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七葉佛教中心  支持書舍的建設: 請點這裡  書本報錯: 留言板
你好,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書籍 - 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唯識與中觀(二十五)

[日期:2016-05-27] 來源:  作者:南懷瑾先生講述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請按
原文:又為開示謬執我法迷唯識者。令達二空。於唯識理如實知故。復有迷謬唯識理者。或執外境如識非無。或執內識如境非有。或執諸識用別體同。或執離心無別心所。為遮此等種種異執。令於唯識深妙理中得如實解故作斯論。若唯有識。雲何世間及諸聖教。說有我法。頌曰

由假說我法 有種種相轉

彼依識所變 此能變唯三

謂異熟思量 及了別境識

論曰。世間聖教說有我法。但由假立非實有性。我謂主宰。法謂軌持。彼二俱有種種相轉。我種種相。謂有情命者等。預流一來等。法種種相。謂實德業等。蘊處界等。

「你認為」就是所知障,障礙了大徹大悟、證得大菩提。所以有「斷礙」,妨礙了解脫的,這個是什麼呢?——所知障。所知越多,解脫越難,因此不能得大菩提。那我們現在他是為了講唯識道理,就是使我們也能夠解脫所知障,證得大菩提、大徹大悟。這是一段。

「又」,在另一個觀念、說法,另一個道理:「又為開示謬執我法,迷唯識者,令達二空。於唯識理,如實知故。」 正反的,正好相反的觀念。他說老實講,為什麼著這個《成唯識論》?我們剛才首先講要求得二空。有些人,專門走法相宗開始,唯識、法相本來是一個,一宗的東 西。法相就是先由現象入手研究而達到本體,所以入於法相。那麼就是研究「有」這一方面入手,再追求形而上。譬如我們修密宗,一定非要著相不可,先求著相。 但是著相的最後,你說你念一個咒子會觀想成就了,你坐在這裡一打坐,你觀想自己是白衣觀音,你要坐在這裡,別人一看,這裡沒有你——有一個白衣觀音坐在這 裡,這個時候你觀想成就了。那麼到家沒有?一半路程,那還是一半哪!差得遠。然後觀想成就連帶你自己都空掉了,才走到另外一半,還不過證到人空。所以你們 不要弄幾句咒子一念、觀想,就是密宗了,沒有什麼密啊!密宗一點都不密。倒是顯教,你看,明白跟我們講,懂不進去,這個才是秘密。

但是這種 學密、學一切的人都是走有法來的,都著法相。一著法相,講了一個唯識啊,就認為唯識是有,所以他說他為什麼著《唯識論》?所知障,先要拿出所知障來。因為 「開示」——開示是後來我們用成了佛學專門名詞,開示:「開」——打開門來,「示」是長輩、老師教育後一輩叫做「示」,示現給你看。千萬不要學生跟老師們 講、或者跟父母講:「我給你說開示。」那就是混蛋的話了。開示者,那是很高,打開門,示現、表現給你看,示給你看。所以我們過去政府裡頭出佈告、公告給老 百姓,叫「告示」,就是帝王、政府對老百姓講。如果老百姓寫一個報告給政府,也講「告示給你聽」,呵,那就錯了。這是講到「開示」,有些同學們寫日記把開 示用錯了、倒轉來用了,那我看得不是啼笑皆非,那笑啼皆非啊!

此外,因為「開示謬執我法」,認為真正有一個道;「迷唯識者」,不曉得這個「我」是假的,我們現在心體畢 竟沒有一個「我」。他們不懂唯識,因此要造這個《成唯識論》,「令達」,使他達到「二空」,達到人空、法空。「於唯識理,如實知故。」什麼叫唯識?唯識並 不是有個東西耶!以世間法的觀念,好像有一個識、有一個心啊,錯誤了!那不叫做「如實知」,不切實際。要達到實際的境界。第二個理由,所以要著這一本書。 古人的經典、經論,你多去讀佛教的論,你看古人著書之慎重!不輕易下一個筆、不輕易動一個字。

「復有迷謬唯識理者,或執外境,如識非無;或 執內識,如境非有;或執諸識,用別體同;或執離心,無別心所。」他說另外一個原因呢,為什麼他要造這個《成唯識論》?為了開示教導一般學佛的人,迷掉了, 錯誤的見解,認為唯心、唯識,抓到一個心、抓到一個識。這個裡頭又分好多錯誤的見解。有一派學佛的人的見解,執著了外境,「如識非無」,承認物理世界是存 在的;小乘派、小乘羅漢們,認為外境同自己內心那個心念、心意識一樣,都是有,不是空的。譬如我們打坐起來,你念頭完全空了,你空了歸空了,外面境界一點 都沒有空啊!山還是山,水還是水;這個宇宙的時間還是時間,空間還是空間。因此那些得到空的果位的人、這個小乘學派的人,有一個理論的基礎,認為物理世界 這個物同心兩個對立的,物理世界他是認為永恆存在的,它是另外一個範圍;那麼我們內識呢,我們打坐起來得到、證到那個空的境界,為什麼能夠空呢?因為我們 心識空掉,還是我的心識變出來一個空的境界,這個空就是有。所以心識也是有,外境界也是有。你們學哲學的注意呦!這就是看這個世界二重世界,甚至於多重世 界;也等於同柏拉圖的西洋哲學家分二元世界——物質世界、精神世界。

小乘的成道的人,也有神通,也可以得定,但是那些人他在哲學的範圍也是 二元論者,他的所知障還是落在二元論當中。你注意啊,就是說「執外境如識非無」,不是沒有了,是存在的。這一派的錯誤在現在很多,因此他要著作。譬如我們 修道的人,中國修道、印度修瑜珈乃至我們人信宗教,「我全心全意交給神、交給上帝!」你的基本的哲學呢,有一個全心、有一個全意,也認為超越於這個世界有 一個上帝、有一個天堂。你達到這個境界呢,你的見解上沒有得解脫,還是認為外境如我內在的心是一樣,「非無」,是有的哦!對不對?不然你何必那麼祈禱求到 天堂呢?乃至我們中國修道的道家也是如此哦!打坐我想另外求到一個世界,虛無飄渺啊,「山在虛無飄渺中」,「散而為氣,聚而成形」——神仙的境界。對不 對?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乃至於說修到最後「散而為氣,聚而成形」。很嚴重哦!那麼你這一個道是如此的話,這個道,你注意這句話,「外境如識非 無」,還是有;不過是從這個世界上的有,跳到另外一個有裡頭去,你把那一個「有」叫做自己是昇華也好、不昇華也好,那是你的認定,就是你的所知。

他說今天我為什麼要著作《成唯識論》呢?就是這一種錯誤的觀念。這是一派理論。

還 有呢,有一派學佛的見解:「或執內識如境非有」,一切空啊!——物質也沒有,人死如燈滅;一個東西用過了就沒有了,物質是空的,外界一切境是空的。譬如我 們現在就是境界嘛,大家坐在十一樓,擠擠一堂——不是三點水那個「濟」啊!是人擠過來、擠過去那個「擠」——擠擠一堂,這個是境界嘛!十點鐘以後,這個境 界沒有了,這個境界空了嘛——非有。所以這一派認為內識、我們的思想觀念同外境界一樣,用過了就空,這個空了以後再沒有重來的,「江水東流去不回」,永遠 不回來了,青春一去就再不回來。所以很生悲哀,覺得人生是沒有意義、沒有價值。這個是一派,這一派落在偏空之果。

所以有西洋哲學的人,同學 佛的有同樣,一瞭解到人生,最後他寧肯跳樓自殺,(認為)遲死早死差不多,死了就沒有了,所以「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也有人那麼講。這也是錯誤的見 解。萬一死了不了的時候,你說我還想回去,那多麻煩呢?太冒險了!你怎麼曉得死了就了啊?所以有一派人「執內識如(外)境非有」,這是落在偏空。認為我得 道了就好了,我們學佛裡頭很多人:「哎呀,我假使得了道了,來生再也不來了!」不來你到哪裡去啊?「跳出三界外」,我常常問:跳到哪裡去?佛沒有說有一個 第四界可跳啊!怎麼樣跳出三界外?慢慢跳啊!跳了半天,不要吃了迷幻藥一樣還在三界以內。他說這是一派的錯誤。

「或執諸識,用別體同。」還 有些再更進一步了,學過佛的,研究過佛經理論,認為心意識的變化,譬如第六意識、第七識、第八識、眼睛、耳朵這些作用;一切的識作用起來有差別,本體功能 是一個。這同西方哲學思想也是有相關了,所謂一元論者:萬象有差別,體是一個。這個裡頭也有問題:這個體是什麼體?所以也是一種錯誤的見解,不過這個見解錯誤就高得很了,自己都檢查不出來的。

或 者有些人、就是學佛的人最多了,「執離心無別心所」,一切唯心啊!心是什麼他也搞不清楚。離開心以外,另外沒有個心所起的法。所以一切唯心是心的能哦!心 所起的不能說沒有哦!譬如我們現在使用電燈,科學家發明了電的作用,愛因斯坦發明了相對論,導引了人類進到太空的時代。那麼這些科學家是心所、心的能所起 的思想變成知識、變成學問,而研究出來這個宇宙的變化,但是它對於這個世界、對於宇宙的確起了作用。心所起的功能還是威力很大。所以你們要注意哦!我常告 訴大家年輕人說:諸佛菩薩智慧神通不可思議,一切眾生業力妄想也不可思議;眾生的業力妄想轉過來就是智慧神通哦。所以上帝跟魔鬼並存,它兩個相等的;所以 白天跟黑夜兩個力量都是相等的,黑暗跟光明兩個相等的。所以你要曉得心所的功能;我們只講妄念空,這是佛家佛法說的一半的話。其實沒有妄念還有佛教啊?對 不對?你不打妄念,不蓋廟子、不化緣,不敲起來木魚、不敲磬,哪裡來個佛教啊?我們坐在這裡,這些廟子都是妄念所成的啊!對不對?心所的功能你不能忽視它 哦!所以,如果堅執到離心以外,並沒有別的心所作用,也是錯誤的見解;這個錯誤見解更高了。這一類的錯誤都是學佛的學得很高的(犯的)錯誤。

所以他提出來那麼多的道理,「為遮此等種種異執,令於唯識深妙理中得如實解,故作斯論。」 現在這一本著作為了「遮此」,把它這樣遮起來,就是說這個錯誤的觀念把你擋起來,不要再犯這個。就是門口貼了個「謝絕參觀,到此止步!」遮住了。「為遮此 等」,上面所講的這些例子,還有些小的錯誤見解不談了。所以「種種異執」,奇奇怪怪的那個觀念上的執著,引導他們走入正理,使他們在「唯識深妙理中,得如 實解」,對於佛法的修證得到如理、確實的見解。「故作斯論」,因此啊,寫這本《成唯識論》。等於寫一篇論文,你們寫博士論文,這個就是很好的博士論文的榜 樣。我們現在寫博士論文啊,論文的前面有個綱要,這個就是綱要、題的綱要:為什麼我要寫這一個。你們寫碩士論文、博士論文,這是最好的啊!如果你們將來寫 好了,我來一輩子來我就講你們那一部論啊,好不好?

講到這裡,又提起了一件,「若唯有識,雲何世間及諸聖教,說有我法」 呢?他說(提出一個問題):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如果這個宇宙萬有,一切等等,只因為,「唯」,唯獨、只有這個,只有什麼?心識所變的;「雲何」,就是怎 麼樣;「世間」,人世間;以及一切經典的教義上說、經典的文字上記載,硬是有個「我」呢?這個聖教包括很多了,這就是真正的佛法,佛法不排外的,很恭敬。 所以《金剛經》上說:「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不管任何宗教的教主他都得了道的,得的程度有差別而已。換句話說,這個道假使比方我們這裡十二層 樓,有些教主他上了三層樓、四層樓,到此為止,但是你不能說他沒有得道哦!所以「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程度的深淺(不同而已),同樣是聖賢。這 就是佛法的精神不同。

所以我們真正的佛教徒們,也學其他的宗教徒們那麼小氣,看到別的宗教好像變成冤家,老實講不是佛教徒哦!要搞清楚哦! 至少我看來,像今天有個朋友問我一樣,老師你究竟信哪個教啊?信哪一派啊?我說我什麼都不信。他說你信什麼呢?我說我就是信我,信我自己。其實我這個就是 佛所說的一樣:「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不是釋迦牟尼佛同我們……不是我講我這個我,是大家的這個「我」,你找到「我」這個本來面目,這個就是一切宗教。 所以有人問我你信哪一教?我說什麼教都不信;一定說信哪一教,我信「睡覺」,這一覺最好了!

所以你們啊,真正學佛法,要瞭解哦!我常常告訴 你們,唉呀一身佛氣、一臉的佛相、滿身的佛態,一來看就是……非這樣才叫做學佛?這樣不是學佛。「哎,你好吧?」也是學佛啊!很恭敬就好了嘛!非要下跪不 可,害得我穿一個長袍也要跪在泥板上;我也愛乾淨,然後起來,給你們回拜完了,我還要進去拿毛巾來,擦衣服擦了半天。(眾笑。)好苦!所以我看到人家跟我 跪,我氣得不得了!何必嘛!一切唯心嘛,三界唯心嘛!心的恭敬,一看這個人很誠懇,這已經夠恭敬了嘛。非要人家拜一拜;拜一拜你對我也高不了一點點,你拜 一下我的頭髮轉黑一點,那你儘管拜,我願意坐在那裡給你拜!你多拜了,我多跪一下,頭髮又多白了一點,何苦呢?形式主義!

真正的佛法這些都 沒有。你看真正的佛法,一切宗教的外衣都沒有,這是真正的佛法。但是他有真的佛。所以他說,你假使說一切唯識,為什麼世間及諸聖教說有個「我」呢?一切宗 教都認為有個我。你們研究瑜珈(yoga)的,都認為有個我。譬如我們學密,學密最後修成了本尊,你修成什麼二十一尊度母哪一尊都可以,修成了我就永遠存 在了——我相未除。是不是佛法呢?這個裡頭是很大的問題;但是我告訴你,也是真是佛法。所以學密宗的人,不通唯識是不能學的啊!在真正學密宗原則上講,教 理未通你非走入魔外之道(不可)。但是不只密宗,禪宗也一樣哦!所以哪一樣叫做魔道?哪一家叫做外道?很難講!真懂了的人,所謂魔道、外道都是真正的佛法 了,給他一變就變過來了。我們今天講到這裡,早幾分鐘。因為下面一講啊,中間不能結束,又斷掉不好。

 

現在我們《成唯識論》重新開始,現在從次序來,還是第一卷的開始。上次第一卷講到我們本書第二頁,就是說到為什麼講佛法裡頭有唯識的這個說法,是根據佛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那麼唯識這個「識」、這一個理由何以建立?第二,為什麼要說唯識?

我們都知道佛法到大乘的佛說,就是都是二無我。再說明白一點,就是根據《楞伽經》——所謂唯識宗的大經的一種,這個基本的常識我們都有了。《楞伽經》的系統大概提到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概括了一切的佛法。所謂二無我,就是人無我、法無我,就是這兩個內容。

我 們在佛學上一聽,如果熟練於佛學的名詞,這一個理論、這個名相的系統都很清楚的。但是如果推開古老的佛學研究的方法,走現在的所謂現代化學術的研究,問題 就來了。整個的佛法就是說明無我——人無我,這個在現在思想界裡頭很嚴重哦!人既然無我,我們這個人所謂都是假人。所謂如何叫做「我」?思想也不能代表 我;身體當然不是我,總歸要死亡的,總歸要變滅去了;那麼思想也不是我,等於西洋哲學家笛卡爾所講「我思(因為我有思想)則我存(我就存在)。」換句話 說,我沒有思想,乃至我不存在這個身體、思想也沒有了,我到哪裡去了?我就沒有了。假定是我沒有了,同現在的唯物思想是一樣哦!那沒有我。既然沒有我,何 必學佛啊?何必修行成佛?你說沒有我,有個佛,佛是什麼成的?佛是不是人成的?是不是眾生成的?一切眾生本來無我,本來就是空,那麼這個空了什麼都沒有 了,這個問題非常大!就是同現在整個的思潮(思想、潮流)關聯非常大。

因此在思想界,乃至宗教、比較宗教裡頭有個嚴重的宣傳,國內外全世界 都是一樣:佛教是無我的,佛學的系統是無我,也就是無神論。所謂無神論是好聽的,意思是說佛學的思想同唯物思想是一樣的,是無神論者;那麼,唯物思想是共 產主義思想的基本的哲學;所以這個問題非常大!所以我們一般研究佛學者,關起門來自說自話,不曉得世界上的思潮始終認為佛學是無神論。一般對於思想不研 究,而覺得這個看起來沒有關係,是個大問題!今天的時代,領導了這個世界、領導了這個時代,乃至發生戰爭,就是個思想戰爭。這個思想戰爭所以在西方還次 要,在東方有些國家,對於佛學佛教簡直是可怕!認為它的思想觀念同唯物思想走上一路的,是無神論者。再加上西藏的一位 所謂佛教的領袖達賴公然在美國寫文章,幾乎是承認佛學就是無神論者,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當然他是***,但是動搖了基本的教義。這個問題,現在我們 正談論這個問題。這一本論、這本經典正是研究這個問題。

那麼我們研究了這個問題,才曉得一般小乘的「無我」根本是斷見,南傳佛法(小乘)根 本就是斷見。所謂斷見,同唯物思想是一樣的:死了就完了、空了,空了就完了;空就是沒有了。所以佛學這個空啊,他認為就是沒有了——南傳小乘佛教思想的偏 差。而大乘佛學者幾乎也走上這個偏差的路子。新潮派的,包括在家出家的,就是說出家的法師們、在家的居士們,佛學路線接近到這麼一個邪見去了。所以在整個 的世界上,思想界對於佛家的空與無我是非常害怕的,害怕什麼呢?這是人類錯誤的一種學術,所以這個問題非常大!我們一般搞宗教的人,在家、出家,只在宗教 的範圍這個圈子裡搞,不曉得外面這個風雨有多大。在世界的思潮裡頭風雨有這樣大!非常危險的!

同時,我們學佛的也想修持到無我,怎麼樣才能 夠無我?現在回轉來講我們教內的修持的人,怎麼樣才達到無我?譬如大家不管學禪宗、密宗、天台宗、華嚴宗,不管哪一宗吧,所謂宗,是佛教整個裡頭的方法的 問題,宗派是方法問題、入手的入門的方法問題,所以建立了宗派,同基本佛學沒有關係。可是一旦形成宗派以後,一般人拿到雞毛就當了令箭辦了,拿雞毛當令箭 現在年輕人已經聽不懂了,就是說拿到草紙、衛生紙當公文用了,就完全搞錯了!錯得一塌糊塗!

那麼,因此說佛法修證的,達到如何是空、如何無 我,認識不夠。所以我們修持起來想證到無我、證到空的境界,幾乎是做不到。大家至少有個觀念,在教內修持搞教理的人修證,不管哪一宗派修持,很多人很快已 經到達無我;因為在教理上、在理論上不清楚,把無我的境界當錯了,就是永遠在那裡轉。所以今天我們開始也就是《成唯識論》開始的重點就是這個地方,千萬要 注意的!剛才由《楞伽經》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一直到現在我們《成唯識論》的開始。

現在我們先看一下原文,原文上次是講到提出一個偈子: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

彼依識所變,此能變唯三,

謂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

那 麼先說這個偈子的文字還容易懂,我們比較容易懂。我們研究唯識最大的困難,我們再三強調地說,非常感謝玄奘法師的為眾生辛苦取經的翻譯。但是由於他這個文 字的艱澀,使佛法唯識部分的弘揚受了最大的阻礙,就是文字的艱澀。假使鳩摩羅什法師的翻譯不同了,流暢得很,很容易懂。他這個太艱澀了!

可 是他這個偈子翻得在文字表面上我們還比較容易懂,「由(於)假說我法」,一切佛法裡頭所謂講「我」都是假說的;換句話說,是個比喻的法門,我是根本不存在 的,本來就是無我的。但是「假說我法」,例如說,我們曉得以佛教本身來講,佛下生的時候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這個「我」是假 說的。他說這個我也不是指現在這個我,這個「我」是假象,方便的一種名言。換句話,這個「我」拿現在西洋哲學的邏輯的觀念來講,這是一個抽像的假設的東 西,沒有我。

而拿教理來講,一切佛經(我們現在拿的是「論」),經上第一句話一定說:「如是我聞。」佛教本來說無我,為什麼有我呢?這個 「我」字也是假設的,是當時代表一時一期的、為了表達起見,說了一個「我」。這些我們都很清楚,不要再討論了。他現在本論的這個偈子,所謂偈子,什麼叫偈 子呢?在經論裡頭偈子就是要說明很多的道理、這個道理的總綱,就是看報紙的大標題、小標題。他說,「由假說我法」,因此有種種相、各種現象表達我在轉。在 理論方面我們簡單明瞭就可以瞭解了。

假使再進一步說,人類一切眾生的我,沒有一個真我,所謂真我這個名詞是抽像假設立的;有種種相的,你說 沒有真我,可是狗有狗的我,人有人的我,你有你的我,他有他的我,我有我的我。乃至於說,佛法裡頭羅漢、小乘的果位分四種,初果羅漢、二果羅漢、三果羅 漢、四果羅漢,各有各的名詞,各有各的階梯;大乘的佛法還有五十幾位,簡單地講,菩薩大乘有十位,每一位初地、二地各有各的我,種種相在轉。注意這個 「轉」字啊!這個「轉」字玄奘法師也翻得非常好(佛法的重點),在轉。

他說我們看到世界上的這一切,我們凡夫普通人一般眾生的觀念認為有個 我、彼(他),就是所謂一切的我相,沒有真的自己的我,「唯識」,只有識在變,心識在變;「彼依識所變」,這一些我,都由於心識的變化,變出來這個假相、 我的一個現象,大家要注意哦!你們作功夫打坐的,更要瞭解這個道理。一切功夫的境界、修持的過程,乃至你身體上氣脈動了,這裡氣動、那裡動了,乃至道家所 講的任督二脈通、奇經八脈通了,密宗所講的三脈四輪、甚至於說三脈七輪都通了,什麼在通?通的結果是什麼?「彼依識所變」,還是身識變化的一種現象,不能 認為那個就是道。千萬要搞清楚!你認為是道,統統是錯誤的!絕不能證得菩提,絕不能大徹大悟。

那麼這三句話所講的這一切相,都是變相。整個 宇宙的萬有現象,人、我、身心,一切都是身識的一個變相。沒有真實,不真實,都是唯識所變。但是瞭解了這些都是變相,相是外形,能變的是什麼?我們要問 你。都是唯識所變。學哲學的人、學邏輯的人一定要追問的,你說這個茶是水變出來的,水跟一種植物的葉子混合起來,一泡,變成了茶,茶是假相;能變的是什 麼?能變是不是水呢?水也不是,水也是一個變相之一;水與茶分析了,兩種都是變相;中間還加上一個熱力,把這個水用熱能燒開了。那麼再進一步說,這個世界 上的水由哪裡來呢?最初一棵茶又是哪裡來呢?茶、水乃至熱能都是變相。那個能生長茶葉的、能使宇宙中間有水的、能使水與茶那個熱能發生作用的,這個是什 麼?這個不是相,是能變的根本。

那麼,這裡第四句說:能變,在唯識的道理,唯識所變。能變、所變有三種,三種什麼?「異熟、思量及了別境 識」,這三種變出來的。這三種就是唯識上面所講的轉相,心意識轉相在變。我們簡單地先把這個暫時作一個初步的瞭解,然後看他本論裡頭的論辯。所謂論辯不是 故意辯,就是代表我們[錄音中斷]……解決這些問題,所以要辨別清楚。「論曰」,就是玄奘法師糅合了「三十唯識頌」,再加上採納了十家的意見綜合起來的。

本論現在提出一個問題了,「世間聖教說有我法,但由假立,非實有性。」先到這裡為止。

我 們注意這個文字,這個世間的聖教流傳在人世間,所謂聖教是佛的一切經典,有時候也提到說有我。我們剛才舉例子,每一本經的開始:「如是我聞」,提到 「我」。尤其佛說《涅槃經》,平常講無常、苦、空、無我,到了《涅槃經》的時候,說常、樂、我、淨,這個「我」。那麼簡單舉兩個例子,所以佛經上經常也提 到,「說有我法」。現在到《成唯識論》的手裡,糅合了無著世親菩薩這個系統,尤其是世親菩薩《三十頌》,乃至世親菩薩以後的十家的關於佛法的研究,最有 名、最有力量的論辯綜合起來一個意見。他說,佛說經典上所講偶然提到的我,「但由假立,非實有性。」要我們特別注意,這都是在文字言語表達一個東西,這個 東西叫它是道也可以、菩提也可以、法性也可以,乃至叫它唯心、唯識,都是代號,都是假立,為了文字言語表達起見建立了這麼一個名稱。

事實 上,整個的佛法就是指示我們,並不是實實在在有一個我。這個我,好像我們現在觀念中認為有個我,假使大家現在坐著認為我們本來是無我的,完了!什麼希望都 沒有了,明天都不想活了!我們現在活得很有意思,就因為有我。我有身體、我有房子、我有汽車、我有鈔票,我還有兒子孫子、還有媳婦;哦,如果明天快要死 了,在醫院裡還不肯斷氣,因為我還有許多事情沒有辦完,所以想多留一下。就有這個我,世間法才有希望。假使無我,完了!什麼都不能……修道的人搞了半天, 因為我會成道,而且大家認為我會了不得,我成了道以後怎麼樣、怎麼樣,要度盡眾生,如何的威力,我有神通,我得了道以後……大家在這修道,很多的幻想:我 得了道以後,大概出來電燈泡都不要的,頭頂上會放光的,腳底下會冒煙;瓦斯也不要——都是一批幻想中。這些幻想的構成都由我而來的。乃至其他宗教,我死後 要想升天堂,死後要親近上帝、跟神同在,都因為我而建立。沒有我,這個是很嚴重的問題!可是現在在經典上文字的表面看起來,很容易走入偏差的路線。

你看,「但由假立,非實有性。」基本無我,對不對?佛法本來我們嘴裡也講,學佛是本來學到無我、空,怎麼樣是真正的無我?必須要徹底地認識。好!現在它的文字,我們同大家共同研究,慢慢照這個方式,你這一本經不要我說,也讀懂了。

我謂主宰,法謂軌持,彼二俱有種種相轉。」這又是一節,因為它古書的排列,文章一起排下來,所以我們越看越不懂。這個書如果照現在排列的方法還要幫忙。 剛才我們講到,「論曰:世間聖教說有我法,但由假立,非實有性。」照現在書本的排列方法,這已經歸了一段了,哪怕這一行排不完,也到此為止。另外一段下面 起來,「我謂主宰,法謂軌持,彼二俱有種種相轉。」到這裡又是一段了,就容易看懂了。現在諸位在研究的時候趕快要圈點好,將來你們自己再研究,一段一段分 清楚了。

上面是問題,下面這是指答案。他說「我謂主宰」,拿現在的學術研究方法,我們不要照古代研究佛教經教的那一套方式,那一套方式非常有科學,時代已經不合時了,聽完了不曉得搞些什麼,只懂了些名詞。現在我們要實際地來。

所 以科學的事我們照現在學術研究辦法,你看它文字所講,「我謂主宰」,什麼叫「我」?我們人類所謂認為我的話,什麼叫做我呢?「謂」,這是講,有一個東西可 以做我們的主宰的,這個就是我。譬如我們人活著,我們現在感覺到,大家追問一下自己,普通認為我這個身體坐在這裡,就是我。仔細一追問下來曉得身體不是 我。所謂我,是裡頭能夠思想、能夠作我主宰的。是不是思想呢?還不是思想。就是我們有個個性、有個東西主宰,說你要不要?「我不要!」想都不要想,那個就 是我,一般人認為這個能夠主宰的就是我。這個文字就是那麼……其實你說他翻得不好?也很清楚。可惜太古老了。「我」,應該照現在的辦法加一個小點;「謂主 宰」,這是說,有一個能作主的。可是拿哲學的問題討論,這是剛才我們的解釋,而對個人生命而講,作自己的主宰的這個,認為是我;我們認為一定有個主宰。這 是普遍的認為。

那麼進一步其他的宗教呢?認為我、我們大家的我、一切眾生的我,這個我是一個東西分化來的,我們現在「我」是每一個人分化到 一點點小我,它有個總機關,這個總機關是什麼?神我。這個裡頭有一個大神是我們的總我,我們是那個總我分出來,總公司分出來的小公司,小公司分出來的小店 ——那個神我的大主宰。這是一切宗教的哲學。你不管基督教、天主教、回教,乃至世界上現在大大小小有三百多種宗教(大教有五位、五個大教,其他小教還多得 很),每一種宗教裡頭都是認為有個主宰的我,不然就不構成宗教了。宗教,所謂宗教家,世界其他的宗教提出來佛教是比較可怕的:無神論、無主宰,這個無主宰 就是無神論,就否定了一切了。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現在在這裡提到主宰是講一般人。所謂「我,謂(有)主宰。」就是人我,第一個我講人我。第 二個,「法,謂軌持」,這兩句話玄奘法師翻譯得啊,文字非常古老。實際上他兩句話,第一句話講「人無我」,「我,謂主宰」這個我——「人我」;第二個講 「法我」。法,我常常做一個解釋:什麼叫法?用現在的觀念解釋:一切事(事情)、一切物(物理世界)、一切理(道理的理)。再拿現在西洋哲學的觀念:精神 世界、物理世界,精神物理世界中間有一個運動的世界,這三樣大原則合攏來,在佛法裡頭就叫做法。這個東西就是佛法翻譯成中文名詞「法」字的觀念,一切事、 一切理、一切物,這三樣東西。那麼西洋哲學柏拉圖所講的世界是二元,精神世界、物理世界,分兩重。那麼西方哲學有一元論者、二元論者、多元論者,各種哲學 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哦!現在我們科學也在這裡追哦!這個世界究竟屬於物理的、還是精神的?還在追哦。

那麼我們牽扯到這裡就是說明佛學裡頭所 講「法」,這個「法」字,我們一般學佛提到法字,「哎呀,你傳我一個法」,就加上許多人為的觀念,是錯誤的!現在我們不用人為錯誤的觀念講這個法,[錄音 中斷]……道理。什麼叫做「法」呢?「法,謂軌持」。什麼叫做「軌」呢?這是古文哦,玄奘法師當時(翻譯的),千萬注意啊:「一切自然的法則、規律。」這 個「軌」字,拿現在科學時代哲學、科學的觀念,就是規律、法則。宇宙萬有不管植物、動物、礦物,這個自然界的一切有它的規律。譬如一顆種子下去,必須要加 上肥料、陽光、空氣、水,多少時間才能成長,呆定的,有它的規律。譬如我們人要生出來,要母親的懷孕九個多月、十個月才能夠生,自然的規律,幾千萬年沒有 變動過。少數的例外,不算數的;大部分如此。一定有它的規律、法則。這個「軌」字是講這個東西。

「持」,玄奘法師用的文字,由這個自然的規 律,維持到永恆的一個規律的在轉動。譬如這個太陽跟月亮、地球,我們簡單地講這三個東西、星球在這個宇宙之間。像我們站在地球上,一定看到太陽每天早上東 邊出來,晚上西邊下去;月亮是一定的規律,地球是一定的轉動。因為它有一定的規律、一定的轉動,所以保持了這一個固有的狀態,這個狀態實際上都在變。但是 我們因為不懂那個能變所變的,所以不知道它在變。所謂「法我」,注意這兩句話,玄奘法師翻譯的文字,「我」就是人我為主宰;「法」謂軌持。就是法我啊,這 個是指的一切事物都有它的法則,都有它的規律,所以保持這個世界有一個永恆存在一個假象的狀態。這一下我們對這個文字瞭解了吧?千萬注意哦,先要盯住這個 書上了。「法謂軌持」。

「彼二」,人我同法我,這個我是假象哦!我們生命存在這個我,同宇宙間一切有規律的這個大我,「彼二」這兩種,「俱 有」它們統統有它的種種不同的現象,使這個宇宙的生命永遠地輪轉不停,輪轉的。這個輪轉中間,這個轉字,所以叫大家注意這個「轉」字,那麼產生了世界上的 哲學。譬如我們中國的哲學,道家的、《易經》的、老子所認為,這個宇宙是生生不已,生生不已是個轉相而已,拿唯識道理講。換句話,這個宇宙也可以講成死死 不已啊!每天都有死亡的,天天都有太陽下去了;生生不已是站在早晨這一頭看的,每天太陽都出來的,永遠有個明天。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不站在早晨這裡 看,站在傍晚看,都勸人這個世界是悲觀的、是可惜的、是憐憫的,因為每天看到太陽都落下去了。一個是站在春天看,一個是站在秋天看;一個是站在殯儀館看人 的,每天都是死人抬出來,只有掉眼淚**;一個是站在婦產科門口看,看到一下有個小孩抱出來,生生不已。其實兩邊都不是,這兩邊都是它的轉相而已。這個特 別注意!

這是答問這個問題的第一段。你看玄奘法師翻譯,如果我們……所以你看,世界上研究唯識學的,不管在家的、出家的,文字都不大通的,使人越看越糊塗。比較有幾個人通,明朝的憨山大師,明朝有幾個大法師、大和尚研究唯識,文字很輕通,但是一般唯識學家對於輕通的 唯識學的文字一概不承認;越是不懂的文字他承認:這個是正統唯識學。這是很怪的!比如《宗鏡錄》上永明壽禪師研究唯識這一部分文字非常好、輕通,可是正是 唯識學家不承認永明壽禪師的《宗鏡錄》唯識學,認為是不通的、不懂唯識,有這樣嚴重!明朝這幾位大師著的唯識他們認為那是不能看的,那等於不懂。實際上大 家都被文字困住了。玄奘法師天理良心,這一個唯識的文字翻得啊,我是始終認為不太高明。可是他高明不高明?高明極了!絕對邏輯。因為邏輯啊,中國人的頭腦 對於科學哲學邏輯不大喜歡的,不接受的;喜歡文學、喜歡藝術的,所以看起來還不懂嘛,頭大了!可是他翻譯得很忠實,尤其用中文這種翻譯。所以剛才我告訴大 家注意,第一個四句話,是問題提出來,後面四句話是答覆問題。現在開始,由這個答覆問題,說明這個問題。我們如果要把《成唯識論》改編啊,用現在話,只要 加這麼兩個字,大家看起來就懂了,現在開始說明。

怎麼樣說呢?「我種種相,謂有情、命者,等;預流一來,等。」這是一段,講我相的。照現在排列又是一段了,不要再排下去了,又另起一段:

法種種相,謂實德、業等;蘊、處、界等;轉,謂隨緣施設有異。」

好 了,我們把它文字念完了,讀了以後懂不懂啊?呵,好像唸咒子一樣:菩提菩提波羅波羅……,不曉得搞些什麼!所以佛法被一種最高的文字障礙了,反使佛法不能 流通。可是你們年輕人不要冒昧啊,「我把它翻譯成白話。」翻不得!你自己沒有悟道、沒有證道以前,你一翻都是錯的!非常要注意!

所以禪宗裡 頭有這麼一個故事:有一位居士、有一個人學問很好,佛學也精通,馬上要翻譯、寫佛經,**,來看一位大禪師——南陽忠國師。忠國師說:好,你要翻佛經、寫 佛經,很好!他叫他的徒弟:倒一碗水來,水裡放七顆米;拿一雙筷子來,放在旁邊。他說你看看,我這個是什麼意思啊?這個居士想了半天:「師父,我不曉得你 這個東西是什麼意思。」他說好了,我的意思你都不懂,佛的意思你會懂?所以不要隨便動文字,你沒有到達、沒有證到佛道,你隨便動、翻譯經典是罪過。一字之 差,五百年野狐身!不要亂來!

我看到現在青年人隨便寫佛學的文章,哎呀我看得是一身汗毛直立起來,害怕得很!一字之差,不得了啊!所以我常 常告訴青年同學,你看我一生,我很會寫文章哦!如果我寫小說、寫花樣賣錢,比現在還賺錢哦!一輩子你們看到過我有什麼散文啊、其他文藝性文章?什麼都沒有 寫,除了佛經還非常慎重,因為不敢寫。教人家做壞事啊,背因果還只一個、兩個啊;這個文字白紙寫黑字流傳下去,那個謀殺人的慧命那個因果背不起啊!害怕得 很!所以平生不敢隨便寫任何的文字,寫了要負責任的。因果哦!白紙上黑字是重因果哦,是這個道理。

所以講,回轉來說,玄奘法師這個文字那麼慎重,寧肯後人你懂與不懂是你的事,我翻譯做到了。現在我們回轉看他的本文。他答覆了什麼叫「人我」、什麼叫「法我」這個定義。拿現在講、拿哲學邏輯來講下了定義了。定義以後引申說明。

「我 種種相」,這句話就是解釋他的偈子,「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怎麼叫做我又有種種的相呢?既然我,我就是我嘛,怎麼我裡頭有種種(種種是很多很多)的 現狀不同呢?「謂」(「謂」字拿現在白話文:「這是說」,就是白話文這三個字。)這是說「有情命者」,「有情」是一切眾生,有感情的。這個問題,一切眾 生、有情眾生。所以有些佛經呢直接翻「眾生」,眾生指生生不已。實際上生跟命兩個不同哦,這裡頭有問題。

當年,我記得幾十年前在四川大學, 在大後方、在成都的時候,在四川大學演講這個事情,提到一切眾生有情這個問題。當時有一位同學站出來問:「一切眾生」這個怎麼解釋?所謂有情眾生。他再進 一步問,什麼叫有情呢?我說凡是有靈知性的生物都是眾生,都是有情眾生。那麼他說譬如礦物質、有些植物算不算有靈知性的生物呢?我說那不算。他說那不算, 不叫做眾生嗎?(我說)那屬於是眾生的依報、附屬品,眾生生命的附屬品。這位同學說不對、不然。我說:願聞其詳。這個聞不是問題的問,耳朵聽,我們當年講 話的方式跟你們現在講的不同——我願意聽聽你的意見、詳細的意見——「願聞其詳」。

這位同學說:譬如含羞草,譬如向日葵,這都是植物;譬如南非洲的吃人的樹,你難道說它是無情的眾生嗎?它也有情感啊!

所以啊,有時候演講、講佛學,有時候碰到學術界的演講頭很大哦,什麼問題都來的啊!不像宗教裡演講,宗教裡演講所有信佛的,「除了佛以外……」好辦!可以拿佛來蓋他一下,都把他蓋了,呵!學術界不管你那一套,佛、上帝他不吃耶!這裡我給你們青年人講一個經驗。

我說:好,我告訴你,含羞草不是有情眾生,它是機械性的,不是靈知性,它沒有靈性。他說:不然!含羞草你看你摸摸它,它怕羞,它就收攏來了;你不摸它,它就開開了。

我 說:含羞草這個根根裡頭有一泡水,它平常是上升的,人體的溫度跟它一接觸、手一摸上去啊,這一泡水就下降了,所以你看它是怕羞,收下去了。它是一個機械、 物理的作用,不是感情的作用。向日葵中間有一條中心的枝幹,所謂這一條纖維,是它的中心,必須要吸收太陽的光線,所以太陽、光轉到哪裡,它這一條(纖維) 機械地就跟著動轉了;所以叫向日葵。同樣的,南非那個吃人的樹,人到了旁邊,那個葉子把你一抱,整個把你裹起來,裹起來這個人就沒有了、連骨頭就化成水 了。那也是機械的作用,它是一種機械的惰性。因此這三種植物不能說是有情眾生;只是有情眾生的依報、附屬品。

這個同學的問題答了,非常滿意,所以那一天很叫座,掌聲如雷!其實啊,我剛剛第一天晚上啊,一個學植物的教授跟我倆談,我還剛剛問了這三個問題,我說含羞草怎麼會怕羞呢?他就解釋給我聽。昨天晚上買來的今天就去賣了,所以沒有使我垮台!(一笑)

所 以學術演講之難哪!任何問題都提上,科學的、哲學的。所以現在你們青年出家、在家同學,今後的時代要出去弘法,除了你關起門來在佛教裡頭拿佛來一蓋就蓋住 了:「哦,那是佛說的!你不可以……」就把它蓋住了。不然「你就是不對,外道、邪見!」就把他蓋住了。(眾笑)你到學術界講,不聽你那一套蓋啊!你都要懂 啊!佛能通一切法,徹萬法之源,那你不能不懂,佛都懂啊!你看佛經上有些弟子們問佛:為什麼人的眼睛白天看得見,狗的眼睛夜裡看得見,為什麼人的眼睛看不 見?佛在幾千年以前就答覆:色受不同,眼睛的色受不同。狗的眼睛裡有紅外線的光,所以狗眼有紅的。我們平常罵:狗眼看人低。那個狗的眼睛有紅圈子、有紅外 線光。你看我們這位老師啊、本師釋迦牟尼佛,幾千年以前他怎麼懂這個科學?他都懂。看了佛經真是歎為觀止啊!他都清楚。

所以再順便告訴我們在座的,尤其本院的同學們,不管在家、出家,好好地……二十一世紀開始,將來你要弘揚佛教,關起門來懂一點佛學賣你自己一包膏藥,沒有人買的呀!一切學問都要求。這是我的經驗告訴大家。[引磬響]喲,十一點鐘啦?你沒有貪污吧?呵,那只好休息一下。(78:00以下錄音不清)

 

「有 情」是一個觀念、一個名詞;「命者」,又是一個觀念。籠統來看,「有情命者」就是一切眾生。以邏輯的道理,「有情」這個觀念下一個定義,就是剛才我們講的 定義,照現在的方法下定義,五十年後怎麼樣講法,你們自己要注意了,時代不同、觀念不同了。就是說,有情是凡是有靈知性的、情感化的,就是有情。「命 者」,不一定屬於有情了。這個「命」就是生生像一股流水一樣,連續生長存在的。譬如植物,譬如我們電燈光,一開關以後,這個電源一放出來,這個光芒已經 是……一開關那一剎那,這個電源放出來,這個*已經散失了,跟著陸續上來、連續不斷,看到這個燈光永恆地存在,就是燈光維持著現在的壽命。這個命者,就是上面一句話「法謂軌持」,有它自然的軌則,永遠保持著,謂之生命。

所以我們這個有靈知性、又生生不已,合攏來叫做生命。譬如植物、蔬菜,有生而無命,但是你不能說它沒有生哦!還是有生哦!乃至礦物質它都有在長大的,有生,但是不算「有情」跟「命者」,所以「有情」跟「命者」有差別。

現 在解釋說「我」有種種的相,現在講兩種相:「有情」,是一個觀念、一種相;「命者」是一種相。「等」,玄奘法師翻譯還有注意一個字哦!「等」。「有情命 者」的這一個萬有世界的這個生命多得很哦!那麼這個裡頭的差別,有些眾生情多、想少,思想是輕微的。為什麼如此?業力果報了。有些眾生想多、情少;純想 (思想多)即飛,向上升的;純情即墜,向下墮落。譬如男女的感情、私心的愛慾,這些屬於情。情多則墜,墮落下來;想多則飛,空靈、上升的。這個道理。

所以研究唯識,現在研究唯識更好了,這是科學的時代,科學越發達,對於佛學的註解越清楚。所以我們這一代開始的青年,在家、出家的,特別要注意科學。科學的知識不夠,你將來在佛法的整個弘揚非常……是有關哦!不能拿佛來蓋的。一定要搞清楚!

所以,「我種種相」,「謂」就是講,「有情」及有「命」,生命存在的等等等等等等那麼多現象,這個「等」字等於用新式標點的下面有很多的點下去了。

第 三句話:「預流、一來等」,就是羅漢的果位。剛才說到佛法無我,但是小乘佛法得了道的硬有果位的不同。小乘法得了道的這個果位,把普通的生死作為分段的生 死(佛學的名詞),轉變成變易的生死,壽命可以活更長。如初果羅漢,七返人間;二果羅漢,幾返人間;三果羅漢不來人間,四果羅漢即身成就,等等。它本身都 有個「我」的存在呦!所謂得道,道就是我啊,怎麼可以說「無我」呢?所以現在解釋所謂佛經上講我,「我種種相,謂(就是講)有情、命者,等。」如果用白 話:以及包括佛法裡頭小乘修持的果位,那些預流(預流果,是羅漢的果位一種,叫做須陀洹果。預流果叫須陀洹果。一來果,就是一般人叫做斯陀含果。就是佛經 梵文的翻譯名稱,中文就叫做須陀洹,翻譯成預流。所謂預流,是可以證入法性之流,等於我們現在的選舉,這個人已經政府登記了、審查過,可以選舉的人,所以 「預流」。等於我們公司裡選理監事,候補理事、候補監事,「預流」,就是預流的意思。「一來」,就是證到這個果位就是一來人間。一來哪個人間?欲界這個人 間。他上升色界。是這個。等等,這都是有我。

他說,我們現在佛說的、所提出的是無我,但是一般所講的有我,小乘的佛法也是***,不是我。 「是我種種相,謂有情命者」,一切凡夫境界都認為(有我)。等而上之呢,一切修道的人,小乘境界,譬如預流果、一來果等等,還是有我的存在。沒有我何以得 道?我們何必修道、何必成佛呢?沒有我嘛!成佛說最後是無我,無我何必成佛啊?就有問題來了。先把這個「我」的問題到這裡一段。

法種種相」,佛法裡頭的法——一切事、一切物。「」,這個謂字就是用白話「這是說」;「實德、業等」,有實在我們感覺得到的,就是這股業力、生命的力量。這個業力,我們現在的觀念勉強地講,可以叫做「生命的力量」。生命不一定是好哦!所以業有善業、有惡業,有不善不惡業、善惡兼半之業哦!就是那麼一股力量,這是業,所以中文翻譯成這個事業的業,有所作為叫做業。

我經常感覺到我們現在人到處在用佛學,大家不知道。你看政府機關、每一個公司要幹一件事情,先要人擬這個計劃書,計劃擬好了以後怎麼樣去做、實行。譬如要建立一個工廠,那我們隨便:哎,你那個工廠的作業到什麼程度啊?哦,我那個工廠的作業剛剛把圖樣繪好—— 作業。我們過去幾十年啊,說你這個傢伙做壞事,「你在作孽啊!作孽啊!」對不對?看看在座的老一輩子都知道,我們小的時候經常很多老師、老人罵我們:你作 孽啊!作孽啊!作業是佛家來的,就是這個業。現在人把這個「作業」變成一切的事情都在作業,這是佛學的普遍流行,很有意思,作業就是這個意思。作業這個名 詞是佛學裡頭來的。可是這個名詞用得好,任何人做任何一切事都在作業,做好事是做善業,做惡事是做惡業,做不好不惡的事是不善不惡業——無記業。都是這個 業。所以啊,「法種種相」就是說「實德」,實在,可以看得見、摸得著,感覺得到、想像得到,這個世界的業,「等」,等等,等是什麼呢?下面交待了

「蘊」, 五蘊;「處」,十二根塵,就是十二處;「界」,十八界等。這是叫做「法的我」,這個裡頭嚴重了,這個嚴重。我們現在先講五蘊。佛經裡頭,我們大家都會念 《心經》「照見五蘊皆空」,有一種翻譯不用這個「蘊」字,「五陰」,陰陽的陰,這是中文的翻譯。那麼為什麼翻成「陰」呢?陰暗面、看不見。譬如我們到黑暗 的房間、黑的地方,這個裡頭有東西沒有東西?看不見,黑暗的,所以叫做「陰」;看不見,黑暗的,沒有光明。這個「蘊」呢?翻譯成「五陰」啊,現象翻譯方法;「五蘊」呢,就是原則性的翻譯。「蘊」就是含藏在裡頭,倉庫裡頭一樣,包含了很多的東西,這個倉庫裡頭堆積了多少東西不知道,蘊藏在裡頭,叫做「蘊」。所以我們有時候,經典上看到「五蘊」、看到「五陰」,是這樣同一個觀念。

這個五蘊啊,我們大家都知道這五個名詞:色、受、想、行、識這五個。色法,簡單地說,不詳細分析,《百法明門論》我們講過,將來還要講,大約的分三種,細的分類還多;拿現在觀念所謂色法就是物理的,叫做色;所謂四大地水火風,這些物理的叫做「色」。

受 呢,三分之一是物理的,三分之二是心理的。換句話說這個受陰啊,有少部分是生理的感受、身體上的感受,變成了心理上的感受,這個叫「受陰」。就是現在我們 講感覺狀態。人都有感覺、有反應,醫學上就有反應。這個病人昏迷了,檢查一下看、刺激他一下,膝蓋頭啊到處敲一敲,看這個神經還跳動,有跳動就還有感受、 還有反應。這個受陰就是生理感受、感覺的部分。

想陰,已經脫離了這些,完全是心理作用、思想。

行陰最麻煩了,這個行陰包括生理、心理,包括物理同心理,就是動能;行者,運動,是動能——永遠在轉動。譬如我們講到佛學的輪迴,輪迴是形容詞,這個宇宙萬有輪轉,一個輪子一樣在轉動的一個動力,恆動而不停的,這是行陰。行陰就是業力。這個業力構成這股力量永遠在旋轉不止,就是行陰。永遠在旋轉的。

好!識陰。上面所講的物理部分的色陰,心理與生理綜合起來感覺部分的受陰,以及第三位思修一部分的想陰,以及第四位包括心理、物理一切業力的動能,所有前面這些作用都是心識唯識所變的,識陰在這裡哦!就是識。叫「五陰」。

你看我們佛經裡經常用到「五陰」,這是一個名詞,這個名詞我們大家應該都知道,不過我們為了說明《成唯識論》的要點,再重說一番。

處,就是十二根塵,眼耳鼻舌身意叫做六根;相對起的作用,對外界起的作用:色聲香味觸法,叫做六塵。六根、六塵相對立的,等於我們眼睛看外面,外面東西都看得見,相對立的。所以,六個根、六個塵相對立,合攏來計算,叫做十二根塵,也叫做十二處。處是有呆定的。 在這個十二處的中間——這是個科學的分類,其實印度固有的文化裡頭有,不過經過釋迦牟尼佛的整理,把它分類好了,把它整理過了。也可以說先佛、古佛都有 傳,到了這一代劫數,我們本師釋迦牟尼佛把它整理過了。十二根塵的中間,眼睛對外面的色相,這個中間——我們眼睛看外面就看見了,大家感覺到應該是沒有界 限的——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界限,眼睛跟外面色相之間、耳朵跟外面聲音之間,這個中間的相對,間不容髮!中間有空閒的,一個紙、一個毛髮一樣的,但是有個空 閒。這個中間叫做什麼?(第25集完。江山沉寂錄,玉樹臨風2011-08-23三校完。)

【書籍目錄】
第1頁:唯識與中觀(一) 第2頁:唯識與中觀(二)
第3頁:唯識與中觀(三) 第4頁:唯識與中觀(四)
第5頁:唯識與中觀(五) 第6頁:唯識與中觀(六)
第7頁:唯識與中觀(七) 第8頁:唯識與中觀(八)
第9頁:唯識與中觀(九) 第10頁:唯識與中觀(十)
第11頁:唯識與中觀(十一) 第12頁:唯識與中觀(十二)
第13頁:唯識與中觀(十三) 第14頁:唯識與中觀(十四)
第15頁:唯識與中觀(十五) 第16頁:唯識與中觀(十六)
第17頁:唯識與中觀(十七) 第18頁:唯識與中觀(十八)
第19頁:唯識與中觀(十九) 第20頁:唯識與中觀(二十)
第21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一) 第22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二)
第23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三) 第24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四)
第25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五) 第26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六)
第27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七) 第28頁:唯識與中觀(二十八)
第29頁:唯識與中觀(二十九) 第30頁:唯識與中觀(三十)
第31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一) 第32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二)
第33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三) 第34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四)
第35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五) 第36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六)
第37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七) 第38頁:唯識與中觀(三十八)
第39頁:唯識與中觀(三十九) 第40頁:唯識與中觀(四十)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相關書籍      
本書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
  •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 五戒十善,不要謾罵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第 2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7-5-7 9:04:03
這本書(或者說這堂課)好像沒有正式出書,網上流傳的好像是善知識抄錄音整理的。
第 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6-5-28 23:05:25
請問您有關:南師這上丶下冊的唯識與中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 書在那裡可買到,我很喜歡想閲讀,可否請您告知,謝謝您。