來換取心安理得的辛苦錢。他有如鄉 民的守護神。舉凡鄉民有任何困難,只要他做得到,他從不推辭。他決不讓鄉民受到外來的欺壓、凌辱或逼迫,由於他原是高輩份的兄弟,所以他使全體鄉民都能在 他的保護傘下個個安居樂業。

一個月前,鄉里有個小學生被綁架了,贖金是天價。他奮不顧身與綁匪周旋,並設法營救出這小學生。他帶了一手提箱的贖金去贖人,也換回了『肉票』。可 是,綁匪發覺贖金有假,便開槍把他射殺了。在他奄奄一息時,我們以最快速度送來台北,希望大醫院能想盡辦法挽救他的生命,但他仍然被宣告不治,死了。他是 我們全體鄉民公認的守護神。我們為他買了一處非常好的墓園,也準備在鄉里為他蓋一座廟。這次,我們鄰近好幾個鄉都包了遊覽車上來,大家都懷著激動的心和感 恩的心來送他最後一程。」

我邊聽邊哭,而鄉民也邊講邊哭。我想:「這人真死了嗎?這人會死嗎?他不會永遠活在鄉民的心中嗎?您真以為人死就真死了嗎?」

 

附註一:若非天意,以殯儀館的作業方式,要弄錯屍體是很不容易的事。

附註二:人生看後半段,誠然不假。往日種種或許不堪回首,但蓋棺論定之際,眉宇間卻能流露出一股凜然的正氣與義氣,令人敬仰不已,此人已是大修行人。

附註三:他臨終之際再三交代道上兄弟,不可為他報仇。使不少生死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附註四:有的人活著,卻是死人。有的人死了,卻是活生生的人。

附註五:天底下沒有偶然的事,只要存在,必有道理。今日的隆重公祭,此人應該當之無愧。這是道上兄弟有史以來的最高榮譽。

 

(十二)天地默默  不盡千言萬語

接獲民眾報案,有人自己反綁雙手跳海自殺了。我們沒有在現場找到任何遺物或遺書,死者身上也沒有任何證件,所以,初步決定,暫時冷藏在殯儀館,再作打算。

大約過了第四天,我們的單位收到了—封掛號信。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封遺書,來自一位營造工程公司的老闆。他禁不起承辦人員的敲詐勒索,在走投無路之際,選擇了跳海來結束他自己的寶貴生命。

我想,這位老闆應該就是前些日子跳海自殺的那一位吧!

我聯絡這營造工程公司的總經理,以及老闆夫人前來面談並辨認屍體。

這家公司承包了某省女中的圖書館與科學館的興建工程,那時已快完成,不久就將驗收了。

這省女中的主任向這家公司的老闆開了一個價碼,數字很大,真是胃口不小。

如果驗收不通過,整個蓋好的圖書館與科學館便得完全拆除重建。而驗收能否通過,是純主觀的。所以,操「生殺大權」的主任大人,可就很「大」了。古人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若真要挑起毛病來,誰也通過不了。所以,只要對方敢開口,除非您不想活,保證沒有人敢不照辦。 

因為蓋好的圖書館和科學館已是這家公司投入資金的全部,一拆起來,所有的心血便全部付之流水,而所拆下來 的建材,也全部成了一堆堆沒用的垃圾。加上要拆,也得要很多錢來請很多工人。最後,最叫人活不下去的是,驗收沒過就領不到工程款,還得被罰好幾倍的違約 金。那麼除了死路一條外,又能怎樣?

我聽了,內心好是難過。對公家機關主任的權限之大,很是驚訝。

我請那主任前來面談。

主任說他是公事公辦,只要確實按圖施工,一定不可能驗收不過的。至於向承包商開口,他堅決否認,而且堅持他可以和承包商當面對質。我說:「承包商老 板已經死了。但有一封遺書可以說明這件事。」他拿過來一讀再讀,很是生氣。為什麼承包商要這樣陷害他呢?一定是他太嚴格了,得罪了承包商。

我做了筆錄,但我真的拿他沒辦法,畢竟承包商老闆死了,而這主任說了什麼話,我們也抓不到任何證據。

很快,一個月過去了。圖書館與科學館也到了驗收的時候了。這家營造公司知道這主任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何況他們又向治安單位檢舉了他的卑鄙行徑,早已把主任給得罪了。

突然,有一天夜晚,強烈颱風登陸台灣。全省都籠罩在狂風暴雨中,而且禍不單行,又發生了大地震。我和同事們坐鎮防台中心,好怕本地古老的建物會坍塌而出人命。

我想那新蓋的圖書館和科學館真經得起考驗嗎?真是時運不濟,怎會在驗收前碰到大颱風和大地震呢?

當晚深夜十點多,我們接獲一通報案電話:聽說省女中有人被風刮下來的大鐵皮削到了,倒在地上,等待急救。

我們派了救護車,匆匆趕到現場。果然有個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四週一片黑暗,似乎全停電了。我們打開救災用的照明燈,定睛仔細一看:「怎麼腦袋被削成兩半,腦漿迸濺在地上?」

救護人員把這人翻轉過來,把腦袋拼回去。我嚇了一大跳:「怎麼會是主任呢?」

學校說,主任是在颱風夜出來巡視的,看看教室門窗有否問題及其它地方是否安全。才被刮下來的屋頂大鐵皮削到頭部。這種鐵皮是馬口鐵做的,專門用來鋪蓋屋頂,很薄,很銳利。

法醫驗了屍,便送交殯儀館處理。

我沿途一直想:「天下有這麼巧的事?驗收前,剛好大颱風,又大地震,而且主任的頭會被不明來源的大鐵皮從耳朵上橫切成兩半!」

我深信:冥冥之中,必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操盤監控。

您呢?難道您真認為那營造公司的老闆既已跳海死了,就真死了嗎?而人一死,他的靈、他的魂魄也必隨著他的肉身就這樣一齊死了嗎?

要真如此,那善良的人早就在這世間絕子絕孫了,也早就絕種了。

驗收那天,校長十分公正,在場也有一些鑒定公會派來的專家、建築師等等。總算驗收通過了。特別是經過了大颱風與大地震,更證實了圖書館與科學館的施工毫無偷工減料或任何錯誤。

那營造公司的老闆娘和總經理等高級幹部,都很感謝我們治安單位的主持正義。我告訴他們:一定要對我們國家的法律有信心。

這件事到這兒,總算告了一個段落。

 

  ※    ※    ※    ※    ※    ※    ※    ※    ※    ※

有一天,有位中午婦人到辦公室求見,她說她是省女中那位主任的夫人。我請同事陪我一起去見她。

原來,他先生突然死了,家裡的生活頓時陷入絕境,連喪葬費也沒有著落。她哭得很傷心。

我問:「你先生都沒留下什麼錢嗎?」

她答:「沒有。」

我又問:「那他當主任所賺的錢呢?」

她又答:「大概全賭博輸光了吧!」

我聽了,心裡很是難過。主任不是個肥缺嗎?怎麼會這般窮呢?

我當場向我們公家單位借支了三個月薪水,先給她料理她先生的後事。

她說:「家裡三個孩子(兩男一女)的生活,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我的經濟狀況很不好。公務員的待遇原本很微薄,加上我好管閒事,這邊給一點,那邊也捐一點,幾乎已寅吃卯糧了。

我說:「我來請求我們長官幫你找份工友差事,應該沒有問題。在還沒找到工作前,我每個月先幫你一點點,這樣好嗎?」

她一直哭了又哭,沒有回答。

後來,我們長官在附近學校替她安插了一份工友差事,待遇還可以餬口,又有公家配給,雖然苦一點,應該可以在安定中把三個孩子養大。

這三個孩子很難侍候,動不動就大病小病,可真花我不少錢。為了照顧這可憐的家庭,我替一些大報紙撰寫稿子,也幫出版商翻譯一些世界名著,每天都爬格子,熬到天亮。 我能做的,也只能做到這裡了。

 

  ※    ※    ※    ※    ※    ※    ※    ※    ※    ※

二十年後,這個人人詛咒的遭報應家庭,是否一如被人詛咒的那樣悲慘?我因為工作異動,已許久沒有這一家人的消息了。

大家都不看好這三個孩子,因為壞人所生的子女,又能好到哪裡去?古人不是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嗎?」

我始終認為:「罪刑只及一人一身。」爸爸為人不好,是爸爸自己一個人的錯,而且也被鐵皮削死了。按理說,也報應了,也贖罪了。

我疼這三個小孩,很受當地閒言閒語的困擾,但我有我的立場和看法。

我告訴反對的人說:「壞人的子女,不是更應該把他們教好嗎?何況俗話不也這樣說:歹竹出好筍嗎?」

 

  ※    ※    ※    ※    ※    ※    ※    ※    ※    ※

有一天,我的客戶要用一棟大樓當辦公室,要我陪他去與建設公司簽約。因為我這客戶希望建設公司能照他公司的設計來興建,所以,我們去工地看那未完成的粗胚屋。

進了建設公司的會客室,他們找來了工地主任,向我們解釋興建中大樓的設計,好讓我的客戶有個選擇。

工地主任進來了。他一直不停地注視著我,突然大聲叫了起來:「阿姨,真的是您!」

我楞住了,我問:「您到底是誰?」

對方答:「我是省女中主任的兒子啊!我是老大叫OOO。」

我想起來了:「已經長這麼大了!」

對方馬上打電話給他母親,還有他的弟弟妹妹,叫他們趕快搭計程車前來這會客室。

沒多久,果然來了一位老婦人,年紀約在七十五到八十之間。我注視很久,依稀有點面熟,可是我實在已認不得了。她一進門,見到我,盯著我目不轉睛地一看再看。突然,她跪了下來,對著我叩頭,兩眼直掉眼淚,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因為事情來得太突然,被嚇了一大跳,也不知如何才好。只能趕忙一個大步跑上前去,把她強拉了起來。

她告訴我,三個孩子都沒變壞,老大現在是工地主任,老二是電視公司的美工設計師,老三是銀行小姐。想當年,我常帶著他們利用假日逛圓山動物園、兒童 樂園,也帶著他們寒暑假四處旅行。才曾幾何時,他們個個都已長大成人了,而且都已是成家立業的中年人了。不但有了幸福的家庭,也都有了正當職業。我真的好 安慰。

她又告訴我:這三個孩子每天都在長生祿位前,為我三跪九叩,為我燒香。一來感謝我當年的大恩,二來為我罹患絕症的身體求神保佑。我真的好慚愧,我哪配呢!

大約過了一周,這婦人又利用星期假日,邀請我去她家,並把她兒孫、媳婦、女婿全叫回家,要他們一家一家向我跪拜叩謝。我拜託他們千萬不要這樣折磨我,因為我實在承擔不起。但他們好堅持,任我怎麼推,都推不掉。

我一生或許每每由於一時之不忍心,而略盡綿薄地幫助過一些無告無助的悲慘家庭,可是我從不期待從這些家庭中獲得任何感情,我一向不留任何痕跡地隨做隨忘,隨了隨斷。我總覺得我只不過盡了一個人的本份,為什麼還要與人牽牽扯扯呢!

我一樣希望他們,「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至於「虧欠」則更大可不必,因為該得的,神都早已全數賞賜給我了。

 

附註一:天無言,地無語,默默不盡千言萬語。

附註二:天地不會縱容壞人作惡欺壓善良的人。天地不會眼睜睜看著善良的人受苦。

 

(十三)  生死親家

台南媽媽是我大學同學的媽媽。我在台南縣當小記者時,她疼我一如親生女兒。所以在我心目中,她也是我親媽媽,而她的大女兒當然也是我的親大姐。

我大姐住在台南縣的蓮花之鄉——白河邊的小村子。我大姐夫喜歡打獵。他擁有三支名牌的霰彈槍,有西德的、法國的和英國的。所豢養的六隻英國獵犬,是 全世界最優秀的。我在台南縣服務時,一有假日或空閒,便很好奇地和我同學去跟隨我姐夫打山雞、野兔、斑鳩、麻雀等。可是我每每看到那些獵物穿腸破肚,死狀 太過悲慘,就會被嚇哭。

我大姐的婆婆是虔誠的佛門弟子。她也非常反對我大姐夫的打獵手法,總苦口婆心地勸他:「別再玩那殺生的殘忍遊戲了。你看,都把小妹妹嚇破膽了。想想,一樹的鳥,只一顆霰彈,便都紛紛落地死了。」

我從小便不殺生,也不敢看到血。但看看地上的小鳥,不是頭破血流、腦漿迸裂,就是肚子破了,腸子掉了出來。

我比較喜歡看獵犬追逐獵物馳騁在草原上的英武雄姿,但我也好擔心獵物會被追上,成了獵犬的戰利品。

這種心情,大姐的婆婆與我幾乎沒有兩樣。所以,這也是大姐的婆婆內心的痛和苦。

再說我同學吧!他是某安全單位的高級主管。由於公務上的交際應酬,每天都得喝很多酒,而且幾乎不醉不歸。

我台南爸爸原本也是喝酒高手,可是五十四歲左右,便因為喝酒過量而導致胃壁破裂。有一天在酒宴後,回家的半路上就大量吐血死了。

所以,我台南媽媽很不喜歡我同學的交際應酬。她老人家好擔心悲劇會重演。但我同學卻「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直擺脫不了這種夜夜不醉不歸的生活。

我台南媽媽內心的牽掛與痛苦,又能找誰傾訴呢?

一年忍過一年,終於忍不住了。

半夜,我台南媽媽從家裡打電話給我大姐的婆婆。兩人互訴內心的委屈與牽掛後,決定一起離家出走,讓這不聽話的兒子,從此找不到母親。看他們到底改不改,戒不戒。

大姐全偷聽到了,但能說破嗎?

第二天,約莫上午八點多快接近九點的時侯。我大姐剛侍侯完孩子上學及我大姐夫上班。突然,我大姐看到我台南媽媽到了她家。我大姐叫了一聲媽,並問:「怎麼這般早就出門?要去哪裡?」

我台南媽媽顯得十分神秘,靜靜地一句話都不回答。才一轉眼,我大姐的婆婆也從家裡面出來了。兩人手一勾就往外頭去了。我大姐趕忙追過去問:「您們要去哪裡?中午要記得回來吃中飯唷!」

但她們兩人竟然頭也不回地就匆匆走了。

到了中午,我大姐看她婆婆和她媽媽都已過了吃飯時間卻還不回來。大家等她倆吃飯,等到菜都涼了。不免擔心老人家是否迷路了,於是一連打了好多電話,查遍所有親戚朋友,可是都沒問出兩位老人家的下落。

我大姐只好趕緊打電話給我同學:「媽媽今天一大早來找我婆婆一道出門,到現在仍然沒有回到家。你知道她們到底去了哪裡嗎?問過我們所有的親戚朋友,大家都說沒有看到她們兩個。我好急唷!」

我同學說:「大姐,媽媽今天清晨四點就過世了。我打了一上午的電話到你家,但不是都打不通,就是打不進去。」

我大姐哭了,覺得這事大有蹊蹺。匆匆放下電話,跑進婆婆房間,靠近仔細一看,婆婆躺在床上早已斷氣了。

法醫說:過世的時間大約在上午八時多,靠近九點的時候。

就這樣,我台南媽媽和我大姐的婆婆真的一起離家出走了。   

我大姐夫從此不打獵了。三支名牌獵槍全送給警察局,連獵犬都送給了獵友。

至於我的同學,則官越升越大,當然,喝酒也越來越頻繁,喝的量也越來越大,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能奈何?

倒是我不知道:我的台南媽媽和我大姐的婆婆相約去了哪裡?她又如何遠從高雄搭車來台南白河? 一趟路足足長達四個多小時!還得換車再換車呢!

 

感謝詞

這本小冊子,是我六十二年來在地中海貧血症的折磨下,如何堅強求生的一些血淚交織的經驗。得這種病能活過成年的,據說幾乎近於零。我很幸運,雖然好幾次死了,卻出人意外地又一再甦醒而活了下來。

我直到二十八歲才開始真正發育成年。我曾服下最毒的中藥,作孤注一擲的生死之賭,因為我真的生不如死。   

現在,我已熬過整整六十個天干地支,也不會夭折了。而且我也成了家,立了業。

我曾冒缺血缺氧的妊娠危險,遵照古訓,生養了五名兒女。他們都已相繼完成國內外公立大學研究所學業,取得學位。我們一家大小虔信宗教,在寧靜、安詳、和平中,過著親朋戚友所羨慕的圓滿幸福生活。

我感謝神,感謝我心目中的兩尊活佛:我外婆和我媽。

這本小冊子能夠出書,我感謝一行慈善之家的全體同仁。近幾個月來,人人出錢,出力,出時間,幾乎日日辛苦到深夜清晨,令我疚歉難安,不知何以為報。 又更應該感謝的是,負責打字的高森公司洪巧齡小姐。她與我素昧平生,卻如此盡心盡力地全程義務幫忙到底,這份摯誼至情,尤其令我永懷難忘。

但願這本小冊子能帶給您一些啟示,點亮您光明的一生。

 

全書金句選摘(網友摘錄)

 

生死有人算,也有天算。~~天無絕人之路,當神關閉一扇門時,必會同時打開另一扇門。~~在人的終點處,必有神助。~~不是絕人,即使得了絕症,也 不會走入絕路。~~一生中有三件事絕對不做:1.不近人情的事。 2.不通人性的事。  3.不合人道的事。~~每個人的壽命都不是天生注定的,而是靠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每個人的身體,都是自己最為完美完善的一流藥廠,可以生產出治療 各種病的仙丹妙藥。所以,每個人的身體都有自己治病的潛在神力。~~我們活在這有情世間,一定要有感情,不但對人要有感情,即使對任何生物,也要有感情, 不可傷害他們,甚至對一滴水、一張紙、一分錢,也要有感情地去珍惜。~~不管是人還是微不足道的小動物,都要像對自己親生骨肉那般去疼他,愛他,因為你讓 對方長命百歲,自己也必長命百歲。想長壽,便不可做短命的事。~~每一件東西,都必有它的使用壽命,要讓他盡量延長,不可使它夭折,或使它不該報廢而報 廢。因為延長對方的壽命,便是延長自己的壽命。~~福不用光,人必不會早死。~~當您真正不想活時,神才會讓您死。~~每個人的壽命,都掌握在自己手裡, 跟所生的病無關。~~一個人只要有漂亮的心,必有漂亮的一生。~~佛經說:「種如是因,收如是果。」~~相信別人是一件很難的事,而希望別人相信自己則更 難。~~不是這樣的人不會生這樣的孩子;不是這種人的孩子也不會得這樣的病。不再是那種人,得的也必不會再是那種病,養的也必不會再是那種孩子。~~有感 恩的心,便什麼都有;沒有感恩的心,便什麼都沒有。~~當一個人能有感恩的心,才能擁有他所想擁有的幸福;而一個不知恩、不知感恩與報恩的人,必然一無所 剩,也一無所有。~~沒有愛的人,生命中滿滿的是一片黑暗,而在黑暗中,又隱藏著步步殺機和撒旦所埋伏的死亡。~~能真正造就一個人的,不是人的盤算,而 是人的慈性。~~能成大功或立大業的人都一定是個「磁場」的中心,是個能強力吸引人的靈魂人物。這種人必然一生應有盡有,不會有任何欠缺。只要他真想要, 也必可因他的「慈性」而一一吸引到手。~~如果您看廟裡一尊尊的神是一塊塊木頭,那這些神便是木頭。如果您看這一尊尊的偶像是神,那這些偶像便是神。~~ 病只是一種虛幻的表相,真正能當家作主的還是我們的心。什麼樣的心造就出什麼樣的人,而什麼樣的人生什麼樣的孩子,得什麼樣的病。~~世俗人都希望有高學 歷,但有高學歷不一定有幸福有健康。即使有錢有地位,也都不等於有幸福有健康。天地所應許的,只有一樣:能有感恩、知恩、報恩的心,才能真正擁有您所希望 擁有的;而不知感恩與報恩的絕人,必陷身絕境,直至一無所剩,也一無所有。~~一個慈悲的人,所在乎的是世間六道眾生能否真正快樂不痛苦,而一點也不在乎 自己的樂與苦或生與死。~~聖經教訓我們:「不可看不起人,不可輕視弱小,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耶穌基督的聖靈究竟在誰身上」。 ~~別欺負窮人,別歧視小動物,在耶穌基督的眼裡,你未必比你心目中一文不值的對方更貴重,甚至你還比他們更一文不值。~~對一個不予不取的人,除非經過 他本人同意,誰也無法取他的命,無法叫他死。~~很多重病或絕症,都只有一個根源:恨。當這「恨」沒了,病也必一起消失。~~這世間最難解的是綿延不止的 恨。有解不開的恨,才有治不好的病。~~有恨的地方,死亡才能存在。沒有恨的人,無論身居何處,都是純淨的無菌室。~~做人處世,所有的大小道理,都只能 默默約束自己,不能說出來教訓別人。~~「孝順」是為自己好,不是為父母好;而「不孝順」是傷自己,苦自己,不是傷父母,苦父母。~~只要「有孝」,一定 「有效」,「有孝」必「有笑」;「能順」自能「一切順」, 對父母一切都順的人,一定一切都順。~~即使明天就死,也要把今天的功課認真做完,做到沒有任何虧欠!一個人不管能活多久,都要跟平日一樣地照常上學上 班,直到最後一秒鐘。這是本份。~~人之所以會死,不是因為他得了不治之症,而是因為他的陽壽已盡。很多人車禍死,墜機死或各種意外而突然一命嗚呼。這些 人並沒有得什麼不治之症,但該死的時侯,也一樣死了。~~延長與增加壽命最好的方法是不殺生而放生。~~ 每個人都不免有犯錯的時候,但千萬不可讓自己一時的迷糊,成為自己一生永遠無法擺脫的沉重包袱和負擔。~~成全別人就是成全自己。~~每個人都難免會有求 人寬恕的時侯。神總是按我們如何原諒別人,來決定如何原諒我們。~~任何事與其讓自己快樂,不如讓父母快樂。即使我們自己很不快樂,也心甘情願地承 受。~~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真正的愛是永不止息的,是永不變質的。~~內心沒有愛,是盲;眼神沒有愛,是瞎。即令世間一片光 明,對心盲眼瞎的人,仍然是永遠的黑暗,一生都在絕路上痛苦摸索。~~愛是神,不是人。所以,人會發瘋,愛不會發瘋。~~人絕對不可太自滿,不可太自我, 更不可太自信。~~用看別人的眼睛來看自己,並用看自己的眼睛來看對方。~~早晚能時時處處都無怨無悔的,則是我們的眼睛是對方媽媽的眼睛,舉目望去,盡 是好人好事。這是真正可以看到今世幸福圓滿的溫柔慈祥眼睛。~~當一個人一命嗚呼時,世俗的榮耀,又能代表什麼呢?~~浮露而不深沉者,其壽不永。~~當 一個醫生,能很自然地看出每一個病人都是他的骨肉至親時,他才算是一位真正的醫師。反之,當一個醫生看每一個病人,都只是一個病人而已,他即使醫術十分精 湛高明,也只是一名庸俗不堪的三流大夫。~~天主教的主禱文說:請庇佑我,請千萬不要讓我陷於我無法戰勝的誘惑。~~聖經說:「你之所以為大,是因為你在 神的眼裡算為最小,你要做眾人的奴僕。」~~欲為諸佛龍象,先做眾生牛馬。~~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服刑不是被懲罰,而是還對方一個公 道,也給自己良心一個公平的交代。~~凡您所知道的,天一定知道,除非您讓自己也不知道。~~有的人活著,卻是死人。有的人死了,卻是活生生的人。~~天 底下沒有偶然的事,只要存在,必有道理。~~恆以諸佛之悲心,永為眾生之慈母。

【書籍目錄】
第1頁:作者原序 第2頁:作者簡介
第3頁:願你也長命百歲 第4頁:有漂亮的心,必有漂亮的一生
第5頁:幾句真心話 第6頁:這樣的人,得這樣的病
第7頁:福是種來的,不是求來的 第8頁:感恩的心
第9頁:愛與神及光 第10頁:有慈性才有磁性
第11頁:您看對方是什麼 第12頁:耶穌的聖靈
第13頁:我想死,我高興,不行嗎? 第14頁:不予不取
第15頁:人不恨人 第16頁:不可冤枉人
第17頁: 第18頁:不可欺負比自己不幸的人
第19頁:太貴的不吃‧太貴的不穿 第20頁:天地君親師
第21頁:什麼是祖德?什麼是道德? 第22頁:能除一切苦 真實不虛
第23頁:孝 順 第24頁:聽話碰聽話的
第25頁:拿香的手 念经的口 第26頁:新 年
第27頁:為什麼要戴佛珠 第28頁:念 佛
第29頁:成人與成佛 第30頁:放生與成全
第31頁:難言之隱 第32頁:血紅的婚紗
第33頁:未婚媽媽 第34頁:阿母,您到底是誰?
第35頁:老天爺沒眼? 第36頁:裹小腳
第37頁:不讓媽媽再掉半滴眼淚 第38頁:爸爸和我
第39頁:慈母手中線 第40頁:真正的絕症
第41頁:我的期望 第42頁:不可出名,不可出風頭
第43頁:武士道 第44頁:產前篩檢
第45頁:借屍還魂 第46頁:醫師的眼睛
第47頁:吸血殭屍 第48頁:披麻戴孝
第49頁:天律與定數 第50頁:什麼是天律?什麼是定數?
第51頁:和平共存 第52頁:背姓棄祖
第53頁:平安的天課 第54頁:背姓棄祖(二)
第55頁:背姓棄祖(三) 第56頁:補遺篇一
第57頁:補遺篇二 第58頁:補遺篇三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4)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4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1-16 15:57:15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特殊服務+LINE:sun6818【各類辣妹任你挑選】
第 3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6-8-26 11:40:12
我在快20年前。在一個因緣之下看到了這本書。
後來道中前賢出資印刷了這書,送給有緣之人。
書中故事的情節,三立電視台也曾截取某些部份,在 戲說台灣中播出過。
第 2 楼
CCLin 发表于 2016-8-19 13:28:00
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
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
第 1 楼
善哉 发表于 2016-6-16 9:32:28
《 讚 佛 偈 》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
世間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

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

南無皈依十方盡虛空界一切諸佛

南無皈依十方盡虛空界一切尊法

南無皈依十方盡虛空界一切賢聖僧
回复 支持 (22) 反对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